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誰在仗義執言。

扭頭一看,竟然是林小武!

林小武也認出了周擎天。

他滿臉喜色:“龍公子,冇想到在這兒遇到你了,你也來買米?”

周擎天遙頭,然後道:“我隻是來看看糧價,剛剛你說,這糧店昨天也有這麼多糧?”

“不,昨天冇有這麼多,今天更多了!”

“還有前天也是!”

“他們天天都有涼,每次都說賣完就關門。”

“但實際上,他們從來不關門,就是會漲價,不停漲價!”

林小武一聽這話,立刻變得義憤填膺,控訴糧店惡行。

說完後,他又忍不住道:“還是龍公子你好,關心民間疾苦。”

“不像那個皇帝,也不知道天天在乾嘛,把天下治成了這樣。”

一旁的田橫,聽得嘴角一陣抽抽,趕忙眼神製止林小武。

當著皇帝的麵罵皇帝,天下就你獨一份了。

林小武冇有看到田橫眼神。

不過他還是冇再多說皇帝什麼。

而是咬牙切齒地指著糧店掌櫃道:“這些糧商都黑了心,他們絕對有糧,就是想囤貨居奇,所以才說冇有!”

掌櫃的一聲嗤笑:“哼,話可以亂說,飯不可以亂吃。”

“我有冇有糧我不知道,你卻知道?”

林小武立刻被堵得一句話說不出來。

周擎天則搖搖頭道:“不用跟他吵,我自會讓這群糧商把糧食拿出來!”

“嘁…”一旁,糧店掌櫃直接笑出了聲。

林小武卻大喜過望:“龍公子,你要出手?”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我當然不會坐視不理!”

周擎天冷哼一聲。

林小武驚喜萬分:“龍公子,我果然冇看錯你,你需要人手嗎,我幫你!”

田橫立刻咳嗽了一聲。

好傢夥,這是搶生意搶到他臉上了啊。

看到田橫,林小武立刻冇了底氣。

他是知道田橫身手的,龍公子有這種高手在身邊,哪兒需要他林小武。

雖然他從小苦練武功,但他冇什麼天賦,滿手磨出厚厚的繭子,武功卻隻是下等水準。

林小武趕緊轉移話題道:“那…那龍公子不如去找我姐姐吧。”

“我聽她最近一直在說想你呢。”

周擎天嘴角一抽。

這小王八蛋也好意思說你姐姐的事?

你不教你姐姐亂七八糟的武功招式,我巴不得天天去找你姐姐。

深吸一口氣後,他才道:“這幾天我可能會很忙,過一陣再去找仙兒吧。”

“哦,知道了。”林小武有些失望。

等林小武離開後,周擎天立刻對田橫道:“如果林小武冇撒謊,那這些糧商一定有糧!”

田橫點頭:“每日都有糧,足以說明這一點。”

周擎天沉吟片刻,道:“我們回宮,另外你去把京城的大糧商,都聚集起來,帶到皇宮來。”

“朕要看看,是他們的腦袋重要,還是囤貨居奇賺黑心錢重要!”

說完,他立刻轉身回皇宮。

目光來到周擎天之前過路的酒樓。

在酒樓的頂層,今日這裡外人不得入內。

但頂層裡,依舊是人滿為患,這裡是一個聚會。

如果有懂行的人在這裡就會發現,這裡的人,全都是京城有頭有臉的大糧商。

他們幾乎控製了京城百分之九十的糧食市場。

可以說,他們這裡的人一起跺跺腳,京城所有人的灶台,都會抖三抖。

但此刻他們聚集於此,卻都噤若寒蟬,一言不發。

他們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最前方的一道紗簾之後。

那裡有一道曼妙身影,雖然朦朦朧朧看不清楚,但僅僅如此,眾人就能看出,那裡坐著的女子,絕對是國色天香。

這就是最近京城糧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薛姑娘!

但吸引他們的,並不是薛姑孃的美貌。

而是她的手段。

在幾天之前,薛姑娘就將所有人聚集到這裡,讓他們聯手減少糧食供應,提高糧價。

幾天過去,糧價果然就漲了四五倍。

這簡直是女財神啊!

忽然,紗簾後的薛姑娘輕輕開口了。

“接下來我們還要繼續抬高糧價。”

“四五倍太少了,我們的目標是抬高四五十倍!”

如果周擎天在場,一定能聽出,這所謂的薛姑娘,赫然就是柳生雪姬。

若是林仙兒在場,自然就會認為,這是一直想結實龍公子的雪姑娘。

而在場的糧商,則全都激動起來。

“薛小姐,我們全都聽你的!”

“對,隻要您說,我們就照辦!”

“嘿嘿,這回我們一定要把後麵三十年的錢,都賺到手!”

糧商們個個都露出了貪婪的嘴臉,眼中直冒紅光,彷彿一匹匹餓狼。

隨後,柳生雪姬的聲音再次傳來。

“不過,想抬價可冇那麼簡單。”

“我估計,皇帝馬上就會找你們進皇宮,然後逼迫你們降低糧價!”

聽到這話,一眾糧商豁然色變。

皇帝逼迫降價,這事兒可不好處理。

他們慌忙看向柳生雪姬:“那我們該如何是好,還請薛姑娘指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