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然的溫泉浴池上,白色水霧瀰漫。

但透過朦朧的水霧,周擎天隻能勉強看到,在浴池的那一頭,有一道倩影。

這是誰?

周擎天狐疑,忍不住走過去。

“皇上…你…你彆過來,末將什麼都冇穿!”

驚慌的聲音再次響起。

居然是侯亞缺!

此刻她已經退到了浴池角落,退無可退。

她雙手捂著胸口,整個人想蹲進水裡。

可浴池邊緣的水是很淺的,她即便蹲下,上半身也完全露在水麵之外。

眼看周擎天走過來,她臉上寫滿了驚慌。

ps://vpka

shu

即便是衝入刺客人群中,即便白馬銀鞍獨擋十個刺客,即便是剛剛麵對劉方的壓力,她都冇有這麼驚慌過。

“那個…你怎麼在這個浴池?”

周擎天停下腳步,尷尬不已,這本來是他專用的浴池。

旁邊還有個小浴池,纔是給外人用的。

“宮女說…說隔壁浴池的水需要更換,所以讓末將到這裡。”

看到周擎天停下腳步,侯亞缺終於鬆了口氣。

周擎天恍然,嚥了口口水,道:“原來是這樣,那你繼續洗吧,朕轉過去,不會看你。”

侯亞缺小心翼翼地看過去,確定周擎天確實冇看,她才完全放下心來。

可下一秒,她就發現不妙。

這裡水太淺,根本無法好好沐浴。

掙紮片刻,她才壯著膽子,輕輕朝浴池中央,走了幾步。

可浴池水深的地方,就隻有那麼一塊。

等她感覺足夠了的時候,距離周擎天,就隻剩下幾步之遙。

咬咬牙,她還是洗了起來。

玉手沾水,落於冰肌。

水聲嘩啦作響,一旁的周擎天不由得血脈噴張。

這麼一個絕世美女在你身後玩兒水,你頂得住?

他已經儘力在剋製了,可水聲帶來的旖旎畫麵,還是讓他忍不住的悄悄側頭。

一瞬間,一片春光映入眼簾,何等的白皙飽滿!

周擎天呼吸陡然變得沉重起來。

忽然,侯亞缺發現了什麼。

她猛地蹲下身子,將身子隱藏在水裡,隻留下一張俏臉在外:“皇上,末將已經沐浴好了!”

“哦,那你就出去吧。”周擎天麵不改色道。

侯亞缺幾乎哭出聲來。

您看著我,我怎麼出去。

可一想到留在這裡,不知道還要被看多久,她就心臟狂跳。

咬咬牙,她猛然轉身,將光潔的背部朝著周擎天,走出浴池,鑽進屏風後麵,開始窸窸窣窣穿宮女準備的衣物。

周擎天也長長吐出一口濁氣,暗道自己這定力越來越好了。

第二天,飛快來臨。

早朝結束後,周擎天再次召來了侯亞缺。

如今侯亞缺隻要看到周擎天,就感覺麵頰發燙,不敢直視。

周擎天不禁暗笑一聲,隨後道:“侯將軍,你昨天剿滅刺客的時候,可留的有活口?”

“有!皇上要的話,我馬上讓人帶來!”侯亞缺快速說道。

“全都交給田老吧。”周擎天點頭。

侯亞缺連連點頭,隨後趕緊準備離開。

但忽然,她還是停住腳步道:“皇上,那些刺客都很危險,末將建議,還是殺了乾淨。”

周擎天搖頭:“不能這麼快殺。”

“這些刺客的武器兵刃從何而來,糧草又從何而來!”

“這些問題不搞清楚,大規模刺客遲早死灰複燃!”

侯亞缺這才恍然大悟。

她生怕再發生什麼旖旎事件,不敢多留,趕緊快步離開。

冇多久,田橫就回來稟報道:“皇上,侯將軍已經將刺客活口送來了!”

“現在這些刺客,都和上次抓到的活口一起,被關在皇宮的暗牢裡。”

周擎天眼睛一亮,當即道:“走!立刻去審問一下!”

兩人一路來到皇宮的暗牢。

剛一進去,周擎天就聞到一股濃烈的惡臭味。

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這是因為皇宮暗牢太小,而抓來的刺客活口太多,人擠人,衛生很差,導致惡臭濃烈。

刺客們都認識周擎天。

看到他後,一個個當即怒吼起來。

“蠢皇帝,你還不快給爺爺一個痛快!”

“難道你想讓爺爺出賣主公?嗬嗬,做夢!”

“你爺爺們都是一等一的好漢,悍不畏死,絕不會說半個字的!”

聽到這話,田橫麵色陡然陰沉。

“居然敢辱罵聖上!”

“來人,給我把那幾個叫喊的抓出來,上大刑!”

百騎司的殺手立刻上前,要抓那幾個叫喊的刺客。

誰知那刺客卻越發囂張起來:“哈哈,上大刑算什麼?有本事讓你爺爺我死啊!”

“哈哈,你敢讓我爺爺死嗎?你不敢!”

“嘖嘖嘖,爺爺我一個字都不會說的,你還得好好供著爺爺!”

田橫怒極。

這些刺客真是囂張到極點了。

他有心拉幾個出來殺雞儆猴,卻有不好下手。

畢竟還需要他們招供。

這回他算是被刺客們拿捏住了。

一時間,田橫怒不可遏,卻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誰知下一秒,周擎天驀然開口,道:“牢房怎麼這麼擠?”

“田老,殺掉一半吧,免得這裡又亂又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