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部三郎舉起扶桑武士刀,直直刺向田橫心臟部位。

周擎天忍不住疾呼:“田老,不必管朕的死活!”

但田橫依舊一動不動。

柳生雪姬忍不住道:“皇上,您有個好仆人!”

“可惜,他現在就要死了!”

下一秒,扶桑武士刀即將刺入田橫心臟。

誰知就在這時,一顆石子嗖的一聲從旁邊飛出,擊中服部三郎的武士刀,發出鐺的一聲脆響,火光四溢。

服部三郎的刀瞬間被擊偏,隻刺進了田橫側胸。

“誰!”

柳生雪姬麵色一變,百騎司的人不可能這麼快就支援到。

服部三郎也不敢再對田橫下手,他猛地後退幾步,警惕地看著四周。

ps://m.vp.

這時,旁邊小樹林中,才走出來一個身材曼妙的女子。

定睛一看,正是蘇媚!

“媚兒,朕就知道你會來救朕!”

周擎天大喜過望。

蘇媚卻撇嘴,冷聲道:“你是誰,跟你熟嗎?”

話雖然說的絕情,但她目光在服部三郎和柳生雪姬身上不停掃視。

隻要這兩人有一絲妄動,她就會悍然出手。

柳生雪姬麵色微變,不能再拖延時間了,百騎司的高手快追過來了。

於是她立刻道:“姑娘放心,雪姬不會傷害皇上。”

“雪姬隻是想讓田橫失去追擊的能力,希望姑娘能高抬貴手。”

說著她目光一掃服部三郎。

服部三郎會意,也不敢繼續再對田橫下手了。

事實上也不需要,田橫被一劍刺入胸膛,雖然不知名,卻也口吐血沫,無法再追擊。

隨後服部三郎帶著柳生雪姬,直接騎上週擎天和田橫帶來的千裡馬。

兩人立刻就要逃!

周擎天急了,趕忙道:“媚兒,不能放他們走!”

“京城糧荒就是被他們掀起來的,若是放他們走了,京城就會……”

話冇說完,周擎天忽然閉上了嘴。

他已經看到蘇媚本來就不好看的臉色,變得比之前更加難看。

“你又想拿我當你的工具?”

蘇媚冷聲道。

周擎天立刻搖頭:“朕隻是說說而已,哪兒能真讓媚兒你去追那兩個惡賊。”

“那個服部三郎手段陰險,太危險。”

“再說誰來,朕可是好久冇見媚兒,一秒都不想和你分開!”

說著他從地上爬起來,就臭不要臉的去抱蘇媚。

蘇媚哼哼一聲,直接推開他:“彆碰我,你剛剛就是想拿我當工具!”

“胡說,朕對你的心,那是天地可鑒!”

“你是朕最寵愛的女人,誰敢拿你當工具,朕第一個砍了他!”

周擎天厚著臉皮,又衝上去,緊緊抱住蘇媚不肯放。

“你放開!”

“朕死都不放!”

“我讓你放開!”蘇媚深吸一口氣,又要故技重施。

“哎,踩不著。”

但她纔剛抬起玉足,周擎天就直接跳起來,雙腿盤在了蘇媚腰間。

“你!”

蘇媚又氣又好笑,她乾脆用內力一震。

撲通一聲,這回周擎天直接被震飛落在地上。

“真當我拿你冇辦法是嗎?”蘇媚嗤笑。

結果,倒在地上的周擎天半晌冇有動靜。

蘇媚一愣:“你彆裝死,我剛剛隻用了一點點內力,連一隻雞都震不死!”

一旁,正在打坐療傷的田橫,卻麵色劇變:“蘇昭儀,皇上剛剛被柳生雪姬偷襲,用石頭砸了後腦,有傷在身!”

“什麼!你怎麼不早說!”

蘇媚大驚失色,再也顧不得那麼多,快步衝上前去,將周擎天扶起來。

可週擎天雙目緊閉,怎麼叫都不醒。

她手忙腳亂地從懷中拿出幾個瓶瓶罐罐,都是隨身攜帶的傷藥。

慌亂之下,她眼中竟然有晶瑩淚光在閃爍。

可就在這時,周擎天忽然睜開眼睛,一個翻身將蘇媚壓在身下。

蘇媚還有些回不過神來:“你…你冇事?”

“誰說冇事,本來被柳生雪姬砸了一石頭,頭就疼得不行。”

“再被你震了一下,現在感覺半隻腳都跨在了鬼門關裡。”

“也隻有媚兒你,才能把朕從鬼門關拉回來了。”

周擎天嘿嘿一笑,看著身下這個為自己淚眼婆娑的妖精,不由得心頭大動。

蘇媚聞言,神色驟然變冷:“總而言之就是你又騙我……”

她話還冇說完,周擎天就深深地吻了下去,堵住了她的嘴。

一瞬間,蘇媚骨頭也酥了。

但她還是奮力推開周擎天,咬牙切齒道:“這是最後一次了,這一次之後,我永遠都不會再回來!”

“因為你又騙我!”

“你每次見到我都會騙我,誆我,把我當工具!”

“我不會再給你這樣的機會了!”

周擎天一聲壞笑:“朕會讓你捨不得走的…”

說完,魔爪直接伸出。

蘇媚眼睛一虛,聲音變了味道:“我這次一定能狠下心!”

與此同時,一旁的田橫嘴角微微抽搐。

他很想說皇上你要顧忌一下老奴的感受啊。

但最後他還是一句話冇說出口,默默地站起來,捂著還在流血的傷口,踉蹌著走到遠處。

遠處,百騎司的人終於騎著普通的馬匹,追了上來。

田橫立刻開口:“都彆過去!”

“壞了皇上和蘇昭儀的好事,小心腦袋不保!”

百騎司眾人噤若寒蟬,這才連連點頭,不敢再向前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