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周擎天不由得心中大呼。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田老找不到合歡派掌門在哪兒。

自己卻一不小心,抓了個合歡派弟子!

他當即轉頭看向俊朗青年質問道:“說,你們掌門現在在哪兒!”

俊朗青年麵色劇變,他眼神更加恐懼:“皇上饒了我吧,我不敢出賣掌門,否則被他知道了,我會生不如死的!”

“你怕你掌門讓你生不如死,就不怕朕現在就讓你生不如死嗎!”

周擎天一聲怒喝。

隨著他怒喝,周圍的百騎司殺手,直接將暗牢之中的刑具,全都搬了出來。

百騎司還有一個令人稱道的地方,就是酷刑。

隻有一些極少數意誌堅定之輩,能扛得住。

ps://vpka

shu

但眼前這個俊朗青年明顯不在其列。

他隻是一看那些被血液浸透的發黑,散發著一股怪味的刑具,就被嚇破膽了。

什麼掌門,什麼生不如死,他全都顧不上了。

他慌忙道:“不要在我身上用刑,我說,我全都說!”

“我掌門一日前接到一封密信,就帶著我們來到了京城。”

“然後他讓我們自己去玩兒,他要自己去找一個小娘子玩玩。”

周擎天皺眉,這小子的話說的不清不楚。

一旁,一個百騎司殺手衝上去,一腳踩在他臉上,逼問道:“說清楚,你掌門去找哪個小娘子了!”

俊朗青年連連求饒:“皇上,我不知道那個小娘子叫什麼,是路上撞見的,她一身狐媚氣,而且好像會用毒,差點讓我掌門栽了跟鬥。”

一身狐媚氣,還會用毒?

周擎天麵色大變。

草,這不是蘇媚的特點嗎?

難道合歡派掌門找上蘇媚了?

一瞬間周擎天就被怒火淹冇了理智。

合歡派的弟子都是這德行,他們的掌門人隻怕更殘暴,更不是人。

要是蘇媚被這種人害了……

周擎天簡直不敢想象那種畫麵。

一旁,田無雙和田橫都麵色大變

他們隻感覺暗牢中,彷彿出現了一頭洪荒巨獸,那恐怖的氣息似乎要擇人而噬!

田橫更非常清楚蘇媚在周擎天心中的地位。

他一個箭步上前,抓起俊朗青年,扔到一個刑具上,直接用上了大刑。

同時他厲聲逼問道:“你們是在哪兒撞見的那位姑娘!”

“啊啊!啊!”

“疼死我了!我說!我全都說!”

“是在平樂坊那邊撞見的。”

“快饒了我吧,我把知道的都說完了,饒了我吧!”

俊朗青年痛苦哀嚎,屎尿齊流,彆提多淒慘。

田橫都收手懶得再上刑了。

“讓他把暗牢所有大刑都享受一遍!”

但周擎天卻忽然一聲怒吼。

他現在就像一頭恐怖的凶獸。

蘇媚居然陷入危險了。

他完全無法理智。

“田老!雙兒!你們把百騎司的人全帶出去,一定要找到蘇昭儀!”

“另外,傳令慕容軒轅,把金吾衛帶五千出去。”

“我要他們挨家挨戶搜尋蘇昭儀的下落!”

“還有侯亞缺,讓她調集三萬千牛衛,把守京城各個出口,絕對不能放任何賊人離開京城!”

周擎天飛快下達命令。

田無雙和田橫立刻領命離開。

暗牢中,俊朗青年的嘶吼讓人幾乎瘋狂。

而京城中,也掀起了驚濤駭浪。

金吾衛從皇宮中開出,迅速分成一個個小隊,鑽進京城平樂坊中,一個屋子一個屋子的搜尋。

同時,一直駐紮在城外大營的千牛衛,也緩緩開動起來,站在各個城牆頭上。

甚至就連京城的河流河道,還有城牆的狗洞,都有人把守。

這些人,自然是被周擎天收服的漕幫幫眾。

如果有人能到水底看一眼的話,就會發現就連水底,都有水性好的漢子,不停在下麵遊動。

整個京城,瞬間變得密不透風,是真的連一隻蒼蠅都飛不出來啊!

周擎天在承乾殿,焦急地來回踱步。

他不住在心中祈求。

千萬不要讓蘇媚出事。

千萬不要讓她傷一根毫毛啊。

皇家虧欠這個女人太多了。不能再讓她受到傷害了。

同時,周擎天也把這些江湖上的邪門恨到了骨子裡。

這些邪門歪道,從來不做半點好事,還以武亂禁,害國害民。

等有時間,一定要想辦法,把這些邪門歪道,全都殺個一乾二淨,寸草不留!

時間到了晚上。

終於,田橫和田無雙回來了。

田無雙的表情冇有變化,看不出什麼。

隻是田橫卻麵色陰沉,有些難看。

周擎天心裡咯噔一聲:“找到了?”

田橫躊躇片刻,還是開口道:“我們目前幾乎可以確定合歡派掌門的位置了,他應該在一套民家小院子裡。”

“那蘇媚呢!”周擎天瞪大了眼睛問道。

“蘇昭儀,應該也在那套民家院子裡。”

田橫說道,但隨後又趕緊補充道:“但是我們不確定蘇昭儀是否遇害,隻是暫時將院子圍了起來,還冇敢攻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