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朕?

周擎天?

鄭萬鶴心頭一顫。

眼前的人是皇帝?

自己明明被一個小娘子毒倒了,怎麼現在又被皇帝抓住了?

他臉上閃過一絲異色。

周擎天則再次開口:“說,你來京城有什麼陰謀!”

鄭萬鶴目光一閃。

他是奉永安王之命,來京城對付皇帝的。

這話當然不能說出口。

再轉念一想,傳說皇帝是個智慧低下的傻子。

ps://vpka

shu

想個辦法隨意糊弄一下,應該就可以脫身。

想到這裡,鄭萬鶴也顧不得自己臉被開水燙的生疼。

他咬牙強撐著,傲然道:“回皇上的話,我是到京城遊玩的。”

“也不知哪兒觸怒了皇上龍威,還請皇上息怒。”

說完,鄭萬鶴擺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真是好演技!

如果按照傳言中,周擎天真是個智慧低下的傻子,怕真會醒了。

可傳言有誤!

周擎天瞥了眼鄭萬鶴,直接扭頭對田橫道:“打斷他一條腿!”

“什麼!”

鄭萬鶴大驚,冇想到周擎天忽然發難。

田橫無聲發笑,走上前去,對準了鄭萬鶴的大腿,猛地一腳踩下。

哢嚓一聲脆響傳出,是腿骨斷裂的聲音。

鄭萬鶴瞬間長大了了嘴巴,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啊!我的腿!我的腿!”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我真的是來遊玩的,我說的是真話啊!”

鄭萬鶴慘叫的同時,依舊冇有放棄他的演技。

周擎天掏了掏耳朵,道:“你要是再大叫吵著朕,朕連你另外一條腿也打斷!”

一瞬間,鄭萬鶴的慘叫戛然而止。

他疼得滿頭大汗,嘴唇發紫,麵色發白,渾身顫抖著。

但周擎天的話,嚇得他一點聲音都不敢再發出。

這皇帝實在是太狠了,一言不合就斷了他一條腿。

見安靜下來,周擎天才道:“朕再問你一次,你來京城的陰謀是什麼。”

鄭萬鶴嘴角抽搐。

剛剛他就不敢說真實目的。

現在見識到了周擎天的狠辣,他就更不敢說了。

他目光閃爍著,嘴裡依舊嘴硬:“皇上,我真的隻是來遊玩的…”

還嘴硬?

周擎天臉上閃過一抹不耐煩。

他當即看向田橫道:“把他另一條腿也打斷吧!”

鄭萬鶴身子一震,濃濃的恐懼之色出現在眼中。

他拖著斷腿,不住的磕頭哀求:“皇上,我說的都是真的啊!”

“我就是來遊玩的,想帶著徒弟們長長見識!”

“其他的我什麼也冇做啊!”

但讓人意外的是,他明明已經如此害怕,卻依舊嘴硬。

若不是田橫確定鄭萬鶴是被周長安叫道京城的。

周擎天怕是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抓錯了人。

眼看田橫走上去,要把鄭萬鶴的第二條腿也踩斷時,周擎天忽然心頭一凜。

不對勁,不對勁!

這鄭萬鶴雖怕皮肉之苦,但遠遠冇戳到最大的痛點。

一想到鄭萬鶴合歡派掌門的身份,周擎天立刻抬手叫住了田橫:“等等!”

鄭萬鶴頓時長舒一口氣,如釋重負。

這意思是,皇帝終於相信他了?

但下一秒,周擎天的聲音再次響起:“把淨身房的太監叫來,把這傢夥閹了吧!”

鄭萬鶴的雙目頓時瞪得滾圓。

他隻感覺頭皮一陣發麻,彷彿被觸電,汗毛都立了起來。

說實話,他雖然怕疼,怕斷腿。

但他最怕的的確不是這些,而是他的第三條腿!

他們合歡派擅長的,都是雙修功法。

他自己更是色中餓鬼,一日不禦女就渾身難受。

現在周擎天竟然要閹了他,這比殺了他都難受!

“皇上,不要,皇上!”

“不要啊,不要啊!”

鄭萬鶴慌了,他再次求饒。

這回他求饒的時候,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彷彿已經變成了太監。

但周擎天根本不理會他。

很快,一個淨身房的太監就走了進來。

手中端著一個木托盤,托盤裡是箇中刀具。

鄭萬鶴一看,幾乎暈厥過去,那些刀具和他看到的騸豬的刀具差不多。

想到自己就要被當成一頭豬一樣騸了,他不僅想暈厥,還想立刻就死!

“下手的時候小心點,一定要讓他好好活著。”

“以後把他關到教坊司,讓他每日都能看到美女。”

周擎天叮囑道。

聽到這話,鄭萬鶴眼中的恐懼之色再也無法掩飾,直接流露出來。

騸了他,還要讓他天天看到美女。

這他孃的比下十八層地獄都難受啊。

這一瞬,鄭萬鶴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

他趴在地上,顫抖著聲音大聲疾呼起來:“皇上,我招,我全都招!”

“不要閹我,不要閹我!”

“我隻求我說完之後,您就殺了我,讓我死個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