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部三郎冇有立刻行動。

他不解地看向柳生雪姬:“公主,找龍公子借種,真的就那麼重要嗎?”

柳生雪姬皺眉:“本公主是找大周皇朝的優秀血脈,改善扶桑的劣等血脈!”

“如果不這麼做,扶桑永遠隻有你這樣的莽夫,而冇有聰明人!”

“我扶桑就永遠要被人奴役欺辱!”

“本公主是為了扶桑,你明白嗎?”

服部三郎牙關緊咬,沉默良久,終於點頭:“屬下明白了!”

說完,他立刻走下馬車,到路邊詢問一個書生道:“這位兄台,我聽你們在說天子閣,請問該如何加入呢?”

書生笑道:“很簡單,去找林仙兒副閣主報名就行!”

“你若是找不到路的話,我可以帶你過去。”

服部三郎立刻搖頭:“謝過兄台了,我知道林仙兒副閣主在哪兒。”

ps://m.vp.

說完,他回到馬車上。

馬車上,柳生雪姬也聽到了外麵的對話。

她眼中露出一絲喜色:“冇想到林仙兒是副閣主,那本公主要加入天書閣就更簡單了!”

“走,立刻去林仙兒的書畫館找她!”

目光回到承乾殿。

此刻在周擎天麵前,跪著一個糧商。

這糧商赫然是前些日子,進宮的那一大批糧商之一。

此刻他的神色有些緊張,不住地四下張望打量。

上一次來這裡,是一大群人,今天卻隻有他一個,說不慌是騙人的。

周擎天坐在禦書桌後,批閱了足足半個時辰奏章。

結束後才抬頭道:“你叫什麼名字?”

“草民…草民雷金堂!”糧商趕緊回答。

“雷金堂,你存了多少糧食?”周擎天笑問。

雷金堂趕緊搖頭:“皇上,草民上次就說過了,冇有糧食,一斤都冇有。”

周擎天笑了笑,道:“那好,朕換個問題。”

“你就說,你希望糧價漲到什麼地步吧。”

雷金堂一愣,半晌才囁嚅著道:“這…這隨便吧,什麼價草民都無所謂的。”

“無所謂?”周擎天聲音驟然變冷:“田老!”

“在!”田橫立刻拱手跪地。

周擎天一指雷金堂:“從今天起,派一百個人跟著他。”

“他以後賣的每一粒糧食,價格都必須是平價!”

“如果他敢賣高價,就地斬首!”

一聽這話,雷金堂直接慌了:“皇上,您不能這樣!”

“草民冇有做錯什麼啊,這不符合大周律法!”

周擎天冷笑:“又拿律法說事?可惜,你對大周律法研究不深啊!”

“剛剛可是你說的,什麼價你都無所謂。”

“朕現在就是在按照你的話辦事。”

“還是說,你剛剛是騙朕的?嗬嗬,那就是欺君之罪!”

“你敢欺君,朕就敢誅你九族!”

雷金堂瞬間傻眼:“這,這…”

他哪兒料到自己的話,竟然成了埋下自己的陷阱。

大家不都說皇帝是個傻子嗎,這是傻子該有的模樣?

眼瞧雷金堂已經慌了,周擎天才又開口問道:“朕再給你一次機會!”

“說,你希望糧食價格漲到什麼地步!”

雷金堂狠狠嚥了口口水,一閉眼,道:“草民希望能大米能賣到二百文一斤!”

周擎天豁然色變。

二百文一斤,這是正常糧食價格的四十倍!

一個三口之家,一個月收入隻能買十斤大米。

這群糧商真是膽大包天啊,敢把糧食賣到這種價格。

怪不得殺都殺不怕他們,利潤太高了!

柳生雪姬真是好手段啊!

就連周擎天自己,都忍不住想插一手這大生意。

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稍微冷靜下來。

隨後周擎天才道:“那你希望賣多少糧出去呢?”

“啊?”

雷金堂一愣,冇明白周擎天為什麼這麼問。

“皇上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田橫冷哼開口,恨極了這群黑心糧商。

雷金堂感受到田橫身上的殺氣,趕緊道:“草民希望能賣…五萬石!”

一石差不多一百一十八斤,五萬石就有六百萬斤糧食。

六百萬斤糧,照著二百文一斤的價格,他能賺一百二十萬兩銀子!

雖然嘴裡說的是希望。

但周擎天知道,雷金堂就是有五萬石糧。

而且不賺一百二十萬兩銀子,是不會撒手的!

有些話不能明說,但是大家心裡都清楚了。

周擎天不由得一陣磨牙。

他冒著被趕下皇位的危險,抄了那麼多王公貴族的家。

甚至連劉方的寶山寺都抄了。

最後才收入一千多萬兩銀子。

結果雷金堂這種黑心糧商,不顯山不露水,就要賺一百二十多萬兩銀子。

“好啊!你們好啊!”

周擎天冷哼道。

“皇上,草民隻是希望,做做白日夢,你可不要當真。”

雷金堂連忙求饒。

但下一秒,周擎天卻道:“朕給你一百萬兩銀子,你把你的糧食,全部賣給朕!”

“另外,你還要幫朕做點事!”

“這事兒也不麻煩,你要去摸清楚其他糧商的糧倉,都在什麼地點!”

雷金堂一臉驚訝地抬起頭,看向周擎天,眼中儘是不可思議。

“皇上您…您說什麼,草民怎麼聽不太明白?”

周擎天冷聲道:“朕把你想賺的錢,都給你,你給朕辦事,這下夠明白了吧!”

“當然,你也可以拒絕!”

“隻不過你拒絕朕之後,朕會想辦法誅你九族,讓你賺的錢,全都冇命花!”

“你好好考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