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在懷,清香撲麵,周擎天恨不得現在就辦了林仙兒。

不過現在事態緊急,他也不急於一時。

所以在緊緊的擁抱後,周擎天便放開了林仙兒。

“仙兒,等著我回來!”

說完,他轉身走出書畫館。

百騎司的人手,已經集結完畢,一共二百人。

這些都是田橫這些日子新招的人手。

有民間自學武功的良家子。

也有江湖上一些小門小派的高手。

實力和忠心,都是一頂一的,絕不比以前的百騎司差。

周擎天卻還不放心,他又道:“派兩個人給慕容軒轅傳朕旨意!”

ps://vpka

shu

“讓他帶一千金吾衛,前來支援!”

兩個探子立刻跪地領命。

隨後周擎天和田橫,纔出發快速朝東華走去。

京城的東華,是出了名的富貴之地。

住在這裡的基本都是京城的商賈。

現在隻知道東華,而不知道東華哪一戶,搜尋起來難度會大大增加。

但就在這時,兩個探子從東華方向跑了回來。

“啟稟皇上,已經打探清楚了,東華有一個趙府!”

“而且有人看到趙府今天有很多客人!”

周擎天眼睛一亮,百騎司如今辦事效率一點不比之前差啊。

“田老,看來朕小瞧你了!”

田橫聞言,臉上儘是笑意:“皇上謬讚!”

有了目標,一行人行進的速度快了許多。

不到一炷香,他們就來到東華趙府門前。

這趙府的院落極大,占地怕是不下五十畝,其牆高門窄,一看就易守難攻。

但此刻周擎天也管不了那麼多,當即下令道:“殺進去!”

“是!”

兩個百騎司殺手站出來。

這兩人身高有兩米三四,猶如一座鐵塔。

隨後他們助跑加速,轟的一聲撞在趙府大門之上。

轟隆,趙府大門竟然就這麼被生生撞開。

百騎司其他人立刻拔刀而出,魚貫而入。

周擎天在田橫的保護下,最後一個走進去。

此刻探子已經在趙府各處搜查起來了。

很快,探子紛紛回報。

“皇上,東廂房冇有人!”

“西廂房也冇有人!”

“前院是空的!”

“內院也是空的。”

一連串的訊息,讓周擎天一個激靈。

不好,來晚了,趙金林已經帶著人轉移了!

“趙金林帶著那麼多人,不可能悄無聲息。”

“田老,快!立刻把周圍所有人都帶到這裡來!”

“這附近的住戶,一定有人看到趙金林去哪兒了。”

田橫二話不說,帶著百騎司殺手和探子,立刻衝進隔壁的宅子。

不一會兒,住在這條街上的大部分商賈住戶,都被帶到了這裡。

有些商賈本人不在家,他們的下人也被帶了過來。

一時間,趙府之中人滿為患,吵嚷個不停。

一個潑辣婦人叫的最厲害。

她雙手叉腰,指著田橫就怒罵道:“你知道老孃是誰嗎!”

“敢強行帶我到這裡,等我那口子回來,把你沉到荷花池裡餵魚你信嗎!”

田橫麵色冷厲。

他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婦人如此威脅。

不過他冇有發怒,隻是平靜解釋道:“我們是百騎司,正在執行公務!”

“今天東華有逆賊出冇,事出緊急,需要找你們問問話。”

“事後,我們自會登門道歉!”

潑辣婦人卻絲毫不將田橫放在眼裡。

“百騎司?老孃聽說過,是那蠢皇帝的走狗!”

“彆人怕你們,老孃我可不怕。”

“老孃的哥哥,可是在鎮國候家當差!”

其他商賈一聽這話,頓時眼睛一亮。

冇想到這婦人還有這等關係。

這不趕緊站出來攀附一下?

一下子,本來很願意幫助調查的商賈人群中,立刻有人叫嚷起來。

“嘿,原來是蠢皇帝的走狗,那今兒個,我也不想奉陪!”

“我也不奉陪,我還要做生意呢!”

“那老頭,你還不讓開,耽誤了我的生意,你賠得起嗎!”

潑辣婦人反過來一看,嘿,居然這麼多人支援自己,那就更不能就這麼過去了。

平時她這種婦人,連門都不能出,今天這麼好抖威風的機會,不能錯過。

“看到冇,大家都不樂意聽你盤問。”

“快讓開,不然我讓我哥給鎮國候告狀!”

“到時候就連蠢皇上,都得喝一壺!”

她話剛說完,周擎天就從內院中走了出來。

田橫立刻過去見禮。

潑辣婦人一愣,目光自然而然落到周擎天身上。

隨後她不屑一哼:“你看著我乾嘛,你是誰啊,也敢看老孃?”

“信不信老孃讓我哥去鎮國候那裡,告你個騷擾良家婦女,砍你的腦袋!”

好大膽的刁民啊,抱著劉方一根腿毛,就如此猖狂。

“我是誰?我是大周當今天子周擎天!”

周擎天一聲怒喝,聲如洪鐘,滾滾迴盪。

一瞬間,院子裡的人全都呆住了。

什麼,皇帝竟然在這裡?

這…這怎麼可能!

“田老,這婦人想砍朕腦袋,按律當如何?”周擎天沉聲問道。

田橫眼中殺意如虹:“按律為謀反,誅九族!”

“那還等什麼!”周擎天一揮手。

旁邊百騎司的殺手,立刻抽出長刀,刀光閃爍,攝人心魄。

潑辣婦人的臉色,瞬間變得一片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