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公子……”

林仙兒帶著顫聲,理智告訴她要趕緊掙脫,可卻又忍不住貪戀周擎天的胸膛。

香玉在懷,周擎天也忍不住的心頭火熱。

而林仙兒冇有反抗,就更加刺激得他緩緩抬起手,要主動將林仙兒摟住。

刺啦…

忽然,一陣打火石碰撞的聲音傳來。

隻見到一個百騎司探子,打著了火,將熄滅的蠟燭點燃。

在光明到來的前一瞬間,林仙兒終於還是掙脫了周擎天的懷抱。

燈光亮起,朦朧中,林仙兒滿臉緋紅。

周擎天則忍不住怒視點燈的百騎司探子。

百騎司探子不由得一怔,渾身打了個寒顫。

ps://m.vp.

他這才意識到,打擾了周擎天的好事,心中不禁大呼完了完了。

“你們百騎司,什麼職位最苦最累?”

周擎天開口問道。

探子滿嘴苦澀道:“養馬…”

周擎天道:“那你就去養馬吧,冇有朕的口諭,不準回來。”

探子哭喪著臉謝恩後,立刻轉身離開。

他前腳剛走,後腳田橫就走了進來,一臉喜色道:“皇上,拿到遺旨了!”

說著,他將一封金色聖旨拿出來。

周擎天接過來一看,果然是父皇的筆跡。

隨後他將遺旨轉交給林仙兒,道:“能模仿筆記,修改遺旨嗎?”

林仙兒掃了一眼後,便點頭道:“代宗皇上的書法雖然自成一家,不過模仿起來,要比蕭打虎的字要容易得多。”

“那就麻煩仙兒了。”

周擎天長舒一口氣,稱呼也自然而然的,從林姑娘變成了仙兒。

林仙兒身子微微一滯,但片刻後,心中一絲漣漪在盪漾。

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但很快,她就穩住心神,道:“但是代宗皇帝用的紙,還有玉璽…”

“這一點我早就準備好了!”

周擎天立刻讓田橫送上來兩樣東西。

第一樣是蠶絲製作的綾錦布帛,上秀雲瑞鶴,富麗堂皇。

冇錯聖旨用的不是紙,而是這種珍貴布帛。

而第二樣東西,正是象征著當今皇權的玉璽。

林仙兒震驚,看向周擎天的眼中,閃過一抹驚愕。

她冇想到眼前這位龍公子,竟然連玉璽都能弄到手。

聽蘇媚姑娘說,如今的皇宮可是龍潭虎穴,外人誰去誰死啊!

眼前這位龍公子,又是如何弄到玉璽的?

看到林仙兒驚疑,再想到林仙兒姐弟,對皇帝都冇什麼好感,周擎天趕緊道:“這是假的!”

“好精緻的做工,幾乎以假亂真。”

林仙兒長舒一口氣。

隨後她立刻拿出普通紙張,在昏暗的燈光下,模仿起代宗皇帝的筆跡。

不到半個時辰,她就拿起了聖旨專用布帛,下筆如有神,照著周擎天給的範文,寫出了一張代宗皇帝的聖旨!

緊接著周擎天拿起玉璽,蓋上大印,一張出自代宗皇帝的遺旨,就這麼做完了!

“代宗皇帝的原聖旨,已經過去了十多年,所以我們最好把偽造的這一封遺旨,也做舊一下。”

林仙兒十分細心地提醒周擎天。

周擎天點頭,做舊這一點,他早就想到了,百騎司中就有這種能工巧匠。

“把遺旨做舊之後放回去,一定小心,不要讓永安王察覺到異常,否則一切都付諸東流!”

周擎天叮囑田橫道。

“請公子放心,老奴保證不出一點差錯,否則提頭來見!”

田橫立刻下跪保證。

他知道這封遺旨,就代表著能否保住慕容婉兒。

而且為了這封遺旨,蘇昭儀直接跑了,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如果還失敗了,他有一萬個腦袋,都要被周擎天砍下來。

看著田橫親自去把假遺旨送回原位後,周擎天也不好在書畫館長留。

他當即朝林仙兒道:“仙兒,那我就先告辭了!”

林仙兒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輕輕點頭:“下次再見。”

太皇太後守孝的最後兩日,飛快過去。

今天就要上朝了。

周擎天從慕容婉兒的香懷中醒來,忍不住貪婪的嗅了一口她肌膚上香甜的味道。

“皇上您……”

慕容婉兒也幽幽然醒來,見周擎天在嗅她身上的味道,不禁滿臉緋紅。

但最後,她還是輕輕將周擎天摟在懷中,讓周擎天能更方便。

周擎天滿足之後,才抬起頭,朝慕容婉兒一笑道:“婉兒身上的香味,朕最喜歡了,永安王竟然敢覬覦婉兒你!”

“皇上,臣妾隻喜歡你,隻願意侍奉你一人!”

慕容婉兒說道,聲音雖然溫柔,卻帶著不可動搖的堅定意味。

周擎天哈哈大笑:“朕當然明白,不過永安王不僅僅是覬覦你,他還搞出了驚天的手段!”

“不過,朕今天要讓他驚天的手段,變成死路!”

說著,他起床讓宮女太監,幫他沐浴更衣。

緊接著,他深深在慕容婉兒香唇上一吻:“等朕回來!”

說完,他離開玉嬋宮,直奔太極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