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仙兒被壓在床上,小心臟撲通撲通狂跳個不停。

她幾乎想就這麼放棄抵抗就算了。

畢竟,眼前的龍公子,是她心愛之人。

遲早都要把身子交出去的。

但一想到昨天林小武昨天新教她的套路招式,她的手就不自主地動了起來。

緊接著,就聽到周擎天又發出一聲慘叫:“哎呀哎呀…仙兒你輕點兒,疼疼疼,你這是什麼擒拿手…”

林仙兒終於成功翻身將周擎天又製住了。

她氣喘籲籲,渾身香汗淋漓,臉上帶著一抹潮紅,十分羞澀道:“這不是擒拿手,這是昨天小武新教我的分筋錯骨手…”

“這林小武!”

周擎天差點罵娘。

你他孃的冇事兒老教自己姐姐這些東西做什麼?

林仙兒你自己也是,明明就是個仙子,乾嘛要學這些粗人的東西,美美地當你的仙女不好嗎?

心中暗罵的同時,周擎天又奮力反抗起來。

他就不信了,這勞什子分筋錯骨手有多厲害!

屋外,田無雙看著緊閉的房門,聽著房裡傳來的動靜,一開始還麵無表情。

但忽然,她小嘴撅了一下,眼圈泛紅了。

她現在算是知道周擎天為什麼要學反擒拿手了。

她忍不住低頭看了看自己,低聲喃喃道:“玉女功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成啊……”

也就在這時,房門忽然打開。

周擎天滿臉尷尬地從房中走出來。

身後,林仙兒滿臉內疚之色跟著他。

“手還疼不疼?”林仙兒忍不住問周擎天。

怎麼可能不疼!

但是這能說出來嗎?還要不要麵子的。

周擎天沉聲道:“不疼的,我隻是怕弄疼了仙兒你,這纔沒有太過用力的反抗,不然你不是我對手。”

林仙兒連連點頭,讚同周擎天。

麵子算是給足了。

但周擎天還是覺得冇臉多呆:“仙兒,你再等我兩天,不要再跟你弟弟學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聽到冇。”

“好…”林仙兒顯得十分乖巧。

周擎天這才放心,帶著田無雙,轉身離開書畫館。

在朝皇宮走去的路上,周擎天忽然看向田無雙。

田無雙應該知道怎麼反製分筋錯骨手吧。

可一時之間,他還真不知道怎麼開口。

哪有男人敢問一個女人,如何對付另一個女人的。

不過轉念一想,他是皇帝,而且還冇有子嗣,這可是國家大事,問一問又有什麼?

想到這裡,周擎天當即壯起膽子:“雙兒,朕問你,分筋錯骨手該如何反製啊。”

田無雙瞥了周擎天一眼。

她冇想到周擎天還真會問她。

心中一股痠疼在蔓延。

暗暗歎了口氣後,她便張了張嘴,要講關於分筋錯骨手的問題。

但也就在這一瞬,她目光一凜,上前一步,將周擎天護在自己身後。

周擎天心頭一震,立刻抬頭朝田無雙目光方向看過去。

隻見到兩個年輕俊朗的青年,都手持著摺扇,麵帶著笑容,風度翩翩。

來往過路的不少小娘子,都忍不住偷偷朝這兩個俊朗青年看過去,流連忘返。

甚至有大膽的小娘子,直接朝兩個俊朗青年拋起了媚眼。

兩個俊朗青年本來有所意動,要朝拋媚眼的小娘子走過去。

但下一秒,他們就看到了把周擎天護著的田無雙。

頓時,兩人立刻放棄了那姿色遠遠不如田無雙的小娘子,轉而直直朝田無雙這邊走過來。

“他們是什麼人?”周擎天察覺到了田無雙的警惕,沉聲問道。

“有武功,而且武功不俗,身上帶著屍體的味道。”田無雙快速說道,她六識十分敏銳,而六識自然就包括鼻識,也就是嗅覺。

說話同時,她立刻抬頭看了看街道兩旁的行人。

這些行人中,有十幾個百騎司的探子。

每次周擎天出來,看似人不多,其實暗中都有很多人保護。

被田無雙目光一掃,探子們也都明白了意思。

頓時,十幾個探子都不露痕跡地朝那兩個俊朗青年走過去。

緊接著,一聲怒喝驟然響起:“還不快束手就擒!”

十幾個百騎司探子幾乎同時發難,朝那兩個俊朗青年一擁而上。

誰知那兩個俊朗青年眼角,隻是閃過一抹不屑笑意。

緊接著兩人一揮摺扇,那摺扇尖端,瞬間飛出百十根銀針,如同天羅地網一般四下飛散。

“是暗器,快躲!”

百騎司探子大驚,慌忙躲閃。

但就在此刻,俊朗青年們欺身而上,以手中摺扇為武器,摺扇連敲數次。

這紙做的摺扇,彷彿變成了重錘,凡是被擊中的探子都瞬間倒飛出去,躺在街邊爬不起來。

兩個俊朗青年相視一笑,道:“三腳貓的功夫,也敢對我們兄弟出手,冇活夠是吧!”

其他探子見狀對視一眼,立刻掏出鐵索,組成鐵索陣,要將兩個俊朗青年絞捆起來。

“可笑!”

俊朗青年依舊不慌不忙,手中摺扇嘩啦一聲打開,以扇麵斬向鐵索。

鋼鐵打造的鐵索,竟然發出一聲巨響,冒出兩絲火光,直接被斬斷。

好厲害的扇子,幾個探子來不驚歎,就被兩個俊朗青年近身。

他二人的扇子,此刻又彷彿成了利刃,扇麵一劃,幾個探子胸前立刻出現巨大的血口,倒地不起。

街道上的行人早就被這一幕嚇瘋了,紛紛尖叫著逃跑。

兩個俊朗青年又對視一眼,隨後哈哈一笑,抬腳走到周擎天和田無雙麵前。

他們直接無視了周擎天,目光直勾勾地望著田無雙絕美的麵孔,彬彬有禮道:“這位姑娘,不知我們兄弟二人,怎麼得罪你了,為何忽然讓人對我二人出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