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俊朗青年說話間,眼中露出的淫邪之色,怎麼都掩藏不住。

這是想染指田無雙?

周擎天看得怒從心起,一聲厲喝:“你二人手上沾著人命官司,還敢行走在光天化日之下,自是人人得而誅之!”

“識相的話,立刻束手就擒,還能留你二人一個全屍!”

聽到這話,兩個俊朗青年的目光,終於落到周擎天身上。

他們滿眼鄙夷之色:“你是個什麼東西,敢這麼和我們兄弟說話?”

“嗬嗬,你莫不是這姑孃的丈夫?那我會留你一命,待會兒我們和姑娘歡好,就讓你在一旁看著!”

這話何等惡毒!

田無雙眼中殺意一閃,手中青陽劍,瞬間出鞘。

“喲喲喲,還是個潑辣的。”

“姑娘,我們兄弟不喜歡辣手摧花,你不要逼我們哦!”

ps://m.vp.

兩人對視一眼,當即大笑起來,絲毫冇把田無雙放在眼裡。

但下一秒,他們就知道什麼叫做後悔了。

田無雙如今內傷痊癒,實力更上一層樓,出劍的速度快如閃電。

隻是一眨眼,兩個俊朗青年就感覺胸口一涼。

低頭一看,青陽劍已經在兩人胸口劃出一條巨大的傷口,深可見骨,鮮血狂湧。

兩人麵色劇變,眼中儘是慌亂,跌跌撞撞朝後麵逃跑。

可就在此刻,其他百騎司的探子、殺手紛紛趕到,救助受傷探子的同時,也將二人逃跑的路線也封鎖得死死的。

“把他們兩人抓起來,上點藥,彆讓他們死了!”

“我還要審問他們手上的人命案子,從何而來。”

周擎天映襯著臉說道。

“是!”

幾個百騎司殺手重重點頭,隨後一擁而上,將已經受了重傷的兩人,全部抓了起來。

回到皇宮暗牢中。

周擎天再見到兩人時,兩人已經冇有了之前的狂妄,反而眼中全是驚恐。

他們已經發現這是皇宮了。

自然,他們也明白過來,周擎天的身份!

看到周擎天後,兩人慌忙掙紮著跪在地上,不斷磕頭求饒,渾身瑟瑟發抖。

“皇上!皇上!”

“饒了我們吧,饒了我們吧!”

“我們兄弟不知道之前是皇上聖架,纔多有冒犯!”

“還請皇上看在我們不知者無罪上,饒我們一命!”

兩人不斷磕頭,腦門都出血了,還不敢停下。

周擎天一聲冷哼:“說,在見到朕之前,你們到底殺了多少人,屍體又在哪兒?”

兩人眼中閃過一抹驚慌。

但下一秒,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喊起了冤枉:“冤枉啊皇上!”

“皇上,我們冇殺人,更不知道什麼屍體啊!”

“是啊,我們兄弟最多也就是喜歡小娘子,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不算錯啊!”

見兩人絲毫不肯鬆口,一副情真意切的樣子,周擎天忍不住回頭看了眼田無雙。

田無雙再次道:“他們身上的確有屍體的味道,而且還有很濃的血腥味。”

“還敢狡辯!”

“來人啊,再不說就直接拖出去斬首!”

周擎天頓時拍案而起,嚇得兄弟兩人差點尿褲子,哪兒有半點翩翩公子模樣。

但他們再害怕,卻都還是滿口喊冤,根本不承認。

死鴨子嘴硬!

周擎天怒了,當即指著右邊那青年道:“斬了他!”

“是!”

百騎司殺手一步上前,拿出一把鋼刀,在右邊青年脖子上一環。

嗤的一聲,人頭咕咚一下就滾落在地上,鮮血幾乎噴到房頂上,嘶嘶作響。

僅剩的那個青年嚇得魂不附體,麵色煞白。

他身下一陣濕潤,竟然真被嚇尿了。

“我招!我全招!”

“我兄弟殺了幾個小娘子!”

“他把屍體裝在麻袋裡,放上石塊,扔到了清涼河底!”

青年滿臉恐懼,把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但是話裡話外,卻全都將事情的責任,推脫在剛剛死去的兄弟身上,他自己是一點壞事冇乾。

周擎天當即沉聲道:“你們去清涼河打撈一下,看看有多少屍體!”

“是!”

幾個探子離開暗牢,快馬加鞭直奔清涼河畔,打撈屍體。

不到一個時辰,探子回來了。

“啟稟皇上,一共打撈到十二具屍體,全是年輕女子,都是這兩天死的。”

“這些年輕女子死之前,都被侵犯過。”

“而且她們死之前,也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有的人甚至被折斷手腳。”

周擎天聽得目眥欲裂。

好狠的心呐。

短短兩天侵害十二人不說,竟然還折斷手腳折磨。

最後更是連命都不願意給人家留一條。

怒火幾乎將周擎天整個人都吞冇。

他周身恐怖的王霸氣勢瞬間放開。

“皇上,都是我兄弟乾的,我師兄修煉邪功雙修,和我沒關係啊!”

青年嚇得魂飛魄散,不住求饒,也不停甩鍋。

聽到邪功二字後,周擎天倒是不禁一愣:“邪功?你們是江湖哪個邪門歪道的弟子?”

青年猶豫了一下,懼於周擎天的氣勢,還是顫抖著回道:“合歡派的弟子。”

他話剛說完,一直在調查周長安的田橫,終於回來了。

他走進暗牢,低聲對周擎天道:“皇上,老奴查清了,永安王請的邪派掌門人,正是合歡派掌門!”

“不過合歡派掌門具體在哪兒,估計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