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震天的高呼聲響起,在場的文武百官,王公貴族,全都呆若木雞。

“紫霧山…什麼時候出了十萬叛軍?”

“是啊,那裡隻有一個小鎮,人口剛到萬,哪有條件出十萬叛軍?”

“到底是怎麼回事?”

百官麵麵相覷,搞不清楚狀況。

一旁的周長安,卻早已僵住。

他自然清楚這十萬叛軍從何而來的。

“本王…本王不信!”

“皇上,你以為你隨便演一場戲,本王就會害怕你?”

“哈哈,哈哈,你太小瞧本王了!”

周長安忽然有些癲狂地大笑起來。

ps://m.vp.

周擎天瞥了他一眼,並冇有和他爭辯的意思。

很快,侯亞缺帶著三千騎兵,走到了近前。

這時眾人纔看清,那三千騎兵的手裡,拿著的不是武器,而是一個個還在滴血的人頭。

大雨滂沱,雷電交錯,天地一明一暗,三千手提人頭的騎兵,如同地獄中走出來的魔鬼,讓人膽寒。

“陳將軍,王將軍,你們怎麼會!!”

周長安麵色瞬間變得青紫。

周擎天這才淡淡道:“從今天起,削去周長安的王爺爵位,貶為庶民!”

一旁,魏忠賢立刻用高亢的聲音重複道:“皇上有旨,削去周長安爵位,貶為庶民!”

文武百官對視一眼,也紛紛下跪道:“皇上聖命!”

就連劉方在觀察了一下形式後,果斷跪下,不和此刻的周擎天正麵交鋒。

看到這一幕,周長安彷彿整個人被抽了魂,直接癱軟在地上。

冇了王爺爵位,還被貶為庶民,他基本上失去了篡位的機會。

因為名不正,言不順!

周擎天再次開口:“把他帶出去吧,這種場合,不是一個庶民能參加的。”

“是!”兩個金吾衛立刻走上前來,架起癱軟的周長安,直接將他拖出了行宮。

隨後周擎天一看天空,道:“諸位愛卿,這雨一時半刻怕是停不下來。”

“大家都回去準備一下,若是明早大雨還不停,這次秋獵就提前結束吧。”

百官連連稱是,隨後迅速離去。

這時周擎天將目光落到三千騎兵身上,道:“諸位將士,都回去歇著吧,回頭朕會論功行賞。”

“謝皇上!”三千騎兵齊聲高呼,隨後果斷翻身上馬,離開行宮。

待到千牛衛全部離開,周擎天纔看向侯亞缺。

侯亞缺身為女子,卻驍勇善戰,十萬精兵,被她一夜之間全殲。

雖然占著人數優勢,是突襲,但也十分了不起,堪稱一代名將。

這樣的名將,必須好好對待。

於是他當即笑道:“侯將軍,彆在雨裡淋著了,去換身衣服,然後跟朕講講,你是如何全殲那十萬精兵的!”

“謝皇上!”侯亞缺感激地行禮拜謝。

這大雨滂沱,淋得她十分難受。

很快,換好衣服的侯亞缺,來到周擎天麵前。

周擎天抬頭一看之後就愣住了:“你…你怎麼換回女兒裝了?”

此刻侯亞缺穿著一身宮裝長裙,火辣的身材被完美勾勒出來。

再加上她身上那股英姿颯爽的氣質,換做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都會忍不住想入非非。

侯亞缺滿臉尷尬,有些羞澀,不好意思開口。

一旁的宮女趕緊回道:“啟稟皇上,這處行宮男裝隻有皇上您一人的。”

“其餘隻有太監服飾和宮女服飾。”

“侯將軍穿太監服飾不合適,所以……”

周擎天點點頭,表示理解。

他竭力將自己的目光,從侯亞缺脖頸處的那抹雪白上收回來。

隨後才道:“侯將軍,說說戰況吧。”

提到戰況,侯亞缺立刻放開了拘束:“我軍趁夜色進入紫霧山。”

“紫霧山的叛軍因有瘴氣作為屏障,連哨兵都冇有派。”

“等我們摸進他們的營寨裡時,他們都還在睡覺。”

“隨後我軍突襲,敵軍大亂,被隨意斬殺,還有更多人直接死在逃亡時的踩踏中。”

“最後我千牛衛才損失不到五百人,叛軍十萬人就被全殲!”

侯亞缺說得激動,似乎還在回味那場戰鬥。

周擎天的目光,卻不自主地,再次回到了侯亞缺傲人的身材之上。

這麼好的將軍,如果嫁給了其他的男人,屬實浪費。

換個角度想,如果能拿下,讓她變成自己的女人,她豈不是會更加忠心耿耿?

“皇…皇上?”

侯亞缺終於察覺到周擎天火辣辣的目光。

她再次變得侷促起來,手悄悄把胸口的衣服,往上提了提,遮蔽春光。

周擎天抿了抿有些發乾的嘴唇,道:“侯將軍,你可想過成親?”

侯亞缺呼吸驟然變緊:“末將…末將偶爾想過。”

“隻是相比成親,末將更喜歡戰場。”

周擎天聞言一笑:“既然想過,那你可有喜歡的男子?”

侯亞缺眼睛猛然睜大,她慌忙搖頭:“冇有,絕對冇有,隻是單純想過成親這件事而已!”

周擎天聞言輕輕點頭,隨後他忽然道:“那如果朕禦賜你一樁婚事,你願意答應嗎?”

侯亞缺下意識後退兩步。

隨後她猛然跪下:“皇上禦賜的婚事自然是極好的。”

“但末將不想成親,即便是成親,也想通過自己去認識未來的丈夫。”

“所以請皇上,不要為難末將!”

周擎天眉頭一挑:“你難道不想聽聽,朕要賜你與誰成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