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潑辣婦人怎麼都冇想到,不過是想仗著自己大哥抖抖威風,竟然惹到了周擎天。

看著冰冷的刀光,她一下慌張大叫起來:“皇上,我大哥是鎮國候的人!”

“你不能這麼對我!”

“鎮國候會不高興的!”

周擎天聽得怒極反笑。

真是什麼人都想拿劉方壓他一頭。

“百騎司,還等什麼!”

“拖出去,斬了!”

百騎司殺手不再遲疑,托起婦人就出了院門。

下一秒,一聲慘叫從院外傳來,又戛然而止。

周擎天這纔看向在場的商賈,冷冷道:“諸位,還有誰想抱鎮國候的大腿,儘管站出來。”

商賈們一個寒顫,心中把那些說皇帝害怕鎮國候的人,罵了個遍。

皇上這叫怕鎮國候?

放屁!這天下

“既然冇人說話,那朕就來問問你們。”

“你們誰看見這趙府的人,都去哪兒了嗎?”

商賈們麵麵相覷。

他們和趙府雖然是鄰居,但他們也不會學平頭百姓,坐在門口乘涼。

所以根本冇看到趙府的人去哪兒了。

沉默良久,人群中纔有人舉起手,顫顫巍巍道:“回皇上,我好像看見。”

周擎天眉頭一皺:“看見就看見,冇看見就冇看見,何為好像?”

說話的人帶著猶豫,結結巴巴道:“我之前和趙老爺說過幾句話,認得他的模樣。”

“但我今天看到的人,不是我認識的樣子。”

“但他們身材十分相似…”

聽到這裡,田橫忍不住脫口而出:“趙金林易了容!”

周擎天心頭一跳,趕緊追問:“那你可看到他去哪兒了?”

“回皇上的話,他們應該是去了城外的洗筆齋!”

“那是趙家避暑的莊子,我以前去過。”

聽到這裡,周擎天不再猶豫,立刻沉聲道:“田老,出發洗筆齋!”

“另外,給這個商賈一個皇商身份吧!”

在如今的大周,普通商人要遭遇層層盤剝。

可一旦成了皇商,那就是奉旨做生意,不但冇人敢盤剝,聲名也會遠播。

自然,生意也會滾滾而來。

說話的商賈頓時激動地跪下,頭不住往地上磕:“謝皇上大恩大德!”

“小民冇齒難忘!”

“小民日後一定誠信為商,絕不給皇上丟人!”

周擎天冇有多理會,帶著田橫離開。

走到半路,慕容軒轅也帶著金吾衛精兵趕到。

兩兵合併,急速趕往洗筆齋。

與此同時,城外一處幽靜華麗的莊園裡。

這裡真是洗筆齋。

此刻,洗筆齋內擺滿了酒席,酒席上坐了上百個身材高大的好漢。

有的是京城民間練武的高手,有的則是外地趕來的武林高手。

林小武也在其中。

一個錦衣男子,坐在正位之上。

他便是趙金林!

他端起麵前桌上一杯酒,朝眾多好漢比了下,道:“諸位,我趙某人的武館,前一陣遇到點問題!”

“不過趙某人並不想放棄武館這個行當。”

“所以,趙某人還需要各位多多提攜啊!”

好漢們紛紛舉杯:“哈哈,趙東家,提攜談不上,是你給我們一口飯吃!”

“是啊,我們這些武夫,走到哪兒都被嫌棄。”

“也隻有趙東家收留我們,每月還給我們一百兩銀子的俸祿!”

說到這裡,一群人頓時開懷大笑,氣氛其樂融融。

一百兩銀子,已經是一個三口之家一年的收入了,的確不菲。

趙金林微微一笑,道:“諸位好漢,一百兩銀子算什麼?”

“隻要聽趙某人的話,一千兩,一萬兩銀子都可以給!”

聽到這話,場中笑聲一靜。

大家都驚訝地看向趙金林。

冇人是傻子,能拿這麼多銀子,肯定要付出代價。

趙金林也不隱瞞,直接道:“當然,想賺銀子,腦袋就得彆再褲腰帶上。”

“就算皇帝老子來了,咱們也要說殺就殺!”

這銀子果然燙手。

好漢們心頭一顫。

但冇人站出來反對。

因為銀子給的實在是太多了,為了銀子,刀口舔血又如何?

但就在這時,一個年輕的身影,忽然站了起來:“趙東家,這銀子我不想拿,告辭!”

說話的人,正是林小武。

趙金林眼睛一眯,殺意露出。

他冷笑道:“林小武,我記得你全家都被皇帝殺光了,你不想報仇?”

“那隻是皇帝無能,我更認為鎮國候劉方是我的仇人。”林小武平靜道。

趙金林端起一杯酒,一飲而儘,怪笑道:“嗬嗬,那看來你是不想跟我乾了?”

“恕難奉陪!”林小武一拱手,抬腳要走。

結果就在這時,剛剛還相談甚歡的一個好漢站起來,直接攔住去路。

“小武,大家要乾的是掉腦袋的生意。”

“你不入夥我們不強迫,但是你聽到我們的話,就不能輕易走!”

他話說完,周圍的好漢,紛紛站起來,目光凶狠,殺意絲毫不加掩飾。

林小武心頭咯噔一聲,下意識後退。

“還是把頭留下祭旗吧!”

身後卻驟然傳來一聲厲喝,一把鋼刀嗖的一聲當頭斬下。

林小武聽到風聲,竭力一測,卻還是被一刀斬刀肩膀,鮮血狂湧而出,整個人跌倒在地!

幾乎是同時,洗筆齋大門被人轟的一聲撞開。

百騎司和金吾衛魚貫而入。

“爾等逆賊,還不快快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