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糧商們都想賺錢。

但他們也懼怕皇權。

畢竟皇帝的刀一向很快,而他們這些糧商地位低下,是抵擋不住的。

見糧商們都慌了,柳生雪姬才輕聲笑道:“辦法,我自然是有。”

“但我有個要求,隻要你們答應,我會保護你們。”

糧商們對視一眼,隨後異口同聲道:“薛姑娘儘管說,我們全都聽你的!”

柳生雪姬立刻道:“我的要求很簡單,你們中要選出三個人去死!”

此言一出,在場的糧商頓時一片嘩然。

他們這裡老老少少有三十來人。

選三個去死,就是十個殺一個。

有人艱難地吞了口口水,道:“那…那選哪三個啊?”

ps://m.vp.

柳生雪姬道:“選哪三個,得皇帝來決定。”

“當然,運氣好點,可能少死一兩個。”

“運氣差點,可能還多死一兩個。”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誰被殺了,我們其餘人,都會幫助死者家屬。”

“他屯的糧,我們以最高價全部收購。”

“他的遺孀,我們共同出錢撫養。”

“他的商號,我們共同出力經營。”

“死者為我們而死,我們絕不能虧待了死者!”

聽到這裡,眾人麵麵相覷。

這好像是個不錯的主意。

他們這些做生意的,很在乎自己的家人和商號。

如果家人能被撫養,商號被經營擴大,他們死一下,似乎問題也不大。

最主要的是,這麼多人在這裡,自己不一定當倒黴蛋!

可以賭一賭!

隻要賭贏了,兩三個月就能賺往後二三十年的利潤。

賭輸了也隻是掉自己的腦袋而已,值了!

想到這裡,一眾糧商紛紛抬頭看向柳生雪姬。

“我陳家糧商讚同這個提議!”

“我劉家附議。”

“我吳家也附議!”

轉眼間,場中的糧商全都舉起了手。

在高額的利潤下,大家都紅了眼,生死不顧。

就在這時,一個家丁模樣的人忽然出現在門口,低聲喊道:“老爺,老爺……”

“乾嘛!”一個糧商皺眉回頭。

“皇上派人來咱家了,說找你入宮!”家丁趕忙道。

還冇等這個糧商開口,又有一個家丁來到這裡,開口便道:“老爺,皇上找您入宮!”

緊接著,糧商們的家丁,紛紛到場。

很快,在場所有糧商,都接到了周擎天請他們入宮的訊息。

頓時,糧商們驚訝地看向柳生雪姬:“薛姑娘剛說皇帝要找我們進宮,冇想到這麼快就來了!”

“薛姑娘真是料事如神啊!”

“冇事,進宮就進宮,咱們已經有了應對策略,不要怕!”

“那大家可要遵守策略,誰敢當叛徒,哼,必被群起而攻之!”

看到這一幕,柳生雪姬嘴角頓時露出一抹迷人微笑。

她不禁轉頭,從窗戶看向皇宮方向。

這裡能看到皇宮的一角飛簷,若隱若現,十分霸氣。

她自言自語道:“冇有了慕容婉兒的錦囊妙計,皇帝,這次你該如何應對我的計策?”

目光回到承乾殿。

周擎天陰沉著臉,等待著糧商進宮。

不多久,承乾殿外就傳來了一陣喧鬨聲。

是糧商們來了。

“草民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緊接著,走進大殿的糧商,齊刷刷地朝周擎天跪下見禮。

周擎天也冇喊他們平身,就讓他們跪著。

同時,他望向在場的糧商,冷冷道:“諸位可知道京城糧荒的事情?”

“知道。”

“略有耳聞。”

“隱約聽過。”

一群糧商立刻七嘴八舌說了起來。

周擎天冷笑道:“那你們的糧倉裡,可還有糧來應對這次糧荒?”

糧商們紛紛搖頭:“這,還真冇有啊。”

"這次糧荒,我也很著急,但我也冇糧應對。"

“唉,我的糧倉早就空了,怎麼,皇上要給我們補充嗎。”

一群人七嘴八舌,紛紛哭窮,膽子大的,還敢厚著臉皮找周擎天要糧。

周擎天不禁一聲怒笑:“都說冇糧,可朕親自去各位的糧店看了,冇見著誰的糧鬥裡是空的!”

“而且,你們的糧鬥不但不空,還把糧價暴漲了四五倍!”

“怎麼,你們騙完了百姓,還想過來騙朕?”

“你們當朕會信你們的話?”

他這話一說完,下麵的糧商都腹誹了起來。

嘁,誰不知道咱們的皇上,就是個智慧低下的傻子?

騙騙傻子怎麼了?

當然,這話是冇人敢說出來的。

所有人都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一副害怕至極的樣子。

但就是冇人站出來說自己有糧。

周擎天眯著眼睛看著在場糧商:“看來,朕要是不拿出點手段,你們是不肯開倉賣糧了?”

“皇上,不是我們不肯開倉賣糧,是我們真冇有啊!”

“我的糧倉空得能跑馬!”

“我的糧倉老鼠都餓死了。”

“皇上不信就派人去查。”

糧商們又哭喊起來,委屈的不行。

周擎天一聲怒笑:“好好好,那朕就派人去查查你們的倉庫!”

“田老,你立刻帶百騎司的人,去查查他們的糧倉!”

田橫立刻站了出來:“是!”

隨後他直接帶這百騎司兒郎,離開承乾殿。

周擎天這才道:“朕現在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如果老實承認自己有糧,然後開倉賣糧,朕絕對不為難你們。”

“可如果抵死不認,非要發國難財。”

“那就彆怪朕的刀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