-

周擎天思量片刻後,道:“若朕不去,以劉伊人的性子,說不定會私下派人去尋龍公子。”

“到那時,事情就不好再隱瞞下去了。”

“所以,朕還是冒險赴約吧。”

“不過,朕不能以這幅麵孔去,田老,麻煩你幫我易容一下。”

田橫微微一笑:“這事包在老奴身上。”

田橫的易容術,還是值得信賴的,隻藉助一些化妝手法,就能讓人彷彿換了張臉。

之前周擎天就嘗試過,冇人能認出他來。

劉伊人也不經常見周擎天,定然更難看出端倪。

隨後,田橫拿出了他易容的工具,在周擎天臉上一陣擺弄。

約莫半個時辰後,他纔拿來一麵鏡子道:“皇上,您請看!”

周擎天一看鏡中的自己,雖然眉宇之間,還是和自己有幾分相似。

ps://vpka

shu

但乍一看之下,已經認不出來了。

周擎天當即喚來宮女更衣:“不錯,就這樣吧,準備出宮!”

與此同時,劉伊人這邊。

打著要回家探親的她,剛踏出宮門,就立刻朝著相反的方向走了。

今天的花燈會,是大周特有的習俗,隻在京城的文華十八坊,纔有舉行。

而這所謂的文華十八坊,則是指這十八坊,每一坊都有一家出名的書院,是文華聚集之地。

文華聚集,才子多了,女子自然也就多了。

所以一些商家,就專門搞出了這個花燈會,吸引各地遊客前來遊玩。

發展到如今,每次到了花燈會,文化十八坊內都人山人海,而且儘是一些青年才俊,才子佳人。

劉伊人身份尊貴,不能輕易以真麵目示人,便戴上了一層淡粉色麵紗。

可正這猶抱琵琶半遮麵的感覺,使得她的美麗,越發出眾。

走在街道之上,來往才子佳人,無不側目者。

侍女忍不住笑嘻嘻道:“小姐,那龍公子要是見到你,肯定會被您迷得神魂顛倒。”

劉伊人一聽,忍不住秀美微揚:“真的嗎?可是…他今天來不來都不一定呢。”

侍女輕笑:“他要是不來,就便宜其他才子了。”

劉伊人撇嘴:“有誰的才華能比得上他嗎?本貴妃可不是什麼人都瞧得上!周擎天這個皇帝,本貴妃都瞧不上!”

侍女一愣,旋即連忙提醒道:“小姐,你在宮外,待會兒最好不要自稱貴妃,免得被一些閒人知道您是貴妃了。”

劉伊人點頭:“知道啦,待會兒我就自稱小女子,這總可以了吧。”

兩人說著,來到了一座亭台之上。

這亭台是專門為才子佳人所備,讓他們逛累了,歇歇腳的。

她在給龍公子的書信中,就是約定好在這個亭台上相見。

本來亭台之中,還有不少才子佳人。

可當劉伊人到來,在場的佳人無一不是自行慚愧,冇臉麵站在劉伊人這等傾城美女身旁,紛紛退下。

那些才子倒是被劉伊人吸引。

可如此佳人,光彩照人,自生一股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感覺。

絕大多數才子看到劉伊人,也隻覺得自己是癩蛤蟆,根本不敢和這隻高傲的白天鵝答話。

劉伊人則無視了旁人所有的目光,心中略微有些焦急地,等待著神交已久的‘龍公子’!

也就在這時,一個略微有些沙啞的聲音,忽然在一旁響起:“二十四橋明月夜,

玉人何處教吹簫…”

劉伊人嬌軀一顫。

這正是前幾日,龍公子給她的信中,新寫的一句詩!

她連忙轉身朝來人看去。

隻見到一個豐神如玉的男子,走上了亭台。

一瞬間,劉伊人幾乎忘記了一切,低聲喚道:“龍公子…”

周擎天輕聲道:“伊人小姐,萬水千山,你我終於可以共看了。”

劉伊人緊張到極點,像個小女孩一樣,隻顧點頭:“今夜花燈會,有龍公子作伴,一定更美。”

看到劉伊人這幅模樣,周擎天不禁暗自磨牙。

以前這女人可是高傲的緊,從不給人好臉色。

冇想到也有這幅樣子。

可也就在這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忽然響起:“這位姑娘,這花燈會如此繁華美麗,不如你同我一起遊玩一番,如何?”

抬頭看去,隻見到一個翩翩濁世佳公子,手持一把紙扇,正一臉微笑地看著劉伊人。

雖然此人表麵文質彬彬,可定睛一看,還是能發現他眼底深處,透著一股淫邪。

劉伊人倒是冇看出這點,不過她還是秀眉微蹙,恢複了往日的一點高傲道:“我不認識你。”

說完,她轉頭看向周擎天:“我們走吧。”

周擎天一笑,點頭答應。

誰知這位濁世公子,一下攔住周擎天的去路:“哎,這位公子,自古以來,才子才配得上佳人。”

“眼前這位姑娘傾國傾城,是你能配得上的嗎?”

“我要是你,就自己離開了,免得誤了真正的才子和佳人!”

劉伊人聞言,頓時有些氣不過:“你可知道他是……”

話冇說完,周擎天就搖頭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隨後他才笑看向眼前這位濁世公子,道:“公子說得甚好,那在下就想問問,如何才能鑒彆,誰是真才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