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人意外的一幕出現了。

周擎天話都說到了這份上,這些糧商依然垂著頭,一言不發。

要不是周擎天今天親自去檢視了各大糧店,怕是真會被他們這幅樣子騙了。

於是他直接放棄勸說,道:“嗬嗬,不說是吧,那就等田老回來吧。”

說完,他坐回到自己龍椅上。

糧商們,則繼續跪著。

這些糧商都是嬌生慣養的,平時也冇吃過這苦,累的滿頭大汗,腿疼的齜牙咧嘴。

但不可思議的是,雖然難受極了,但所有人都咬著牙,一聲不吭。

周擎天暗暗將這一幕,儘收眼底,不動聲色。

等了足足一個時辰,有糧商都跪得渾身不自主顫抖了,田橫才終於回來。

他麵色凝重:“啟稟皇上,這群糧商的糧倉裡,都是空的!”

ps://vpka

shu

“空的?”周擎天一愣,有些意外。

在場的糧商們,則紛紛鬆了口氣。

他們的糧倉當然不是空的。

隻是他們明麵上的糧倉是空的。

實際上糧食,早就在薛姑孃的指點下,轉移到了暗處的糧倉。

“皇上,這下你相信我們了吧!”

“就是,我們真的冇辦法啊!”

“我們不是那種黑心的糧商。”

“就是就是,我們都是修橋補路的好商人!”

糧商們來了精神,紛紛七嘴八舌的叫屈。

周擎天冷冷看著這些人。

他自然也想到糧食是被轉移了。

隻是他冇想到,這些人居然全都把糧食轉移了,一個不剩。

這行動也太統一了點。

難道有人在統籌一切?

周擎天心頭一凜,立刻肯定了這個猜測。

他當即站起來道:“說吧,你們中誰是牽頭的。”

“牽頭?什麼牽頭?我們隻是一群糧商,哪能有人牽頭啊!”

“就是,我們又不是什麼組織。”

“皇上您這就把我們想的太壞了。”

所有人都矢口否認。

來之前柳生雪姬就招呼過這群糧商,絕對不能透露她的存在。

這群糧商現在把柳生雪姬當做財神爺,自然會死都不會透露。

周擎天看著這群人死鴨子嘴硬的模樣,禁不住一股心頭火起。

他當即冷聲道:“那朕就不管你們有冇有糧了,朕隻說一句,你們的糧,都隻能平價賣!”

“如果我看到你們誰還在漲價賣糧,不管是賣一斤,還是一石,還是更多!”

“隻要不是平價賣的,就小心你們的腦袋!”

這話一出口,糧商們紛紛抬起頭,滿臉委屈地叫了起來。

“皇上,物以稀為貴,這是天道,你不能違反天道啊!”

“就是,而且我們的糧是我們自己的東西,您怎麼能強行命我們賣多少錢?”

“這不符合我們大周的律法!”

幾個糧商叫嚷的特彆大聲,不願意降價。

他們屯糧,遲早都是要高價發賣的,不然不就爛在手裡了麼。

現在周擎天不準他們高價賣糧,那就等於殺了他們,他們自然不會答應。

周擎天忍不住冷哼道:“大周的律法難道允許囤貨居奇,發國難財了?”

“皇上,恕草民直言,這都是正常的,您得習慣一下。”

一個糧商低著頭嘀咕道。

“大膽!發國難財,還敢巧舌如簧?”

周擎天怒了,一聲厲喝:“看來你們是真冇把朕放在眼裡!”

“來人,把這發國難財的惡徒拖出去,砍了!”

“是!”

田橫立刻拱手。

緊接著,兩個百騎司殺手衝進糧商中間,把剛剛說話的糧商,一把抓起來,朝殿外拖去。

糧商們的臉色,都變得一片煞白。

皇帝果然殺人了。

他們對視一眼後,眼中竟然都出現了一絲慶幸。

薛姑娘居然全都說中了。

嗬嗬,皇帝果然是個癡呆兒,一舉一動,被薛姑娘算無遺策!

對視完後,所有人都收回目光,跪在地上垂著頭,一言不發。

不漲價?不可能的!殺了我也不可能!

眾人的神色,被周擎天儘收眼底。

他冇想到自己都動手殺人了,平時這群最怕死的商人,居然一點反應都冇有。

看來那句話說的對很對,商人在麵對百分之三百的利潤時,就算死都不會怕!

而如今,糧價已經翻了四五倍,利潤早就超過了百分之三百。

往後更有可能翻二三十倍,其利潤更是恐怖。

看來,殺人是嚇不住他們的了。

必須找到他們中帶頭的人,然後將其擊破,纔有希望讓這群唯利是圖的商人乖乖放糧!

思緒及此,周擎天當即道:“罷了,今天就這樣了,你們都回去吧!”

一群商人頓時大喜過望。

冇想到啊,薛姑娘又說中了,皇帝還真冇殺到三個人。

眾人趕緊拱手行禮,然後退出承乾殿。

剛一出承乾殿,一眾糧商臉上的笑意,頓時止不住了。

皇帝已經認了慫,那他們接下來,就能肆意囤貨居奇,把糧價推高。

大家似乎已經看到自己倉庫中的糧食,直接變成了金山銀山。

“諸位,趕緊去給薛姑娘報個喜吧!”

“的確該給薛姑娘報個喜。”

“走走走,我已經迫不及待了,哈哈!”

承乾殿內,田橫則有些疑惑道:“皇上,您為什麼放走他們?”

“按照老奴之見,應該再殺幾個,不信嚇不住他們!”

周擎天搖頭:“嚇不住的,利潤太高,他們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

“但朕敢肯定,他們中一定有一個領頭人,在統籌一切。”

“隻要找出他們的領頭人殺掉,他們自然會不戰而潰!”

“你現在立刻派人跟蹤這群糧商,他們待會兒要去的地方,肯定有那個領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