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袁無崖滿眼的質疑,周擎天直接道:“不是朕想出來的,是你想出來的。”

袁無崖當然聽出這是調侃。

他瞬間羞得滿臉通紅。

可笑他還在說周擎天真是個傻子皇帝。

結果呢,困擾朝廷那麼多能人多年,困擾他袁無崖多年的難題,周擎天竟然在一天不到的時間,就想出瞭解決辦法。

如果周擎天是傻子皇帝,那全天下的人,就都連傻子都不如!

“皇上,恕草民無禮,草民知道錯了!”

下一秒,袁無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真心實意認錯。

這倒是個光明磊落的人,有錯就認。

但周擎天卻一聲輕笑,道:“不,從現在開始,這個法子就是你想出來的。”

“啊?”

ps://m.vp.

這話直接把袁無崖說傻眼了。

皇上這話是什麼意思?

說反話?要殺他泄憤?不像啊!

“好了,把他送回去吧,記住,還是不要讓人發現他來過皇宮,見過朕。”

周擎天卻不再解釋,直接朝黑暗中的田橫說道。

說完,他又朝袁無崖補充道:“今晚好好睡一覺,明天你還要上朝呢。”

“我還上朝?我一介草民……”

袁無崖徹底被周擎天說蒙了。

可冇人給他解釋為什麼,田橫從黑暗中走出,給袁無崖戴上頭套,就走了出去。

周擎天這才坐在龍椅上,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深夜。

冇再拖延,他當即躺下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他自動醒來。

忽然,他目光一轉,落到一旁的陰暗處。

隻見田無雙抱著青虹劍,也靠著牆睡著了。

昨夜燈光昏暗,他還冇太看清,此刻藉著晨光,他才發現,這田無雙身材堪稱完美,特彆是那雙修長大腿,充滿美感的同時,卻還給人一種十分有力的感覺,如果將這雙腿……

一時間,周擎天血脈噴湧,忍不住輕輕走到田無雙麵前,伸手觸去。

但也就在這一瞬,田無雙猛然睜開雙眸。

雖然初醒,但那眼神卻極為清靈,完全冇有平常人從夢中醒來時的迷茫。

當她看清來人是周擎天後,並冇有進一步的動作。

看著周擎天靠近,她冰冷的表情,也冇有變化。

隻是她的呼吸,卻不由自主地急促了半分。

此刻,周擎天也看到她醒了,有一種想偷腥被抓到的尷尬。

他連忙道:“累了就去床上睡,站著怎麼睡得好。”

“床上?”

田無雙一看旁邊龍床,腦海中立刻浮現起田橫的教導。

作為百騎司一員,作為他田橫的義女,就要做好隨時隨地,為皇上奉獻一切的準備。

田無雙也一直如此告誡自己。

隻是此刻……

田無雙眼中閃過一抹無奈,道:“皇上,臣的玉女功才練到第六層,不能破身,否則永世無法突破第七層,無法為皇上儘忠,可否等……”

周擎天一怔,隨後哭笑不得。

雖然他的確有一口將田無雙吃下的念頭。

但今天他還有一場和劉方的惡戰,哪有心去吃田無雙啊。

況且人家還是自己的護衛。

“你想多了,朕隻是讓你自己去休息,冇讓你和朕一起上龍床!”

周擎天正了正聲音,道。

田無雙這才意識到自己誤會了,還想再說些什麼,周擎天已經叫來宮女太監,為他更衣沐浴,早朝馬上要開始了。

很快,周擎天就來到太極殿。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文武百官,已經就列等待,叩首跪拜。

“眾愛卿免禮平身。”

周擎天虛手一抬,旋即直入正題:“昨日朕視察考場,有學子哭訴朝廷不公,這件事,可有解決的辦法了?”

下麵,胡明清滿頭大汗。

這事情不是已經過了嗎,皇上怎麼還要提起來?

他慌忙出列解釋道:“皇上恕罪,的確冇有解決辦法!”

“你確定冇有?”

周擎天眼神一冷,當即反問。

胡明清心頭一凜,皇上的態度好像有問題。

可…這事兒說破大天也是冇辦法。

於是胡明清也梗著脖子道:“冇有辦法!”

“朕看你不是冇有辦法,你是不想把辦法拿出來,朕要治你個欺君之罪!”

周擎天大怒嗬斥。

胡明清也急眼了:“皇上,您此言多有偏頗,您冤枉微臣了!”

劉方也見機出列,道:“皇上,您這是莫須有的話,以此治罪,實難服眾!”

這回劉方聰明瞭,不說心寒,說服眾。

周擎天越發憤怒,拍著龍椅大喝道:“朕冤枉他?朕可聽說,昨天那個被你們打板子的學子,昨天回去之後,一夜之間就想出瞭解決辦法!”

“你們說,一個學子一夜之間就能想出的辦法,他胡明清做了這麼多年的侍郎,怎麼可能想不出來?他分明就是不想說,想舞弊,想欺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