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朕?

什麼人才能自稱是朕?

圓法大師麵色陡然一變,因為驚懼,臉上的肥肉抖個不停。

他怎麼都冇想到當今天子周擎天,居然也來到他的寶山寺了。

這可如何是好,這可如何是好!

不過很快,圓法大師就冷靜下來,露出一個笑臉道:“原來是皇上駕到,那皇上一句話,的確是可以滅我寶山寺,不過您得問問鎮國候同不同意!”

圓法還是有一定底氣的。

這些年,他幾乎天天都聽人說如今的皇帝周擎天,是個智慧低下的癡兒。

在朝堂上,周擎天幾乎被劉方隨意操控,一點脾氣都冇有。

而眼下,寶山寺可是劉方一個非常來錢的渠道。

劉方怎麼可能輕易捨棄?

自己又何必怕一個皇帝呢?

搬出鎮國候三個字,怕是就足夠鎮壓這個癡兒皇帝了。

看到圓法那囂張的表情,周擎天卻怒極反笑。

他不再有絲毫隱藏,上位者的氣勢,在這一刻畢露無遺。

隻聽得他一聲怒斥:“朕一生行事,還要問一個小小鎮國候?田老,百騎司兒郎可在!”

田橫立刻拱手:“在!”

“立刻將這寶山寺中的僧人全抓起來,少一個,提頭來見!”

田橫聞言,當即朝周圍一聲大吼:“百騎司兒郎,將寶山寺所有僧人,全部抓到此處!”

他的聲音,夾雜著內功,彷彿擴音喇叭一般,迅速傳開。

轉眼間,寶山寺各個角落,都聽到了他的聲音。

而散開在四周的百騎司殺手,也都聽到了田橫的命令。

頓時,一道道身影從暗處躥出,發出嗖嗖的聲響,衝進了寶山寺。

這寶山寺雖然香火鼎盛,但僧人著實不多,隻有五十來人。

百騎司殺手本就實力強大,如今還是二對一,實在是占儘了便宜。

片刻之後,就有十幾個僧人被抓住。

圓法神色是一變再變。

他怎麼都冇想到,周擎天今天不但來了,還不是一個人來的。

他更冇想到,自己搬出鎮國候的名字後,這皇帝居然不怕!

他頓時忍不住道:“皇上,您不就是想要天山雪蓮嗎,貧僧給您,您讓您的人住手,我馬上就拿出來給您!”

他心中的想法很簡單。

先拖住周擎天。

然後趕緊去給鎮國候報信。

但周擎天卻是一聲冷笑道:“朕現在不需要你給,朕要自己拿!”

“你!”

圓法麵色一窒,冇想到周擎天竟然如此霸道。

這和傳聞中,皇帝蠢笨又軟弱,被鎮國候隨意欺辱的傳言,怎麼相差這麼大?

但也就在這時,一陣喊打喊殺聲,忽然從寺廟裡麵傳來。

一個百騎司殺手從寺廟中衝出來,跪在周擎天麵前,道:“皇上,有武僧反抗,請皇上明示是否能……”

聽到這話,圓法再次笑了起來。

他的武僧雖然實力一般。

但是話說回來,這個皇帝敢撕破臉抓人,難道還敢撕破臉殺人嗎?

怕是不敢吧。

否則就徹底和鎮國候鬨翻了。

所以,就算武僧實力一般,隻要你不敢殺武僧,武僧還是有把握將你這些殺手打走的!

思緒及此,圓法不由得高誦一聲法號:“阿彌陀佛,皇上,您還是知難而退吧!”

誰知,周擎天怒視了他一眼後,立刻道:“這點小事也要問朕嗎?誰敢反抗,殺了就是!”

“遵旨!”

殺手領命而回。

“什麼!”

圓法徹底呆住。

今天是怎麼了,怎麼事事都突破他的預料。

此刻,寶山寺那裡傳來的喊殺聲,也越來越大了,還伴隨著一陣陣慘叫和哀嚎。

圓法的手一陣顫抖。

那些慘叫和哀嚎的聲音他都很熟悉,全是他寶山寺武僧發出來的。

冇過多久,喊殺聲和慘叫聲全都消失。

緊接著,隻見到兩個百騎司殺手,押著一個和尚,排成一長列,朝這裡走來。

同時,走在最前麵的兩個百騎司殺手手中,還捧著一個圓形的鎏金木盒。

“皇上,這是我們找到的天山雪蓮!”

百騎司殺手低頭雙手將木盒呈上來。

田橫立刻接過木盒,在周擎天麵前打開。

這寶盒用金色絲綢打底,最中央處,一朵潔白的雪蓮,正在燦爛綻放。

似乎是為了保證其新鮮,雪蓮四周還有幾塊寒玉鎮著,整個盒子裡寒氣瀰漫。

“無雙你過來看看,這天山雪蓮你能用嗎?”

周擎天立刻看向田無雙。

“能用。”田無雙過來看了眼肯定道。

“那你拿著,回宮服用。”周擎天直接將天山雪蓮,遞給了田無雙。

田無雙的玉手握著那株還滲著涼氣的天山雪蓮,心中的漣漪泛起一圈又一圈。

她冇想到,為了她,周擎天竟然如此大動乾戈。

這種熱烈而霸道的愛,就算她是冰山,也要徹底融化了。

隻見田無雙看向周擎天的眼中,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溫情和依賴的情緒。

周擎天冇注意田無雙神色。

他目光一掃在場的這些僧人,沉聲道:“把這群不遵清規戒律的邪僧都帶回去,投入天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