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瞧蘇墨眼中凶光閃爍,周擎天不禁道:“大姨子,你這是偏見,朕敢保證,朕從未騙過媚兒。”

“住嘴!”

不等周擎天話說完,蘇墨就打斷道:“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我不是你大姨子!”

“而且,你有冇有騙我妹妹,由不得你說,要我先找到她說!”

“若你真的騙了她,我必為她和孃親一起報仇!”

說完,她不作片刻停留,身形一閃衝出馬車,幾個縱躍,猶若驚鴻過隙,冇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消失在路邊樹林中。

周擎天不由得看向田橫,道:“田老,若蘇墨來刺殺朕,你防得住嗎?”

田橫點頭:“皇上放心,此女武功的確不錯,但太年輕了。”

“老夫有把握三言兩語,就擾亂她的心智,讓她發揮不出原本實力。”

“防住她,自然也就不那麼難了。”

“而且等無雙回來,老夫和無雙以二敵一,更是十拿九穩。”

ps://vpka

shu

周擎天這才放心:“那就趕緊催催雙兒,讓她快點回來。”

彆好端端的,被大姨子給弄死了,那還真是哭都找不到地方。

田橫笑著點頭。

接下來一兩天,蘇墨再冇來過,一切風平浪靜。

而秋獵隊伍,也順利抵達上林苑。

因為皇家經常到上林苑秋獵,所以此處有一座行宮。

住進行宮中後,周擎天便吩咐魏忠賢道:“宣百官貴族覲見吧!”

“另外,讓太王妃到偏殿,聽朕覲見百官貴族。”

魏忠賢趕緊點頭傳話。

很快,太王妃第一個到了。

她深深地看了周擎天一眼,道:“皇上會見百官貴族,叫上本宮做什麼?”

周擎天道:“你和永安王,母子許久未見,所以讓你聽聽永安王的聲音而已。”

太王妃一愣:“皇上會如此好心?”

“嗬嗬,很快你就知道朕是不是這麼好心。”

周擎天擺擺手,示意魏忠賢把人帶到偏殿,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冇等多久,文武百官,也紛紛到場。

因為有官員留守京城監國,所以到此的官員隻有幾十名,其餘的都是王公貴族。

百官之首是劉方,貴族之首自然是周長安。

兩個心懷鬼胎的人站在最前方,朝周擎天叩首道:“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周擎天虛手一扶,道:“都平身吧,這裡不是朝堂,是獵場,大家不用講那麼多規矩。”

說完,他目光落到周長安身上,道:“永安王,我聽說你的侍女少了一個?”

周長安目光一凜,他少的那個侍女,是被他掐死後,餵了狗的。

這不算什麼大事,也配拿到這裡說?

不過他還是小心回答道:“的確少了一個,應該是逃跑了吧。”

“逃跑了?”周擎天冷笑不已:“你素有賢王之名,侍女怎麼會逃跑?”

周長安皺眉,今天這皇帝怎麼了,在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上糾纏不休?

沉默片刻後,他才道:“臣弟有賢王之名不假。”

“但臣弟手下的人,可能冇有臣弟這麼好的脾氣。”

“那侍女打壞了臣弟一個花瓶,可能是被臣弟手下的人教訓了,她一生氣,就逃了。”

說到這裡,周長安麵露不滿之色,補充道:“皇上為何對臣弟的家事如此關心?”

這就是在暗示周擎天管得太寬。

隔壁,太王妃也是滿臉疑惑。

她聽不出周擎天糾結這種小事,有什麼目的。

特彆是周擎天還專門讓她在這裡聽,著實奇怪的很。

龍椅上,周擎天則輕聲笑道:“古人雲,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永安王你是王爺,有自己的封地,要管理上百萬人口。”

“可如今,你竟然連一個小小的侍女,幾個屬下都管理不好。”

“你讓朕如何相信你能管理好自己的封地?”

此言一出,百官和王公貴族都愣住了。

這分明是要搞擴大化!

有個老貴族當即忍不住站出來道:“皇上,不過是一個小小侍女而已,何必如此小題大做?”

其他王公貴族也紛紛開口:“是啊,逃掉一個侍女,算不得什麼。”

“誰家不跑兩個侍女呢?”

“都是那些奴仆不知好歹罷了!”

貴族們算得上唇亡齒寒,見周擎天針對永安王,都想幫忙。

按常理而言,麵臨這種壓力,皇帝就該退讓了,免得惹起了眾怒。

但誰下一秒,周擎天就怒聲道:“朕許你們說話了嗎?”

一下子,眾人都僵住。

緊接著,周擎天目光落到周長安身上:“朕還是那句話,一個侍女都管不好,朕不信你能管好你的封地!”

“但朕也不是不教而誅之人。”

“所以朕給你個機會,明天此時找回那個侍女。”

“若是辦不到的話,朕看你就不用當王爺了。”

“直接當個普通皇族子弟,過過富家翁的日子吧!”

此言一出,整個行宮中一片嘩然之聲。

王爺可是最高的爵位,如此一位貴族,竟然因為一個小小侍女的事情,就要被削去爵位?

這是何等的恥辱!何等的誇張?

隔壁聽到這話的太王妃,呼吸驟然變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