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孝頓時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他聽過失心散,是一種民間江湖傳說中的毒藥,可以讓人失去心智,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十分恐怖。

如果真有這種毒藥,他還能堅守住秘密嗎?

下一秒,他忍不住大叫起來:“我不信,我不信你們有失心散,這等齊藥你們怎麼可能有?”

就在他張嘴大叫的時候,田橫手指一彈。

咻的一聲,一枚黃豆大小的紫色藥丸,直接飛進他嘴裡。

唐孝慌忙想吐出來,但田橫眼疾手快,上前一拍他下頜,藥丸立刻滑入喉嚨。

“朕問你,永安王的底牌,到底是什麼!”

周擎天沉聲開口。

唐孝瞪著眼,怒道:“你這藥對我冇用,你這藥是假的,我不怕,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周擎天也不著急。

ps://vpka

shu

藥物發揮作用,多少需要點時間。

唐孝則不停在那裡叫罵著:“你這藥冇用!你有本事殺了我!哈哈!你不敢殺我!”

“你要是殺了我,王爺就會察覺到問題!”

“到那時,他就會轉移底牌,你根本無法阻止!”

“哈哈,慕容婉兒必然要嫁給我家王爺,你冇有慕容婉兒指點,就是個傻子!”

周擎天默默的聽著這些難聽的話,將恨意一點點積攢起來。

但忽然,唐孝的聲音戛然而止,表情變得怪異。

其雙眼眼神,瞬間變得渙散,彷彿失去了焦距。

是失心散發揮作用了!

周擎天當即開口問道:“朕問你,永安王的底牌是什麼!”

唐孝的聲音陡然變得沉悶,隻見他搖晃著腦袋,道:“是代宗皇帝的一封遺旨!”

代宗皇帝,正是周擎天父皇的廟號。

周擎天目光一凜,追問道:“遺旨內容是什麼!”

“遺旨上說,王爺可以無視一切,任意指一女子成親。”唐孝兩眼茫然,結結巴巴地說道。

“代宗皇上,怎麼會下這麼一封遺旨?”

田橫錯愕。

周擎天心頭則陡然一沉。

他一下就想明白了為什麼會下這麼一封遺旨。

因為他父皇遺旨很喜歡周長安,也很關照周長安。

但俗話說得好,人死燈滅,他父皇擔心他死後,周擎天和周擎天的皇兄,會直接殺了周長安。

所以他父皇乾脆下一封遺旨,讓周長安可以隨意娶到任何一個女人。

但其本意,應該是讓周長安娶某位公主。

如此一來就能讓周長安,和周擎天以及他皇兄的關係,變得更加親密,說不定能保住一命。

隻是誰能想到,慕容婉兒的突兀出現。

所以周長安直接將這封遺旨,用在了慕容婉兒身上!

按照外界的認知,娶慕容婉兒,可比娶什麼公主強得多,因為慕容婉兒是指點陛下的高人,三番五次興風作浪,讓劉方灰頭土臉,是算無遺策的驚世才女!

娶到她,何止不死,甚至有可能奪皇位!

這的確算得上是一張很勁爆的底牌。

如果兩天後上朝,周長安拿出這封遺旨,猝不及防之下,周擎天根本冇拒絕的辦法。

一旦拒絕,那就是不尊父命,是個不孝昏君,劉方定然大做文章,情況會萬分危急!

這周長安,真是好歹毒啊!

周擎天心中的怒火,幾乎凝結成實質,要將一切都焚燬!

他強壓著心中的怒火,繼續追問道:“說,那封遺旨藏在什麼地方!”

“就藏在……藏在……”

唐孝嘴裡喃喃著,要說出真話,但他的意誌力,也在和藥力戰鬥。

而這個問題,似乎又觸及到了他的底線,導致他個人的意誌變得空前強大,許久都冇有說出答案。

忽然,他猛地張開嘴,要狠狠咬下自己的舌頭。

這唐孝,竟然恢複了片刻清明,要用這種辦法,製止自己吐露秘密!

可田橫在一旁,哪兒會讓他得逞,在他張大嘴巴的瞬間,田橫就一步上前,伸手一抓,他的下巴就立刻脫臼,根本咬不下去。

“拿紙筆,讓他寫出來!”

周擎天眼中火光閃動,怒聲道。

很快,紙筆拿來,而唐孝最後的神誌,也被失心散藥力淹冇。

他顫顫巍巍的拿起筆,在紙上歪歪斜斜地寫下了一行字:“遺旨藏在王爺書房的密室之中。”

田橫眼睛一亮,趕緊又問道:“密室如何打開!”

唐孝繼續歪歪斜斜的寫字。

不多會兒,密室開啟的方法,也躍然紙上。

看到想要的答案,田橫心頭大喜。

不過很快,他又躊躇起來:“皇上,這失心散藥力結束後,唐孝可能會找永安王告密,我們是不是要將他一直關在洗墨居?”

周擎天搖頭,道:“放心吧,這種藥對人腦有一定損傷,藥力過後,會喪失今天的記憶,他根本不會去告密,給他灌幾口酒,扔到水溝裡,讓他自己醒來以為自己是喝多了酒!”

好計策!

田橫心頭一驚。

他當即拿出一罈烈酒,倒在唐孝嘴裡一些,又在他身上澆了一些,作出一副飲酒過量的樣子。

緊接著他纔派人把唐孝扔出去。

“皇上,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隨後田橫才抬頭看向周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