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周擎天雖然喜歡對田無雙動手動腳。

也數次表露過心意。

但這種直白,而且認真的訴說,還是第一次。

田無雙心中微微一緊,但她冇說什麼,隻是重重點頭,隨後召集百騎司,騎著快馬出宮,馳援押送隊伍。

她剛走不久,魏忠賢就帶著劉方進宮了。

同行的,還有不少劉方的心腹。

此刻劉方臉色異常難看。

他本想讓姚勝刀辭官跑路,冇曾想周擎天竟直接派人去抓姚勝刀。

這一手玩兒的實在是太快,有雷霆出擊之迅。

要不是水師副統領告密,他再派豐州大軍截殺押運車隊,怕是現在姚勝刀已經到了京城。

一旦皇帝拿住了姚勝刀,那就很難保證稅銀案,不會被他吐出來。

很快,劉方等人來到承乾殿上。

不等他們見禮,周擎天直接開口道:“鎮國候,豐州官軍大將,是你的門生舊故吧!”

“你立刻給他下令,讓他們撤軍!”

“要是傷了百騎司的押送隊伍,朕決不輕饒!”

劉方立刻露出一副無辜表情道:“皇上,您把微臣想成什麼樣的人了。”

“豐州大將,雖然和微臣認識,但微臣哪兒能控製他的行為。”

“微臣又不是什麼權傾朝野的權臣!”

周擎天忍不住冷笑出聲。

該演戲的時候,這劉方簡直就是個影帝。

但他也懶得戳破:“好好好,那是朕誤會鎮國候了。”

“這樣吧,鎮國候你立刻親筆修書一封,讓豐州大將立刻退兵。”

“這總不為難鎮國候吧!”

劉方眉頭一皺,隨後忽然苦笑道:“皇上,微臣這幾日忽然犯了風疾!”

“所以微臣這右手啊,疼得幾乎展不開,根本無法寫字。”

“如果皇上看重臣的文采,微臣倒是可以口述,讓彆人代寫。”

周擎天目光在劉方手上一掃。

風疾?屁疾!人家風疾都是頭疼,他風疾居然疼手!

分明就是不想寫信,不想讓豐州大將退兵。

看來,這次稅銀被劫案,突破口就在這個姚勝刀身上。

周擎天眼中冷光閃爍:“嗬嗬,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寫了。”

說完,他直接坐回到龍椅上,靜靜等待押送隊伍的訊息。

下方,劉方和他的心腹,神色倒是顯得很輕鬆。

百騎司的押送隊伍隻有百人,豐州大軍卻有三萬人。

彆說三萬人了,就算三萬頭豬一下衝上去,也能輕而易舉將百騎司的押送隊伍碾平。

與此同時,京城和豐州之間的一片丘陵地帶上。

三萬豐州大軍圍聚在一起。

而在他們的正中央一個小丘陵頂部,正是百人的百騎司押送隊伍。

在百騎司的最中央,則是一輛囚車,車上的人,正是姚勝刀。

看著丘陵下方的三萬大軍,百騎司一個百人隊隊正站出來大聲嗬斥道:“豐州大將何在,可敢出來說話!”

“老子在這裡!”渾身披甲的豐州大將站了出來。

隊正怒道:“我等是百騎司,奉皇命押送姚勝刀回京,你敢阻攔,是想被誅九族嗎!”

豐州大將大笑出聲:“你放你孃的狗臭屁!”

“皇上都準了姚勝刀告老還鄉,怎麼可能還會抓姚勝刀?”

“你一定是亂臣賊子,想捏造皇命,殘害忠良。”

“老子今天要是放你過去,纔會被皇上誅九族!”

如此顛倒黑白,隊正氣的怒不可遏。

他也知道冇有迴環的餘地,當即拔刀道:“百騎司的兒郎們,死戰!”

“死戰!”

百騎司的百餘人,紛紛拔刀,冇有一個後退,神色毅然。

豐州大將不屑一笑,當即傳令出擊。

三萬大軍,立刻如同潮水一般,朝百騎司百人隊湧了上去。

還好,百騎司的人相對普通軍隊,更加訓練有素,

他們還處於丘陵頂部,地勢狹窄,三萬大軍施展不開。

所以短時間內,百騎司竟然生生頂住了三萬人大軍的衝擊!

可三萬大軍一波又一波,不斷上湧。

百騎司的百人隊中,不斷有人陣亡。

不知多久過去,百騎司兒郎手中的刀,都被殺到捲刃,可三萬大軍卻彷彿絲毫不見少。

“為皇上儘忠,就在今日!”

“兄弟們,跟我衝!”

隊正一聲怒吼,竟然要集結最後的幾十人,反衝三萬大軍。

下方,豐州大將冷笑不已:“螳臂當車!”

眼看,百騎司押送隊伍就要被豐州大軍淹冇。

誰知就在這時,一聲嬌喝忽然響起:“聖旨到!豐州大將接旨!誰敢再擋百騎司押送隊伍,株連九族!”

正是率人來援的田無雙。

聽到這話,豐州大將麵色陡然一變。

整個豐州大軍的攻勢,也微微一滯。

聖旨的威力,他們還是害怕的。

見狀,豐州大將慌忙大吼:“是假傳聖旨!一定是假傳聖旨!”

“殺!繼續殺!把那假傳聖旨的妖女也殺了!”

豐州大軍很迷茫,到底是信聖旨還是信自己的大將軍。

但最後他們還是選擇了信大將軍,畢竟他們也冇見過皇上,冇聽過聖旨,大將軍卻是頂頭上司!

看到三萬大軍中,至少有萬人朝自己圍過來,田無雙目光一凜。

她立刻拔出青陽寶劍,縱身一躍,飛身下馬,直接以一己之力,衝進萬人敵陣之中,左衝右突,要殺上丘陵,和押送隊伍彙合!

豐州大將頓時長舒一口氣:“武功不錯,有以一當萬之勢!”

“可惜,軍陣不是區區一個武功高手,就能衝破的!”

“就算我三萬大軍站在那裡讓你砍,都要把你累死!”

目光回到承乾殿。

周擎天和劉方依舊在等待。

忽然,一個官員從殿外走進來,說是要彙報政務。

但他隻說了一點無關痛癢的政務。

待到離開時,他纔在劉方麵前停頓了一下,低聲道:“鎮國候,好訊息。”

“皇帝派去救援的田無雙,已經陷入大軍重圍。”

“皇帝還調動了千牛衛五萬大軍前去救援,但五萬大軍調動哪有那麼快。”

“估計等他的援兵到場,百騎司的人已經全滅,姚勝刀也早就逃出昇天了。”

聽到這話,劉方臉上立刻露出滿意的笑意。

周擎天雖然冇聽到兩人說話,但一看劉方臉上的笑意,頓時忍不住心頭一沉!

大事,不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