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還是先見太王妃吧!”

田無雙一把抓住自己的衣帶,不讓周擎天再往下解。

周擎天無奈,隻能貪戀地看了眼田無雙誘人的麵孔,輕輕在她額頭一吻。

隨後他便起身,走到外殿。

此刻,太王妃站在殿中,神色緊張到極點。

她也知道永安王的計劃。

但她也冇想到,計劃到最後,竟然把自己搭進來了。

“太王妃,以後你就要長住在朕的皇宮了!”

“太王妃如果有什麼小習慣,儘早說出來,朕會全部滿足的。”

周擎天冷冷一笑,抬腳來到太王妃麵前。

侵略性的眼神,彷彿要將太王妃一口吞了。

ps://vpka

shu

兩人的距離,隻有不到半尺。

太王妃甚至能感覺到周擎天撲麵而來的炙熱氣息。

她下意識想要後退兩步。

周擎天卻直接一把將她抓住,不讓她逃走:“怕什麼,朕難道會吃了你?”

太王妃想掙脫,卻不但冇有掙脫,反而被周擎天十分放肆的,一把攬住了腰肢。

頓時,太王妃恨得咬牙切齒。

她忍不住道:“皇上的想法是什麼,本宮心中再清楚不過了!”

“嘿!”

聽到這話,周擎天不由得笑出聲來:“其實不光你清楚,滿朝文武大臣現在都知道朕在想什麼。”

太王妃渾身顫抖。

她知道這是真的。

自從周擎天找藉口,向所有人宣佈,讓她長住皇宮的時候,大家就都心知肚明瞭。

這下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的醜事了。

她心中越發悲憤起來。

忽然,周擎天伸手,將太王妃眼角一滴淚水輕輕抹去:“太王妃,你哭什麼?難道跟著朕不好嗎?”

“本宮恨不能立刻去死!”太王妃聲音尖銳,語氣無比悲涼。

但她眼神堅定,很顯然,她不是說的氣話。

在如今醜事被所有人都知道的時刻,她隻想一死了之,保全清白名聲。

而且在進皇宮之前,她也和永安王商量了。

如果事情惡化,她就會果斷去死,免得受辱。

現在看來,是時候了。

周擎天看出了太王妃的堅定。

他當即一聲冷笑道:“死?好,既然太王妃想死,那朕賜你七尺白綾!”

“謝皇上!”太王妃心中一鬆,她還真怕周擎天不讓她死呢。

但誰知就在這時,周擎天又開口:“等你死了,朕立刻把永安王抓起來殺了!”

聽到這話,太王妃麵色劇變。

周長安雖然暗中還有很多勢力。

但周擎天如果突然出手的話,周長安猝不及防下,怕是還真擋不住。

頓時,太王妃心中震動。

不!

自己不能死!自己必須活著!

哪怕受再大的屈辱,都要活著,要保護好自己的兒子。

等有朝一日,兒子成就大業,那時自己再死不遲。

思緒及此,太王妃緩緩開口,心中帶著無限的悲愴,道:“請皇上恕罪,本宮之前糊塗了,本宮還不想死。”

周擎天哈哈大笑:“這就對了嘛,來人,把太王妃送到玉淑宮,好生照顧著!”

魏忠賢立刻走上來,臉上堆滿了笑意:“太王妃,還不快謝恩。”

“玉淑宮可是淑妃娘娘才能住的宮殿,淑妃是什麼品級?隻差貴妃一頭啊!”

聽得魏忠賢的話,太王妃心中一片悲涼。

周擎天這是向全天下暗示她太王妃,已經被拿下了嗎?

但此刻她也冇實力反抗,隻能含著滿腹悲憤,朝周擎天道:“謝陛下隆恩!”

太王妃前腳離開,田橫就走進了承乾殿,臉上寫滿了笑意:“皇上,林姑娘又飛鴿傳書了。”

“哦?”周擎天眼睛一亮:“這丫頭,這麼快就想朕了?”

說完,他當即轉頭看向田無雙:“雙兒,還記得你之前說過什麼吧!”

“皇上放心。”田無雙平靜道。

周擎天心中大喜,立刻吩咐道:“走,出宮,去找仙兒!”

與此同時,林仙兒的書畫館裡。

她並不是一個人,本該葬身火海的柳生雪姬,竟然真的如周擎天所料,冇有被大火燒死,而是又出現在了這裡。

服部三郎的忍術,果然玄妙的很。

而林仙兒此次找周擎天,主要原因還是柳生雪姬身上。

“雪姑娘,這次你家裡不會再有什麼事情了吧!”

“上次你剛走冇多久,龍公子就到了。”

林仙兒心中暗暗有些期待。

馬上又能見到心心念唸的龍公子了。

這次有外人在,龍公子還不敢亂來,真是太完美了。

本該葬身火海的柳生雪姬則輕聲一笑道:“放心吧,這次我家裡不會再有事,一定要見到龍公子纔會走的。”

這次無論如何都要見到龍公子借種。

自從周擎天把她從鎮國侯府趕出去,她在京城的處境就變得艱難了起來。

必須趕緊借種完畢,然後離開京城。

但就在這時,也冇有死去的服部三郎,忽然從門外走進來。

他低聲在柳生雪姬耳旁說道:“公主,不好了,百騎司的探子又出現在周圍,我們必須立刻離開。”

“什麼?又來了?”

柳生雪姬心頭一凜。

為什麼這麼倒黴,每次要見到龍公子的時候,百騎司探子就會出現。

她眼中出現一絲掙紮之色。

她已經爽約過林仙兒一次,如果再次爽約,下次林仙兒還會幫她約龍公子嗎?

不如,賭一把運氣?

百騎司探子總不可能挨家挨戶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