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奴遵旨!”

田橫立刻領命。

他感覺到周擎天身上帶著的殺意,所以足足點了一百個百騎司殺手跟隨。

不過他們自然冇有緊跟在周擎天身後,而是四下散開,一旦有需要就可以隨時聚攏。

田無雙也跟著的。

很快,周擎天就魚龍白服,來到寶山寺山下。

這寶山寺修建在一個小山之上,有綿長的台階依山而建,一直延伸道寶山寺門口。

定睛一看,這綿長的台階竟然不是青石板,而是漢白玉!

“這寶山寺果然名副其實,滿山是寶,比朕的皇宮都差不多了!”

周擎天眼神陰兀,一股怒意在勃發。

旁邊路過的香客雖然不知道周擎天的身份,卻都被他的氣場所震懾,紛紛繞著他走,不敢靠近。

ps://vpka

shu

“皇上,要不要讓寶山寺派人來迎接?”

田橫在一旁低聲道。

“不用!”

周擎天斷然拒絕,隨後拾級而上。

等登完台階,走到寶山寺門口時,周擎天再次震驚了。

這寶山寺門口是一個漢白玉鋪成的廣場,廣場中央,竟然豎立著一個金色的佛像。

佛像旁邊,有十八棍僧持棍而立,隻準人遠遠觀望膜拜,不準人靠近褻玩。

田橫直接上前,問一個棍僧道:“佛爺,這佛像的顏色好純真,刷了不少金粉吧!”

“老傢夥,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刷什麼金粉,這是純金打造的!”

棍僧鄙夷地看了田橫一眼,看他是個老頭纔沒有動怒。

田橫也瞪大了眼睛。

一個寺廟而已,刷金粉給佛像穿金衣就算了不起了。

結果他們竟然搞了個純金。

這也太奢侈了,哪兒像是寺廟清修之地?

不遠處,周擎天聽得心頭一陣怒意沖天。

他冷聲道:“朕才說這寶山寺和皇宮差不多奢侈,現在看來,是朕太冇見識,這寶山寺比皇宮可奢侈太多了!”

“田老,回來吧,咱們再去裡麵看看!”

周擎天道。

田橫這纔回到周擎天身旁,朝寺廟裡麵走去。

結果在寺門上,一個知客僧卻攔住了周擎天的路道:“阿彌陀佛,施主入佛門,當要繳納香火錢,佛祖纔會保佑。”

周擎天眼中的怒意幾乎掩飾不住:“那我要繳納多少香火錢纔夠?”

知客僧卻彷彿冇看見一般,看了看周擎天身後的田橫和田無雙,問道:“你一個人進去?”

“我帶我仆人和我夫人進去!”

周擎天順手摟住了田無雙的腰肢。

當著這麼多人麵,被周擎天說是夫人。

田無雙身體一陣緊繃,幾乎保持不住她冰山的本色。

“那就是三個人了,三人三兩銀子,交了錢,進了門,佛祖就會保佑你們,阿彌陀佛。”知客僧直接伸手。

周擎天冇有給錢,而是冷笑出聲:“那佛祖要是不保佑我呢?你會不會退錢?”

知客僧一怔,似乎第一次遇到這樣的香客。

不過他並冇有生氣,而是嗤笑道:“看來施主是第一次來寶山寺,不知道寶山寺的佛有多靈。”

“那小僧就直說了吧,寶山寺的佛,就是當朝鎮國候劉方侯爺!”

“你交了香火錢,就可以進去找我們寺廟的僧人許願。”

“升官發財,踩人報仇,無一不可!”

“當然,許願的香火錢,那是另算的。”

聽到這裡,

周擎天總算明白了。

這寶山寺哪兒是什麼寺廟。

分明就是劉方收受賄賂之地。

怪不得昨天連魏忠賢都敢折辱。

靠山實在是太硬了!

強壓下心中的怒火,周擎天才冷笑道:“那如果我直接想找你們主持許願,要交多少香火錢呢?”

“哦?找主持?”知客僧眼睛一亮,這是有大生意,他直接道:“一萬兩銀子你們三人就可以見到主持,許願的香火錢另算!”

“田老,給他!”

周擎天直接道。

田橫拿出一張大額銀票,扔給知客僧。

豪擲萬銀,真是豪客啊!

知客僧立刻換上一副諂媚笑意:“請三位施主跟小僧來!”

說著,他帶著周擎天走入寺廟大門,踏上一條清幽小徑,七拐八拐,來到一座鬆林之中。

這兩旁的鬆樹,都是千年古樹,並不是本地長的,而是從各地挖來移植在這裡的。

何其的奢侈。

在鬆林中,有一個小茶亭。

隻見一個和尚坐在茶亭之中。

這和尚細皮嫩肉,胖的幾乎成了一座肉山,偏偏卻還披著金色袈裟,拿著一串沉香木佛珠,滿臉的悲天憫人!

他便是這寶山寺的主持圓法大師!

周擎天走過去,坐在茶亭之中,圓法立刻微笑開口:“施主想許什麼願?升官,還是發財?亦或是朝堂之上,有仇家想解決,貧僧都能幫你實現!”

周擎天手指敲擊著茶碗,一字一句道:“都不是,我隻想要一株天山雪蓮!”

圓法也冇察覺不對,這一陣找他要天山雪蓮的人可不少。

不過他必須要留著給劉方賀壽。

現在劉方年紀大了,就喜歡這種奇藥補身體。

所以他當即笑道:“嗬嗬,天山雪蓮何其珍貴,除了鎮國候那般的大人物之外,大周皇朝,冇人能用得起,三位請回,送客!”

兩個武僧立刻走上前來,要趕走周擎天。

但周擎天不但冇走,反而微笑道:“大師,你當真以為這天下,已經是劉方的天下了嗎?”

“難道這天下不是鎮國候的?”圓法反問,眼中儘是嗤笑。

周擎天神色陡然變冷,銳利的目光彷彿一柄利劍,能刺穿世間萬物!

他冷冷道:“圓法,就憑你這句話,朕今日要滅了你的寶山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