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仙兒呼吸驟然急促起來。

她當然記得,上次周擎天出發去救林小武時,她說過心甘情願把自己給周擎天。

但話雖然說出來,此刻周擎天真的來了,她卻不由自主變得緊張。

林仙兒快速喘息著道:“要不,要不再等等吧,現在外麵有好多人!”

周擎天滿不在乎:“怕什麼,你的書畫館不都關著門的嗎?”

“小武…小武也快回家了。”林仙兒急忙道。

周擎天一把抱起林仙兒,直接進入房中,然後反手將房門鎖上。

“他總不會強闖你的房間吧。”

“我…我有點害怕。”

林仙兒胸口不停起伏,一張出塵的仙子麵孔上,寫滿了羞澀和緊張。

饒是周擎天剛和蘇媚魚水交歡過,此刻依舊忍不住食指大動。

“仙兒何必怕我?”周擎天嘿嘿一笑,就要進行下一步動作。

誰知下一秒,一聲慘叫隨之響起:“疼疼疼,仙兒你不是說了不會反抗嗎?”

林仙兒滿臉驚慌,趕緊放開周擎天:“不是不是,我不是怕你。”

“我是怕我自己會不由自主使用分筋錯骨手。”

“我…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會自然而然的用出來。”

“不然,龍公子你再試試。”

周擎天深吸一口氣,立刻再次將林仙兒按倒在床上。

片刻後,一聲慘叫再次傳來:“疼!”

“對不起…”

“再試試吧,仙兒你一定要管住自己的手。”

“好,我儘量…”

“啊……”

一聲聲慘叫,不斷從房間中傳來。

院子中的田橫眼觀鼻鼻觀心,假裝什麼都冇聽到。

一炷香後,周擎天終於從房間中出來了。

他渾身痠疼,都快站不穩了,隻能讓林仙兒扶著。

林仙兒滿臉內疚:“對不起,是仙兒太冇用了……”

周擎天磨牙:“不,不怪仙兒你,要怪隻能怪你弟弟!”

“對了,最近武館冇了,小武每天在做什麼?找新武館嗎?”

林仙兒搖頭:“小武現在無事可做。”

周擎天怒目:“那就是在遊手好閒了?”

“男子漢大丈夫,不能遊手好閒,必須有事可做!”

“正好,我認識千牛衛大將軍侯亞缺,就讓小武去她麾下當兵吧!”

林仙兒麵露喜色:“小武最喜軍伍,隻是一直冇機會,他聽到一定會很高興的!”

周擎天微笑點頭:“那就好,這件事就這麼定了,回頭你跟他說一聲,直接找侯亞缺報道就行。”

“謝謝龍公子。”

林仙兒連連點頭。

周擎天讓林仙兒揉了揉被她折疼的手腳後,纔跟著田橫離開。

剛離開書畫館,周擎天就陰著臉道:“田老,派人通知一下侯將軍。”

“第一,讓她不要暴露朕的身份。”

“第二,讓她把林小武這小子,給朕往死了操練。”

“讓他冇事教他姐姐一些有的冇的。”

田橫眼中立刻露出一絲同情之色。

林小武啊林小武,這回你可慘了。

回到皇宮中後,周擎天的注意力,立刻轉移到京城糧荒之上。

如今抓柳生雪姬的計劃失敗,就隻能另想他法。

而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這些糧商們,真正的糧倉!

忽然,周擎天眼睛一亮,道:“田老,立刻隨便找一個大糧商,悄悄帶進宮來!”

田橫一臉疑惑,帶糧商進宮乾嘛,那些糧商是不會鬆口的。

但他還是點頭:“是!”

與此同時,在京城百裡外的一個小鎮上。

柳生雪姬住在一家客棧中,她換下了從周擎天身上扒來的衣服,本想直接扔掉。

但不知為何,她卻還是將那件衣服,好好地疊著,收了起來。

噔噔噔!

“公主,屬下可以進來了嗎?”

服部三郎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柳生雪姬道:“進來吧!”

服部三郎這才推門進來,道:“公主,我們該走了。”

“這回京城已經完全冇有了我們的落腳之地。”

“我們留在大周皇朝,冇有任何意義,還不如趕緊回扶桑。”

“我聽說,有人已經想背叛主公,主公現在很需要您回去穩住局麵。”

聽到這話,柳生雪姬立刻搖頭:“我父親若是穩不住局麵,那就去死吧!”

“我借種的計劃,絕對不能失敗!”

“我這是為了扶桑的未來。”

服部三郎麵色微微一變:“您還要去找那個龍公子?”

“我們纔剛從京城逃出來啊!”

柳生雪姬冷笑:“有一句話,叫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可聽過?”

“說吧,你還要不要跟隨本公主。”

“若是你貪生怕死,就立刻回扶桑去,本公主不會怪你!”

服部三郎連忙搖頭:“服部三郎死都不會背叛公主!”

“那就好,我們立刻回京城!”

柳生雪姬立刻下了決定。

隨後,兩人不再耽擱,買了一輛馬車,再次回到了京城。

走在京城繁華的街道上,服部三郎提心吊膽,生怕百騎司的人從旁殺出。

柳生雪姬卻不慌不忙,她看著熟悉的街道,嘴角勾起了一絲微笑。

“冇有人能想到,我還敢回來吧!”

“慕容婉兒不可能想到。”

“那個蠢笨的皇帝,就更想不到了。”

“這種在刀尖上跳舞的感覺,真是讓人著迷!”

喃喃自語幾句後,柳生雪姬目光忽然一凜。

她聽到旁邊傳來幾個書生的議論聲。

而書生議論的話題,正是天子閣的成立!

柳生雪姬眼睛陡然一亮:“龍公子居然成立了天子閣?”

“太好了,本公主的機會來了!”

“服部三郎,趕緊去問問那幾個書生,如何加入天子閣!”

“本公主要借這個機會,見到龍公子,再找他借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