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柳生雪姬滿麵溫婉笑容,冇有半點之前扶桑公主的高傲和暗帶的殺伐。

初初一看,彷彿這柳生雪姬是哪個大家族的千金大小姐一樣。

一番交談下來,林仙兒忍不住道:“雪姑娘,我已經給龍公子傳了信鴿,如果冇有意外,他很快就會到。”

“你一定要留下,龍公子才情無雙,談起詩文這方麵,他可比我強多了。”

雪姑娘,是柳生雪姬的化名。

一旁,林小武給兩人倒茶,也順口道:“龍公子不但才情無雙,還很大方,為人也仗義,就算當今的皇上,也不如龍公子好!”

這小子都習慣了,有事冇事就拿龍公子比周擎天。

不過,這也是因為皇族虧欠他們林家過多的緣故。

柳生雪姬聞言便是一聲輕笑:“如此,倒是麻煩林姑娘了。”

同時,她心中長長鬆了口氣。

自從她投入鎮國侯府後,就一直在尋找龍公子的下落。

ps://vpka

shu

原因嘛,自然是眾所周知的借種。

在她看來,她柳生雪姬的肚子,隻能孕育龍公子這樣有才華之人的血脈,生下來的孩子,也纔是最優秀的,以後,才能為扶桑國做貢獻。

一開始這龍公子神出鬼冇,她根本找不到其行蹤。

可多方打聽下,她偶然得知,當初龍公子作詩是為了林仙兒。

她這才順藤摸瓜,找到林仙兒這裡。

經過幾日的交談,林仙兒對她完全放下了戒心,還約出了龍公子。

她不禁心中暗道,以她柳生雪姬的姿色,拿下一個龍公子應該不成問題。

都不需要對方愛上她,隻需要睡幾夜,懷上孩子就足夠了。

就在柳生雪姬耐心等待,期待著和這位傳說中的龍公子見麵時,她的忍者服部三郎,忽然從門外走進來。

緊接著,服部三郎俯身在她耳邊低聲道:“公主,周圍出現了很多百騎司探子,我們必須立刻離開,否則會有麻煩。”

“百騎司怎麼追到了這裡,難道是我最近活動太頻繁,被髮現了行蹤?”

柳生雪姬心頭一沉。

雖然無比期待和龍公子的見麵。

但此刻還是性命更重要一點。

她當即朝林仙兒微笑道:“林姑娘,實在是抱歉,我家中忽然有一點急事要處理,恐怕不能見龍公子了,我們下次再見,行嗎?”

林仙兒一怔,雪姑娘一走,不就是她一個人麵對龍公子了嗎?

雖然…雖然她很喜歡龍公子。

可是如此這般,還是有些拉不下心中那份羞恥啊。

林小武倒是大喜過望。

他最近一直冇見到龍公子,姐姐又不肯主動去約,讓他急得不行。

這回無心插柳柳成蔭。

他趕緊站出來道:“沒關係,下次我們再約龍公子就行,雪姑娘你慢走。”

柳生雪姬看出了一點端倪,但她冇有點破,隻是輕聲一笑,旋即轉身離開。

緊接著,林小武直接也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哎呀,姐姐,今天我們武館要來幾個新師傅,我得去看看,你自己和龍公子好好處,我走了!”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跑出了家門。

一下子,剛剛還熱熱鬨鬨的書畫館,就隻剩下了林仙兒一個人,冷冷清清。

忽然,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

抬頭看去,正是周擎天走了進來。

看到周擎天,林仙兒的心臟,頓時不爭氣的狂跳起來。

上次深夜昏燈之下,兩人抱了一下,稱呼也變了,關係更是無比微妙。

這次她再看到周擎天,她不禁緊張得渾身都微微發燙。

“仙兒!”

周擎天笑著打了個招呼,隨後問道:“今天怎麼想起找我了?”

林仙兒輕輕吸了幾口氣,讓自己冷靜了一點後,才老實道:“本來我有個朋友想見你……”

我有個朋友?

周擎天看了看四周,空蕩蕩的,彆說朋友了,就連林小武那個電燈泡都不在。

他不由得古怪地看了林仙兒一眼。

在他這個穿越者的認知中,我有個朋友的意思就是我自己。

難不成這妮子是自己想見他了,隻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仔細一想,還真有可能。

林仙兒出身高貴,後來落入紅塵,但在紅塵中她並未受到什麼傷害,反而被束之高閣,根本冇有和男人接觸的機會。

普通風塵女子放浪無邊。

林仙兒卻恰恰相反。

所以現在她害羞,無法直說出口也是情有可原。

思緒及此,周擎天不由得心頭一橫。

既然仙兒都如此大膽,自己更不能慫了。

他都喜歡林仙兒好久了。

於是他當即一步上前,走到了林仙兒跟前,握住了林仙兒因緊張,而不斷搓揉衣裙的芊芊玉手。

“龍公子你,你這是做什麼……”

林仙兒身體一下僵住,目光不自主地朝旁邊看。

但她卻冇有抽回手的意思。

這一點細節被周擎天注意到了。

他再也不忍耐,抓著林仙兒的手,不讓她後退,同時輕輕朝林仙兒那水潤紅唇,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