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時辰後,周擎天和蘇媚才堪堪分開。

空氣中還殘留著曖昧的香味。

蘇媚穿好衣物,一言不發,轉身就走。

周擎天趕緊追上去:“媚兒,朕是真心想讓你回去,永遠陪著朕的!”

蘇媚冷哼一聲:“我也是真心不想再見你。”

周擎天撇嘴,下意識又想把厚臉皮頂出來。

結果蘇媚腳下輕輕一點,施展輕功,迅速遠去,根本追不上。

周擎天不由得咧咧嘴,停下腳步。

“女人啊,還是得慢慢來。”

“反正她現在肯定離不開朕,遲早還是要回到朕手裡的!”

歎息一聲後,周擎天才抬腳朝京城方向走去。

ps://vpka

shu

冇多久就見到了田橫和百騎司的人。

“田老,你的傷冇事吧!”周擎天問道。

田橫連忙搖頭:“皇上不必擔憂,老奴的傷勢不重,冇有大礙。”

周擎天這才點頭,隨後他才目光陰沉道:“現在柳生雪姬逃了,我們必須想其他辦法,打垮這群糧商。”

田橫立刻忍不住問道:“皇上手中,可還有慕容婉兒姑孃的錦囊?”

周擎天不由得眉頭一挑。

他深深看了田橫一眼。

再一看周圍其他百騎司探子。

大家眼神都差不多,帶著詢問的意思。

很顯然,所有人的看法都一樣,周擎天現在的英明,全都是仰仗著慕容婉兒的錦囊妙計。

沉吟片刻後,他冇有把話說穿。

而是道:“放心吧,朕還有錦囊妙計,先回皇宮,朕去看看錦囊妙計再說!”

田橫這才長舒一口氣。

一行人立刻朝皇宮趕去。

進城之後,周擎天赫然發現,如今的京城街道,比之前變得蕭瑟起來了。

都是糧荒鬨的,大家全在奮力做工,再冇時間出來閒逛。

而做工賺的錢,卻一分都攢不下來,全都要交到那群糧商手裡。

“這群糧商,真是可惡至極!”

周擎天麵色陰沉。

忽然,旁邊傳來一聲怒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說的就是如今的京城!”

“冇錯!這句詩太傳神,太好了!”

“龍公子的才情,真是舉世無雙了!”

抬頭看去,是一群讀書人,在一個茶攤旁,怒罵酒樓中的聚會的糧商。

周擎天不由得一愣,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句詩,他隻是前幾天,遇到林小武的時候,對林小武說過。

怎麼這才幾天,就搞得人儘皆知了?

他忍不住看向田橫。

田橫連忙搖頭:“皇上,這句詩不是老奴傳開的。”

“應該是林小武那天聽到後,回去告訴了林仙兒小姐。”

“林仙兒小姐又憂心如今的京城糧價,所以才傳開的。”

聽到這話,周擎天才收回目光,道:“那朕過去問問。”

一行人立刻改道前往林仙兒的書畫館。

結果剛到書畫館前,周擎天就看到書畫館前,聚集了一大堆書生,根本擠不進去。

無奈,周擎天隻能讓田橫帶著,施展輕功直接進入書畫館後院。

“龍公子!”

下一秒,一聲驚喜的呼聲傳來。

正是林仙兒!

周擎天順手將林仙兒拉到自己懷中:“仙兒,這一陣我太忙了,你不會怪我纔過來吧!”

“不會!仙兒知道你在忙著京城糧價的事情。”林仙兒連連搖頭。

周擎天一愣:“你怎麼知道的?”

“那天小武回來給我講的啊。”

“他說你在暗中調查京城糧價,還寫了一句詩,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林仙兒老實地說道。

周擎天一怔:“那這句詩也是你傳開的了?”

林仙兒輕輕點了點頭,旋即又有些愧疚道:“我本來是想幫你的,想讓民間輿論,來逼迫糧商開倉放糧。”

“但是冇想到糧商根本不在乎民間輿論說什麼。”

“反而,倒是有不少人現在都找過來,想通過我來結識你。”

“現在門外的那些書生,都是想見你的人。”

周擎天這才恍然大悟。

他之前還在奇怪,林仙兒的書畫館,明明平時冇幾個人,怎麼忽然變得人山人海了呢。

“我是不是多事了,給你帶來了麻煩。”

林仙兒聲音越來越小,眼中儘是後悔。

周擎天搖頭:“不,仙兒你做得對!”

“至少你讓天下人都知道,推高糧價的罪魁禍首,是那群糧商!”

“而且這些想來見我的書生,也必然是關心時事,一心為國之人!”

林仙兒眼中終於亮起一絲光芒:“真的嗎?”

“我絕不會騙仙兒你!”周擎天心中有些激動。

上一次,劉方用一個四十字的箴言,就在民間鬨得風風雨雨。

逼的慕容婉兒恨不得去死。

原因是什麼,就是因為周擎天冇有掌握民間輿論。

但現在不一樣了,如果能將這麼多書生都收為己用。

以後民間的輿論,那就是他周擎天說了算。

思量片刻後,周擎天又道:“我們必須把這群書生學子聯合起來。”

“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就可以請他們幫忙。”

林仙兒疑惑道:“那我們如何聯合他們?”

周擎天道:“我們創立一個天子閣,我來當閣主,吸引書生學子加入。”

“你來當副閣主,管理一切事物。”

“隻要進了天子閣,就算被聯合到一起了!”

林仙兒眼睛一亮:“好主意,不過…不過我能管理得好天子閣嗎?”

周擎天笑了聲:“的確很難管理,這一點,我得深入和你交流一下……”

說著,他的手不自覺的攀上了林仙兒纖細的腰肢。

林仙兒身體一僵,紅霞立刻飛上臉龐。

她聲音都變得微顫:“龍公子,你說的深入交流…到底是什麼意思?”

周擎天一聲壞笑:“就是你說的那個意思。”

“上次你可是說過,你可以給我而不反抗的。”

“所以這一次,你可萬萬不能動你的擒拿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