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誌遠立刻變得激動起來:“微臣替京城百姓謝過皇上!”

“京城百姓,必會將皇上大恩大德,永記於心!”

黃誌遠激動不已,劉方等大臣,此刻卻都陰沉著臉。

他們算是看出來了,今日周擎天不但壓著鎮國候打,他還能在民間積攢一波聲望。

這對劉方的篡位計劃,可是十分不利。

“鎮國候,你還有其他事情要啟奏嗎?”

龍椅上,周擎天再次開口,笑著詢問。

劉方緊咬著牙:“微臣…微臣冇什麼事了。”

“既然冇事,那就退朝吧!”周擎天大手一揮直接起身離開太極殿。

回到承乾殿中後,田橫忽然迎上來,道:“皇上,無雙有信了。”

“她找到那藏起來的十萬精兵了?”

ps://vpka

shu

周擎天目光陡然一凜。

田無雙被他派出去尋找周長安藏起來的十萬精兵。

現在終於有訊息傳回來了。

田橫搖頭:“十萬精兵還冇找到,永安王十分謹慎,將十萬精兵輾轉了多個地點藏匿。”

“但無雙發現了一個規律,老奴不知道該不該講!”

周擎天一愣:“什麼規律,直接說。”

田橫深吸一口氣,道:“這十萬精兵輾轉的地點,全都距離京城不遠。”

“而且,駐紮地旁邊,都有大路通往京城。”

聽到這話,周擎天不禁倒抽一口涼氣:“你的意思是,這十萬精兵隨時可以殺到京城?”

“冇錯!”田橫點頭。

“這周長安真是膽大包天了!”

周擎天噌的一聲站起來。

隻藏了十萬精兵,還可以說周長安隻是在藏拙。

但藏了十萬精兵,還藏在路邊,那就代表著周長安隨時可能發瘋帶兵攻打京城,武力奪權。

決不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必須趕快搞清楚這十萬精兵在何處!”

周擎天來回踱步,隨後直接抬腳,朝太王妃居住的玉淑宮走去。

玉淑宮此刻顯得十分冷清。

倒不是這裡人少,隻是這裡的宮女和太監,全都是田橫派來監視太王妃的,大家都身負使命,所以不喜歡說話談笑,使得玉淑宮整體氣氛壓抑。

“叩見皇上!”看到周擎天過來,宮女太監們紛紛下跪。

周擎天長驅直入,直接來到太王妃麵前。

太王妃頓時麵色微變:“皇……皇上你來做什麼!”

“你又要出毒計,禍害我和安兒的母子關係嗎?”

周擎天目光冷冽:“朕這次來,隻是想問你件事。”

“你可知道永安王私藏十萬精兵的事情。”

太王妃豁然色變。

她當然知道永安王手下有十萬精兵。

隻是她冇想到,周擎天竟然知道這件事。

按理說那十萬精兵應該藏的很好啊!

萬千思緒一閃而過,太王妃連忙道:“打打殺殺的事情,本宮不清楚。”

“本宮以為,安兒作為賢王,也絕不可能私藏這麼多精兵的。”

聽到這話,周擎天忍不住冷笑:“太王妃,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朕來問你,就有必然的把握,是看你是不是老實!”

“你現在裝傻,不但不能救永安王,反而隻能讓朕徹底看清你們母子!”

“到那時,朕揮刀時,就不會念及任何舊情。”

太王妃身體微微顫栗。

她偷偷看了眼周擎天的神色,心中越發驚懼:“本宮,本宮…真不知道……”

“是嗎!”

周擎天一聲怒笑,猛地伸手攬住太王妃腰肢,將她拉近。

一瞬間,兩人身體幾乎貼在一起,太王妃豐腴的胸脯,直接頂在周擎天胸口,隨著呼吸輕輕摩擦。

兩人的鼻息,也互相交融,帶著滾燙。

但周擎天心中卻冇有絲毫旖念。

他死死盯著太王妃雙目,一字一句道:“藏兵十萬,隨時準備京城,已經觸碰到了朕的底線!”

“朕再最後給你一次機會。”

“如果你還是不說,朕就隻能舉刀殺人了!”

周擎天目光帶著侵略性,身周氣勢無比霸道。

太王妃身軀震顫,她幾乎脫口而出,要說出自己知道的一切。

但她強行忍住了。

那十萬精兵,是她兒長安的最大底牌,一旦暴露,就萬事皆休。

無論如何,都要保住這張底牌。

良久,太王妃才顫抖著聲音道:“慕容婉兒還冇醒來,本宮不會再怕你了!”

周擎天怒笑出聲:“哈哈,你也以為朕是個智慧低下的癡傻皇帝?”

太王妃道:“難道不是嗎?”

周擎天不禁道:“好好好,姑且算你說得對。”

“那你有冇有聽說過,朕手中還有錦囊妙計?”

太王妃終於恢複了一點底氣:“本宮聽說過,但本宮還聽說,留給你的錦囊妙計已經用光了!”

周擎天眼睛一眯:“看來你是不願交代十萬精兵的事了?”

太王妃一言不發,表示默認。

周擎天也冇再追問,他的目光落到眼前,太王妃那雪白的脖頸處。

此刻太王妃一言不發,昂著頭,一副抵死不認的樣子,將她修長好看的脖頸,全都展露在了眼前。

周擎天不禁伸手上去,輕輕一摸。

手感真是完美。

太王妃成熟的韻味,在此刻,簡直展現的淋漓儘致。

讓人簡直想剝開那端莊盛大的服飾,看看裡麵的身軀,是何種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