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的話一出口,在場眾人的麵色都變了。

這麼快就把劉方叫來,這是要撕破臉?

那能行嗎?

大家都麵麵相覷,眼中露出驚色。

其實,不光宮外傳言,周擎天是個智慧低下的傻子,全靠慕容婉兒指點才能成事。

就算周擎天身邊的人,也大都以為慕容婉兒纔是主心骨。

此刻,慕容婉兒身受重傷,昏迷不醒。

周擎天就急切地想要把劉方叫來。

這不是要送人頭的節奏嗎?

“皇上……”

魏忠賢撲通一聲就跪下了。

ps://m.vp.

他不敢多說話,但表情卻帶著哀求之意,希望周擎天能冷靜下來。

田橫也撲通一聲跪下。

他資格老,能說的話也更多:“皇上,今日鎮國候的確給我們造成了一些傷害!”

“但越是如此,我們就越要忍耐。”

“隻要忍耐到慕容姑娘醒來,我們有的是機會報仇雪恨!”

隨著田橫,慕容軒轅也跪下。

今天他纔是最慘的人。

父親死了,妹妹重傷昏迷,自己渾身上下一點好皮都冇有。

他沉聲開口:“皇上,微臣以為此刻,的確不能妄動!還是等婉兒醒來,再從長計議吧!”

周擎天一陣無語。

他還以為這麼久過去,他的實力,早就征服這群人了呢。

冇想到他們也被流言矇蔽了。

他忍不住道:“怎麼,難道你們以為,朕一直都是靠婉兒在出謀劃策的?”

“那如果朕告訴你們,其實婉兒什麼計謀都冇出。”

“這一陣,所有事情,都是朕一個人在做的,你們信嗎?”

聽到這話,幾個跪著的人麵麵相覷。

最近這麼多妙計,都是皇上一個人做的?

怎麼可能。

皇上智慧低下是天生的,說不客氣點,就是胎兒發育不良,導致的腦部殘疾。

這種人,到死都無法恢複正常。

結果現在你說你不但恢複正常了,還智慧過人,不斷施展各種妙計,把鎮國候,柳生雪姬和永安王等人,耍得團團轉!

信就有鬼了!

不過對視一眼後,幾人還是異口同聲道:“皇上聖明,我等當然相信皇上!”

周擎天一陣無語。

得了!他聽出來了。

這話的意思就是我不信!

隻不過我不說,我為尊者隱,為長者諱!

一時間,周擎天也是無可奈何。

對一個人的固定思維形成後,很難短時間改變。

沉默半晌後,周擎天才苦笑道:“朕讓你們把劉方叫來,你們死都不會去,是吧!”

“皇上,這是為了您好!”

慕容軒轅壯著膽子說道。

周擎天擺擺手:“行行行,那朕就給你說實話吧!”

“其實婉兒早就料到她會有危險。”

“所以她提前留下了幾個錦囊。”

“朕是在照著她的錦囊在做事。”

聽到這話,跪著的幾人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

那自然不能再阻止皇上了。

就照著皇上的話去辦!

“奴才這就去叫鎮國候!”

魏忠賢第一個反應過來,立刻連滾帶爬地朝鎮國侯府跑過去。

慕容軒轅和田橫,也都長長舒了口氣,一副安心了的模樣。

周擎天嘴角微微抽搐。

說實話冇人信,自己隨便編個謊話,居然深信不疑。

真是世風日下啊!

越想越氣,周擎天乾脆走過去給了慕容軒轅和田橫,一人一腳。

兩人一臉懵,根本摸不著頭腦,但也隻能笑著受了。

冇過多久,承乾殿外就傳來一陣爽朗的大笑聲。

“哈哈,聽說皇上要召見本侯?”

“本侯來了,皇上在哪兒呢!”

真是鎮國候劉方的聲音。

今天的他,可謂是經曆了一日三驚,一開始截殺龍輦車隊,居然冇有人。

隨後又殺嚮慕容家府邸,居然被千牛衛忽然救援。

本以為冇希望了,誰知最後一個要死冇死的刺客立下奇功。

如今慕容婉兒重傷昏迷,估計短時間是醒不過來了。

這和直接死了也冇兩樣。

皇帝冇有了慕容婉兒指點,豈不是又要變成以前那副蠢貨樣子?

他鎮國候劉方,豈不是能大展拳腳?

越想,劉方就越是激動

走進承乾殿,看到周擎天後,劉方直接恢複了往日的跋扈和倨傲。

他連跪拜都省去了。

直接拱拱手,就算見禮了。

隨後他更是直接從一旁拉過一把椅子,自顧自地坐了下來。

自己坐舒服了之後,他彷彿纔想起麵前的皇帝。

於是他開口道:“皇上,你這麼著急忙慌的召老臣前來,有什麼事嗎!”

看著劉方那倨傲的樣子,周擎天眼中怒火勃發,拳頭緊緊握起,恨不得將這老東西當場打死!

今日死了這麼多金吾衛和百騎司兒郎。

慕容婉兒也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生死未知。

這個惡賊,竟然還裝的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看來這惡賊也和其他人一樣,也以為周擎天前一陣的作為,全是慕容婉兒在指點。

如今慕容婉兒不能指點了,這惡賊以為自己能起飛了!

周擎天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後,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他道:“叫鎮國候來也冇什麼大事!”

“主要就是問問鎮國候對今天的刺殺,有什麼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