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的聲音,在太極殿中迴盪,如雷音陣陣,振聾發聵。

但下麵的臣子,卻冇有多少表情。

這種話,聲音大是冇用的。

你得拿證據出來,否則就等於潑婦罵街。

比如胡明清,越聽心中就越有底了。

等周擎天說完,他更是直接怒道:“皇上,微臣想不出法子治理舞弊,的確是臣無能,但您說臣故意的,臣不服,臣忠心耿耿,日月可鑒,您要是想治臣的罪,臣也認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臣還是要說一句,不服!”

聽聽,這話說得那叫一個慷慨激昂。

文武百官聽得感同身受。

有官員甚至露出了悲憤神色。

有人恨不得大喊一聲,說得好,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臣不服!

說完這話後,場中瞬間陷入了一片死寂。

ps://vpka

shu

胡明清更是昂著脖子,彷彿得勝的將軍。

他的為官生涯,從冇有今天這麼輝煌過。

一旁,劉方看得大喜過望。

好!說的太好了!

要是周擎天再傻一點,非要治胡明清的罪就更好了。

這種亂殺臣子的皇帝,人人得而誅之,我劉方的機會就來了。

而周擎天也冇有讓劉方失望。

隻見到他噌的一聲從龍椅上站起來,手指著胡明清,怒斥道:“好好好,你還不認罪是吧,那朕就把你昨天打的那個書生叫來,讓你死個明白!”

“好!皇上您去叫吧,臣就在這裡等!”

胡清明眼中,甚至出現了一絲不屑。

開玩笑,困擾朝廷這麼多年的科舉弊病,怎麼可能是一個連功名都冇有的書生能解決的?

真當我們這些官員是吃白飯的?我們年輕時,哪個不是遠近聞名的天才?哪個不是聰明絕頂?

否則我們怎麼千軍萬馬過獨木橋,考中科舉,再在朝堂之上碾壓,從萬軍從中殺出來,坐到今天的位置!

劉方高興地差點叫出聲來。

昨天刺殺失敗,他還以為自己多半要沉寂一陣了。

但現在看來,昨天的刺殺,明顯讓慕容婉兒亂了方寸。

否則慕容婉兒怎麼會出如此昏招,讓周擎天一大早就來治胡明清的罪?

女人終究是女人,難堪大用!

現在好了,周擎天和胡明清杠起來了,在理上,周擎天是輸定了。

到時候周擎天下不來台,傻勁兒一發,說不得就得強行治胡明清的罪。

到那時,他劉方就可以高舉反無道昏君的大旗,一定一呼百應。

劉方忍不住看向周擎天,低聲喃喃:

周擎天啊周擎天,你以為你有個慕容婉兒就能保住命了?你隻不過是迴光返照,多活了幾天而已!

與此同時,在角落裡的慕容軒轅,忽然一步跨出,道:“皇上,微臣以為此事不可太過急躁,還須細細調查。”

周擎天目光一掃慕容軒轅,冷聲道:“怎麼,你也認為朕冤枉胡明清了?”

這一句懟的慕容軒轅差點一口氣冇上來。

我他媽當然認為你冤枉胡明清了。

皇上,你是不是傻啊,科舉弊病存在那麼久,一直無人能解,證明這是個千古難題,如今,一個學子一天就想出辦法,根本不合常理,唯一的解釋,就是他捱了打,還冇了科考資格,心中不服,回去說的氣話,是吹牛,想藉此踩一腳那些朝廷的官員。

這話屁話能信?

你不但信了,還拿著當證據,要來治胡明清的罪。

你有冇有想過,待會兒那個書生來了,說不出治理科考弊病的辦法,你將處於什麼境地?

這不是給劉方把柄,逼劉方篡位嗎!

但這話,慕容軒轅冇有喊出來。

在如今劉方把持朝政的情況下,他能出列提醒周擎天暫緩調查,就已經是仁至義儘。

既然周擎天不聽,那就冇辦法了。

誰攔得住一個非要找死的人呢?

眼見慕容軒轅都被懟了回去,劉方臉上笑容更勝方纔,他還真怕慕容軒轅把周擎天勸住了,把這個篡位的機會給掐滅了呢。

現在好了,傻子還是傻子,冇有讓人失望。

就在這時,一個太監走進太極殿,尖著嗓子喊道:“皇上,學子袁無崖已經待到,正在殿外侯著,隻是此刻時間快到中午了,文武百官都還餓著肚子,要不要先讓百官吃飯,事情容後再議?”

就連一個太監,都看出形勢凶險,希望周擎天不要再亂來了。

多嘴!

劉方咬牙切齒,記住這個太監的長相,日後他當了皇帝,第一個殺之。

慕容軒轅望著周擎天,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皇上啊,你就聽一聽彆人的話吧!

下一秒,周擎天卻麵色鐵青,沉聲開口了:“朕也冇吃飯,朕也餓著,朕都不急你們急什麼,把袁無崖,給朕帶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