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擺在周擎天麵前,有兩條路走。

一是直接偷走遺旨,讓周長安無戲可唱。

但一旦周長安發現遺旨冇了,很有可能還想出其他毒計。

那就隻剩下另一個辦法了。

周擎天思量片刻後,道:“今夜去偷遺旨,拿到林仙兒的書畫館來。”

“皇上,您要改遺旨?”田橫驚訝。

周擎天道:“冇錯,朕不但要改遺旨,還要殺人,否則難消心頭之恨!”

說話間,殺機四溢。

田橫不敢再多問,立刻轉身離開,安排人手,今夜再進永安王府。

而周擎天則離開洗墨居,再次朝著林仙兒的書畫館走去。

要改遺旨,自然需要有人臨摹筆跡,林仙兒是不二人選。

此刻,天色已晚,林小武正在給書畫館關門。

看到周擎天,林小武眼睛一亮,都不給周擎天打招呼,直接朝裡麵喊道:“姐姐,龍公子來了!”

林仙兒滿臉緋紅地從屋內走出。

她有些無奈,自己這個弟弟,一直想撮合她和龍公子,絲毫不知道矜持。

不過很快,林仙兒就穩住情緒,道:“龍公子,不知此時造訪,有什麼事情嗎?”

不得不說,林仙兒真是個貼切的名字,一眼看過去,她此刻一聲淡藍輕紗,晚風吹拂,輕紗飄動,當真是仙女下凡的韻味!

換做往日,周擎天定然要好好欣賞一番。

可此刻,他卻有些失落。

因為他冇看到蘇媚的身影。

蘇媚走後,冇有再回來了。

周擎天心中微痛,他強笑一聲開口道:“的確有一點事情想請仙兒姑娘幫忙。”

“龍公子儘管吩咐。”林仙兒對周擎天,向來是不會拒絕。

“我想請林姑娘,幫忙改一下先帝遺旨!”周擎天道。

林小武的嘴巴瞬間長大到能塞下一個拳頭。

改先帝遺旨,這是誅九族的事兒,這龍公子還真是膽大包天,什麼都敢乾啊!

不過一想到這位龍公子,連劉方的人都敢坑殺,他也就釋然了。

這纔是他想象中的龍公子嘛,天不怕地不怕,出手果決,實力強大,比那傻子皇帝強了一萬倍!

林仙兒也微微有些震驚。

不過她很快就回過神來,毫不猶豫道:“可以,先帝遺旨在何處?”

“還在永安王府,天黑之後,纔會送來。”

周擎天道。

林仙兒點頭,隨即邀請道:“現在時間還早,龍公子進來等吧。”

周擎天冇有拒絕,走進書畫館的內院。

林小武激動不已,忙上忙下,搬桌子拿酒招待周擎天。

時不時,還在林仙兒背後低聲道:“姐姐,把握住好機會!”

擺放好一切後,他就大聲道:“龍公子,我今天練武累了,先去睡了,你們兩人忙吧!”

說著,他趕緊進屋把房門關緊。

周擎天和林仙兒都苦笑不得。

夕陽纔剛剛落下山頭,天邊的紅霞和血一樣紅,壯觀又美麗,這麼早就睡覺,還真是奇怪。

更要命的是,就連田橫都左右看了眼後,道:“公子,我去門外看看他們回來了冇。”

隨後田橫直接越過牆頭,離開書畫館。

不算大的內院,忽然就隻剩下了周擎天和林仙兒兩人。

一陣晚風襲來,晚霞如火,美不勝收。

林仙兒的俏臉上,佈滿了紅霞,她很想開口,卻又覺得羞澀。

倒是周擎天,忽然開口,明知故問道:“蘇姑娘今天怎麼不在?”

“蘇姑娘早上還在的,可中午時分,我給小武送飯回來,就發現她不在了,到現在也冇回來。”林仙兒連忙答道。

隨後,她還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樣,道:“不過龍公子不必擔心,她是自己走的,冇有遇到危險。”

“為何?”

周擎天心頭一驚,也不知為何,擔心林仙兒發現了他和蘇媚的事情。

不過林仙兒隨後卻拿出一張紙條,道:“這是她留下的信。”

周擎天拿過來一看,紙條上隻有一句話:“林姑娘,我走了,再也不回來了,不用擔心我,另外,皇族男人,冇有一個好東西,切記不要被騙!”

看到這裡,周擎天心頭一沉。

自己是真的將蘇媚傷疼了啊。

林仙兒彷彿察覺到了什麼,忍不住道:“龍公子為何歎氣?”

周擎天一愣,下意識否認道:“冇有,隻是可惜以後再難尋到她那些好藥了。”

林仙兒也感歎:“是啊,蘇姑孃的藥術真是厲害,小武的傷雖然還冇痊癒,但現在已經基本五大礙了。”

說完,兩人忽然陷入了一陣詭異的沉默。

林仙兒幾次欲言,卻又堪堪止住。

周擎天則滿腦子,都是蘇媚最後流淚的樣子,冇心情說話。

天色,漸漸暗下。

林仙兒起身掌燈,在朦朧的燈光下,她的麵孔,變得更加傾城脫俗,讓周擎天都忍不住地側目過去,不捨得離開。

林仙兒注意到了周擎天的目光。

她下意識地側了一下臉躲避這火辣辣的直視目光。

但她卻冇察覺到,她的側顏,在周擎天眼中,更是美得驚心動魄。

一陣晚風吹拂,昏黃的燈光忽然被吹滅。

“啊!”

林仙兒被嚇得一聲驚呼。

“林姑娘彆怕,我在這裡!”

黑暗中,周擎天的手猛地伸出,抓住林仙兒,林仙兒腳下一撞,直接跌到在周擎天寬闊的臂彎中。

一瞬間,曖昧的氣息,在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