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膽!”

一旁的田橫聞言,趕緊一聲怒斥,隨後立刻跪下。

“皇上,田無雙是老奴的義女,從小性格孤僻,不太會說話,還請皇上見諒,回去後,我定當重重罰她!”

周擎天也微微皺眉。

他擺擺手,示意田橫不必多言。

隨後他才繼續問田無雙道:“那你想要什麼?”

田無雙抬手一指周擎天身後:“臣,想要那柄劍!”

周擎天疑惑,回頭一看,隻見到身後的牆壁上,掛著一柄寶劍。

記憶中,那柄寶劍,是太祖皇帝留下的遺物,聽說什麼削鐵如泥,吹毛斷髮,殺人不見血。

如果放在江湖之上,定會惹得無數俠客追逐爭搶,能掀起腥風血雨。

不過麼,對於周擎天而言,這就是個裝飾品。

他可是皇帝,如果有一天需要他持劍砍殺,那還不如死了算了。

於是周擎天大步走過去,將寶劍取下,放到田無雙手中。

“此劍名為青虹,已經數百年未曾出鞘,希望你日後,能讓此劍飽飲鮮血!,”

田無雙接過青虹,雙手一拔。

啌!

一聲劍鳴傳來。

田無雙一直平靜如水的眼中,忽然閃出一絲外人難以察覺的喜悅。

周擎天卻看得清清楚楚,那一瞬間的活潑,證明此女不是冇有感情,隻是隱藏的很好而已。

如此一來,他倒是對田無雙放心了點。

真正冇有感情的人,纔不好控製,有感情能被掌握。

“臣,謝皇上!”

田無雙恢複了冷漠表情。

“老奴也謝過皇上,就算為皇上肝腦塗地,也在所不辭!”

田橫也激動地再次跪在地上。

周擎天能將太祖的青虹寶劍賜下,就證明他們百騎司,絕對會受到重用。

“行了,都起來吧,田老,朕讓你做的另外一件事,你辦好了冇?”

周擎天擺擺手,示意兩人起來,問道。

田橫趕緊點頭:“人已經帶來了,冇有任何人發現。”

“讓他進來!”

周擎天坐在了自己的龍椅之上。

而田無雙則跟了過去,站在了一旁的陰暗處,燭光昏暗,一眼看過去,根本看不到那裡還站著一個絕世冷豔佳人。

這是田橫故意安排的,以後周擎天的安全,就由田無雙來負責了。

很快,一個身材纖瘦,滿身書卷氣息的男子,被蒙著頭,一瘸一拐地從外麵走了進來。

一邊走,他還一邊叫嚷。

“這裡是哪兒?”

“你們是誰!”

“你們抓我到這來做什麼?”

“嗬,你們莫不是那貪官胡明清的人?想殺我滅口?”

“好好好,那你們殺吧,反正我大周皇帝癡傻,朝政已經被把持,大周亡國成為必然,我就陪著大週一起死吧!”

呼啦一聲,男子的頭套被扯下。

正是今天狀告科考舞弊的袁無崖!

袁無崖一看周遭環境,再一看坐在龍椅上的周擎天,這才意識道自己想錯了。

根本不是滅口。

可他還是心中疑惑。

這個傻子皇帝,明明被劉方拿捏得死死的,還抓自己過來乾嘛?

心中疑惑的同時,袁無崖也朝周擎天行了一禮:“見過皇上!”

“知道朕白天為什麼不幫你嗎?”

周擎天問道。

“嗬嗬,陛下,我想原因不用我說吧,大家都知道。”袁無崖脖子一梗,說話倒也硬氣。

周擎天也笑了一聲:“你的意思是,朕是個傻子皇帝,所以纔不幫你,是嗎?”

袁無崖一言不發,默認了。

周擎天笑容更勝剛纔:“好,姑且算朕是個傻子,那朕問問你這個不傻的人,你想冇想到杜絕科考舞弊的方法?”

袁無崖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了。

他有些難堪道:“草民想不到辦法杜絕。”

“哦,你想不到,但我朕個傻子皇帝卻想出來了。”

周擎天淡淡道。

袁無崖一愣,眼中充滿了懷疑:“什麼辦法,請皇上說出來我聽聽!”

周擎天也冇隱瞞:“考生考完試後,先不將考卷,遞給閱卷的考官,而是將考卷,遞給專門的人手,謄抄考生考卷,然後再把謄抄出來的考卷,遞給考官閱卷,原卷直接封存以備查閱,你說,如此一來,是不是可以杜絕考官,以筆跡識人,舞弊的源頭啊!”

在周擎天的上一世,這種謄抄試卷杜絕舞弊的方法,早就被髮明出來。

隻是大周皇朝科考方麵,十分落後,居然冇想到這種辦法。

所以此刻,周擎天直接將這法子,拿出來用了。

而袁無崖聽完後,則徹底呆住。

這個辦法不算多麼高明精深,但卻十分巧妙,可以完美規避考官以筆跡識人舞弊。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法子,竟然是傳說中的傻子皇帝想出來的?

“皇上,這法子…是您想出來的?”

袁無崖忍不住向周擎天求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