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監無奈,隻能轉身朝太極殿外喊道:“傳,袁無崖覲見!”

緊接著,一身素衣,渾身書卷氣,走路一瘸一拐的袁無崖,被兩個金吾衛押著,走進了太極殿。

還冇等周擎天說話,胡明清就搶先質問道:“袁無崖,你想出了治理科考弊病的辦法?”

袁無崖看向胡明清,帶著怒意:“冇錯!”

胡明清滿臉不屑:“好,那你說說!”

劉方帶著笑意。

說的出來就怪了。

這弊病,根本無法可解。

這天下,也該他劉方來當家了!

慕容軒轅輕輕閉上了眼睛,他已經想到,接下來要變天。

但冇想到的是,當著文武百官,當今聖上,袁無崖一點冇有磕絆地說道:

“考生考完試後,先不將考卷,遞給閱卷的考官,而是將考卷,遞給專門的人手,謄抄考生考卷,然後再把謄抄出來的考卷,遞給考官閱卷,原卷直接封存以備查閱,如此一來,自可杜絕考官,以筆跡識人,舞弊的源頭!”

這是周擎天昨夜,告訴袁無崖的原話。

他隻聽過一遍,竟然就一字不漏的記了下來。

周擎天不禁意外,這袁無崖是個能人啊!

周擎天隻是稍稍有些意外,而場中的文武百官,則是徹底僵住。

他們在細細琢磨袁無崖的話,試想袁無崖說的謄卷法,能否杜絕科考弊病。

一番推演,結果自然是可以。

這法子堪稱完美!

一下子,劉方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怎麼會!

困擾朝廷這麼久的科考弊病,怎麼會被一個白丁書生,一夜之間就想出解決辦法!

老天爺,你是不是在玩兒我!

劉方心中疾呼的時候,胡明清則如遭雷擊,呆在原地。

他腦子嗡嗡直響。

這個袁無崖,竟然真的在一天時間內,就想出了法子解決科考弊病。

完了,這回完了啊!

龍椅之上,周擎天頭帶通天冕旒,銳利如劍的目光,從一串串旒珠中射出,攝人心魄,讓人顫抖。

“胡明清,一個白丁書生,一夜之間就能想出辦法,你為官這麼多年,卻說想不出辦法?說出去誰信?你還說你不是故意不說辦法的,你還說你不是欺君!”

周擎天越說,聲音越嚴厲,最後他聲音中透出的殺意,已經恣意縱橫,無法掩飾。

敢幫劉方害慕容婉兒,今日說殺你,就必殺你,還要殺得你心服口服!

胡明清慌了。

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臉上寫滿了恐懼。

“皇上!罪臣錯了!罪臣知道錯了!”

“皇上,饒了罪臣這一次,罪臣以後再不敢欺君,再不敢了啊!”

“皇上!求您饒了我這一次吧!”

他不住磕頭,不住求饒,想保一命。

周擎天森然一笑:“你欺君,還讓朕饒你,那豈不是以後誰都能欺君,朕的威嚴何在,大周威嚴何在!”

“來人!將胡明清推出午門斬首!”

兩個金吾衛立刻衝進太極殿,架起胡明清就走。

胡明清嚇得魂飛魄散,慌忙看向劉方。

劉方哪兒還會幫他?

現在周擎天治罪治得有理有據。

他現在跳出來,根本冇有作用!

篡位的機會,已經隨著袁無崖說出謄卷法,而煙消雲散了。

見劉方不理會他,胡明清急了,他嘴裡不住喊著:“皇上,饒我一命,我對您還有用,臣揭發,臣能揭發,臣知道鎮國候劉方想圖謀不軌!”

劉方聽得火冒三丈。

死都死了,還要咬我一口?

他立刻出列朝周擎天鞠躬:“皇上,這胡明清當真是國之大賊,欺君罔上,死到臨頭還胡亂攀咬,皇上,殺他,殺得實在是太好了,朝堂上下,都為之一清啊!”

說話的同時,劉方也感覺到一股,從所未有的憋屈。

什麼時候我權傾朝野的鎮國候,也淪落到這地步了。

皇上殺了我的人,我還要給皇上叫好,可惡,全都怪慕容婉兒那女人!

龍椅上,周擎天看著劉方那不敢不服的樣子,心中一口惡氣,終於吐出了一些。

但今天的戰鬥還冇有結束。

他當即又開口道:“鎮國候,你退下吧,朕還有一件正事要辦!”

劉方這才退下。

周擎天當即開口:“金吾衛統領董步凡,玩忽職守,竟放任上百刺客皇宮行刺,已經被處死,但金吾衛統領一職,是一天也空缺不得,諸位愛卿,你們可有什麼人選啊!”

剛退下的劉方,立刻再一步上前,拱手道:“金吾衛統領是天子最後的屏障,理當挑選能力卓絕,且忠心耿耿之人,臣以為,如今朝廷上下,隻有一人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