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番**後,空氣中還殘留著曖昧的芬芳。

“朕真捨不得你啊!”

周擎天手在慕容婉兒光潔的肌膚上滑過。

慕容婉兒滿臉緋紅:“皇上,婉兒也捨不得你,可讓永安王等久了,又有人會藉此說皇上您的不是。”

周擎天撇撇嘴。

如果是彆人,可能還有這種問題。

但永安王常年深居大宅,也看不到任何朋黨和勢力,應該不會有人幫他說話的。

不過周擎天也不想虧待對方。

“等著朕回來。”

於是他竭力從慕容婉兒懷中離開,穿好衣服,直奔承乾殿。

承乾殿中,一個麵容俊朗,滿麵陽光的年輕人,正坐在承乾殿中。

ps://m.vp.

他便是永安王,周長安!

和其他王爺不一樣,周長安身上冇有跋扈氣息,反而顯得特彆有親和力,彷彿鄰居家的大哥哥一樣。

他說話做事也彬彬有禮,宮女上茶,他甚至會雙手接過來,還親口說謝謝。

旁邊,不少宮女看到周長安後,都臉紅心跳。

這麼好的王爺哪兒去找啊!

不多久,周擎天從外麵走了進來。

“長安,朕可是好久都冇見你了!”

周擎天哈哈一笑,迎了上來。

周長安立刻站起來,給周擎天躬身行禮:“臣弟拜見皇上。”

周擎天立刻把周長安扶起來,不是虛扶,而是切切實實把他拉了起來。

父皇當年還是比較喜歡周長安的。

再加上週長安這些年一直很安靜,冇有給他添亂。

所以周擎天願意用高規格的禮儀來真心對他!

讓周長安坐下後,周擎天直接坐在他身旁,寒暄道:“太王妃最近身體怎麼樣?”

周長安父親早逝,所以周長安是被太王妃一手拉扯大的。

周長安笑道:“母親年紀其實也不大,所以身體依舊很好。”

周擎天默然,的確,大周王朝女孩嫁人早,太王妃十三歲就進了王府,十四歲生了周長安,如今滿打滿算,也才三十多歲。

不過問長輩身體,都是禮儀。

又隨便寒暄了幾句後,周擎天纔開門見山道:“長安,你這次來找朕有什麼事,說吧。”

周長安聞言,立刻起身,再次跪在地上,道:“請皇上先答應,否則臣弟不敢說。”

周擎天眉頭微微皺起,心中略微有些不快。

你都不說什麼事,就讓我答應,那你說你要皇位,難道我也給你?

不過麵上,他還是保持著笑意:“你先說,如果朕能做到,朕一定做到。”

“皇上您一定做得到,對您而言,甚至不過是舉手之勞!”

周長安依舊長跪不起,態度看似十分誠懇。

周擎天眼睛一眯,實在是拗不過,隻能道:“好好好,朕答應你,你說吧,到底是什麼事!”

“臣弟想迎娶慕容婉兒!”

周長安直接開口,語氣和之前一般和煦。

周擎天卻隻感覺,剛剛還親密無間的兄弟,此刻的表情,卻變得異常猙獰。

好啊,好啊!

怪不得一開始不敢說。

原來是把注意打到慕容婉兒頭上了!

他是個什麼意思?

周擎天半晌冇有說話。

他的大腦在飛速旋轉。

莫不是,這又是劉方的詭計,想藉此機會,除掉慕容婉兒?

不對不對不對!

周長安雖然一直閒散著,卻並不傻。

他難道不知道,打慕容婉兒主意的人,冇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他肯定知道!

那他又為何心甘情願,被劉方當槍使?

除非…他自己本身也想要慕容婉兒!

而且,他看中的,並不是慕容婉兒的美貌,而是…慕容婉兒的才智!

現在誰不知道,皇帝忽然變得睿智,是慕容婉兒在背後指點的。

慕容婉兒,甚至已經有一個外號,叫算無遺策!

一個閒散王爺,要一個算無遺策的女人能乾嘛?

自然是…搞事情!

換句話說,這個周長安,恐怕並不如表麵上那麼順從。

他內心中,其實有巨大的野心!

甚至,他有心思要取周擎天而代之!

隻是一瞬間,周擎天就將這其中的利害關係,全部分析了一個透徹。

他的心已經沉到穀底。

但麵上,他依舊是掛著之前的笑意:“長安啊,這件事朕怕是做不了主……”

周長安立刻抬頭道:“皇上難道擔心她皇嫂的身份嗎?”

“皇上您不必擔心,她畢竟冇有過門,甚至都冇來得及下旨,隻是口諭而已!”

“所以,她的身份其實站不住腳!”

聽得周長安的話,周擎天幾乎要罵娘。

操他媽的,在老子這裡,就是勾引皇嫂,罪無可恕。

落到你周長安身上,就是身份站不住腳了是吧。

調整了一下呼吸,周擎天才道:“當然不是這一點,朕的意思是,婉兒她本人的意見很重要,朕無法強行下旨撮合不是?”

“婉兒她會同意的!”

“我和她自小相識,算是青梅竹馬!”

“皇上,不信你現在就帶我去見婉兒!”

周長安的語氣,一下激動起來。

周擎天麵色陡然變得難看。

婉兒?你也配叫她婉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