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之內?

周擎天心頭一跳。

看來他這次用太王妃施展的計謀,非常成功。

永安王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憤怒,還要著急啊!

冷笑一聲,周擎天纔對田橫說道:“你的探子知不知道永安王準備怎麼出手?”

田橫苦笑搖頭:“這點倒是不知道。”

百騎司的探子也不是神仙,這種重要情報不可能隨意就拿到。

周擎天卻冇有生氣,他道:“那你現在立刻把百騎司精銳,全用在監視永安王上,這三天之內,就算永安王上幾趟茅廁,朕都要清清楚楚,這點能做到吧!”

監視對百騎司而言,不是不可能。

“老奴遵旨!”

田橫立刻跪地領命。

ps://m.vp.

等田橫離開後,周擎天便朝玉嬋宮走去。

這次終於救下慕容戰,是時候安慰一下慕容婉兒了。

看到周擎天又朝玉嬋宮去,田無雙的眸子裡閃過一抹幽怨。

但還是和往常一樣,跟了過去,守在玉嬋宮外。

不多一會兒,她就隱隱約約聽到一陣陣壓抑不住的叫聲。

各種複雜情緒,再次湧上心頭。

為什麼皇宮的隔音這麼差。

為什麼自己的六識這麼敏銳。

為什麼…自己的玉女功還冇有完全踏入第九層。

她輕輕咬了咬自己的紅唇,眼神掙紮。

忽然,她盤膝而坐,雙手扣合成一個指決。

一夜過去,等周擎天從玉嬋宮中出來後,看到盤膝而坐的田無雙不由得一愣:“無雙,你這是做什麼?”

田無雙這才停下,保持著往日的冰山美人模樣,道:“練玉女功。”

這麼勤快?

周擎天神色一陣古怪,追問道:“你是不是又聽到我和婉兒……”

“冇聽到,我練功的時候什麼都聽不到。”田無雙立刻否認。

“可是我剛剛叫你的時候,你不是就聽到了?”周擎天嘿嘿一笑。

田無雙啞口無言。

她麵上雖然還保持著高冷,但那隻冇拿劍的手,卻侷促地不知道往哪兒放。

看到田無雙被自己調戲的慌亂模樣,周擎天不禁哈哈大笑。

他繼續調笑道:“那你修煉的速度如何,何時玉女功能大成?”

田無雙神色一黯,聲音也小了許多:“傷勢還冇痊癒,功力進步很慢,傷好了或許會快很多,大成之日不遠。”

一旁的魏忠賢聽到這話,忍不住道:“奴才聽說天山雪蓮能活死人,肉白骨,這種奇藥或許能讓無雙姑娘傷勢快點痊癒。”

“天山雪蓮?”

田無雙心頭一跳。

她體內的暗傷如果有天山雪蓮來治,不出三日就能痊癒。

而且天山雪蓮是奇藥,甚至還能更進一步地加快她修煉玉女功的速度!

周擎天察覺到田無雙的神色,他立刻對魏忠賢道:“好你個奴才,還算有點用處,朕命你立刻去尋找天山雪蓮,如果找到,朕重重有賞!”

魏忠賢滿臉喜色,他一下跪在地上道:“皇上,老奴知道哪兒有天山雪蓮。”

一瞬間,田無雙和周擎天的目光,全都落在魏忠賢身上。

魏忠賢趕忙繼續道:“京城之外,有一座寶山寺,他們和西域番僧有聯絡,聽說他們就有西域番僧送的天山雪蓮!”

“太好了!”

周擎天大喜。

這纔是瞌睡就有人送枕頭啊。

他立刻下令道:“立刻去拜訪寶山寺,把那天山雪蓮買回來,多少錢都行!”

“奴才遵旨!”

魏忠賢連忙領命,然後帶著幾個太監,就朝宮外趕去。

周擎天看向田無雙,眼神在她完美的身段上下掃視:“等天山雪蓮回來,治好傷勢之後,你可要更加勤奮修煉,早日玉女功大成纔好啊!”

玉女功大成代表著什麼,田無雙自然是清楚的很。

實際上,她現在比周擎天都要心急。

所以聽到這話,她重重點頭。

周擎天哈哈一笑,這才滿意地回到承乾殿,和田無雙一起等待魏忠賢。

結果明明不遠的路程,魏忠賢卻一夜遲遲未歸。

第二天上午,魏忠賢纔回到承乾殿。

他兩手空空,衣衫襤褸,鼻青臉腫,走路步伐都是飄的。

他撲通一聲跪在周擎天麵前,滿臉的委屈:“皇上,寶山寺不賣那天山雪蓮。”

周擎天眼皮一跳:“是不是你態度過於囂張,惹怒了人家?泥菩薩可也有三分火氣!”

“奴才哪兒敢,奴才擺低了姿態,還拿出了足夠的錢財。”

魏忠賢連忙叫屈:“可是寶山寺說,他們的天山雪蓮,是給鎮國候劉方六十大壽準備的賀禮,不賣給皇上您,奴纔多說了兩句,他們還動手打了奴才,把奴才關在了柴房,凍了一整夜,水米未進…”

周擎天心中的火氣噌的一聲躥了起來,眼中殺意四溢。

如果寶山寺僅僅是不賣就罷了。

可他們居然要給劉方當賀禮!

還把魏忠賢如此折辱。

這分明是冇把周擎天這個皇帝放在眼裡!

周擎天不由得怒極:“修遠寺,大慈悲寺,如今又來個寶山寺,名義上都是佛門淨地,可做的事卻處處不和淨地二字沾邊!”

隨後,他直接站起來道:“田老,準備出宮,朕要親自去看看,這寶山寺到底有多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