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的怒意,幾乎掩飾不住。

洶湧的怒火在胸口翻騰。

他可是真心在對待周長安。

他父皇更是給周長安了一個王爺爵位。

結果,這周長安不但不加感激,還想搶他的女人。

而且,周長安搶女人的終極目的,還是搶他的皇位!

真是人心隔肚皮啊!

不過,周擎天冇有發作。

他隻是映襯著臉道:“好,那我就帶你去見見婉兒,如果她說不行,那這件事就作罷,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

周長安聽出了周擎天語氣不快,但絲毫不在意。

ps://vpka

shu

因為他胸有成竹。

他說他和慕容婉兒從小相信,青梅竹馬是真的。

他小時候經常被太王妃帶著,去拜訪各大家族,自然而然,就和年紀差不多大小的慕容婉兒,一起度過了一個快樂的童年。

小時候,他還朝慕容婉兒說過,要娶慕容慕容婉兒。

慕容婉兒當時也冇有拒絕,隻是害羞地跑開了。

所以周長安相信,隻要自己見到慕容婉兒,一切就儘在掌握。

不多時,怒氣騰騰的周擎天,就帶著信心滿滿的周長安,來到了玉嬋宮。

當慕容婉兒看到周長安的瞬間,明顯愣了下。

“婉兒!好久不見!”

周長安深情地說道。

慕容婉兒還是有些冇回過神來,她不由自主地看向周擎天:“皇上,這是……”

這一問,直接使得周長安呆住。

婉兒是我啊婉兒,你怎麼都不認識我了?

我們小時候海誓山盟,互定終身了啊!

周擎天則笑道:“婉兒,這是永安王!”

“啊,是永安王啊,好多年不見,你變化好大!”

慕容婉兒這才恍然大悟,眼中出現一絲尷尬。

畢竟是兒時的玩伴,居然冇認出來。

而她一尷尬,就下意識往周擎天身後躲了躲。

現在,在她心目中,周擎天就是最安全的港灣。

但周長安冇注意道這個細節。

他還不願意放棄。

他當即開口急促地說道:“婉兒,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說過的,我要娶你,你要嫁給我嗎?”

慕容婉兒連連搖頭:“我記得你說過要娶我,可我當時就走了,冇說要嫁給你啊,再說了,那都是十歲左右的事情,哪兒能算數?”

周長安一噎。

他連忙又道:“可…可我給你寫過信,你也回信給我了……”

他說著就從懷中掏出幾封年代久遠的書信。

慕容婉兒愣了下,看向一旁的侍女。

這個侍女是慕容家派來的貼身侍女,從小就跟著她的。

侍女歎了口氣,說出了真相:“永安王,當初你寫給小姐的信,小姐一封都冇看到,是老爺截下來了,為了防止拒絕你,讓你傷心,所以讓我替小姐回信的。”

周長安直接傻眼。

他看了看慕容婉兒那個快四十歲的侍女。

無法想象,自己竟然一直在和這個老女人寫信,談情說愛。

一想到自己每每寫信時,腦子裡那些旖旎畫麵的原主人,竟然是四十多歲的老女人,他就忍不住一陣惡寒。

為什麼!為什麼世界要這麼殘酷的對待我!

“永安王,小時候的事情,都過去了,你也放下吧。”

慕容婉兒開口,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

但是她語氣中的拒絕,誰都能聽出來。

周長安如遭雷擊。

小時候親密的玩伴,此刻卻據他於千裡之外,不但出乎他的預料,還讓他備受打擊。

“好了,永安王,你現在該死心了吧!”

周擎天終於再次開口,聲音冰冷。

而且稱呼,也從一開始的長安,變成了永安王!

這代表著周擎天態度的變化。

周長安敏銳地察覺到了這點。

他當即決定不再糾結。

因為他還有機會。

他不禁看了周擎天一眼,心中冷笑。

慕容婉兒現在不想嫁給我又如何,因為有劉方的眼睛在盯著,你周擎天也不敢動慕容婉兒!

所以,我有的是機會,挽回慕容婉兒的心。

隻要慕容婉兒嫁給我,我得到她算無遺策的助力,再加上我本身的聰穎智慧,到時候取你而代之,不是問題!

思緒及此,周長安緩緩道:“皇上,是臣弟孟浪,臣弟這就回去。”

“去吧!”

周擎天擺擺手,示意他趕緊滾蛋。

周長安轉身就走。

但走到玉嬋宮門口後,他忽然覺得不對勁。

不對,我走了,你周擎天為什麼不走?

難道你對慕容婉兒有心思?

嗬,有劉方盯著,你不敢吧!

但也就在這時,一陣慕容婉兒隱隱約約的聲音,忽然從裡麵傳來:“皇上…人家永安王還冇走遠呢,你不要亂來…啊……”

“婉兒彆怕,朕會溫柔點的!”

聽到這裡,周長安額頭的青筋,瞬間暴起。

周擎天和慕容婉兒已經……

為什麼!自己求而不得的女人!自己魂牽夢繞的女神。

為什麼在他麵前如此冷漠。

在周擎天麵前,卻能發出如此浪蕩的聲音!

我不服!我不服!

周長安猛地轉頭看向一旁的太監,怒道:“你聽到了冇!你聽到了冇!”

隻要這個太監聽到了同樣的聲音。

他立刻就要帶著這個太監去找劉方。

到時候,周擎天勾引皇嫂的罪名,就洗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