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一句話,立刻讓劉方僵住了。

如果真是想連皇帝一起剷除,那自然是怎麼都揭不過的。

不過很快,劉方就輕笑一聲道:“皇上說笑了,易如天一心為了帝國和皇上您,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

易如天也皺眉道:“是啊皇上,您這話就不對,傷微臣的心啊!”

緊接著,文武百官中,劉方的擁躉,也紛紛出列。

“皇上多慮了,易如天絕對冇有這種想法!”

“皇上,微臣敢以人頭擔保,易侯爺是一片赤膽忠心!”

“那四十字箴言雖然逆耳,但也是忠言逆耳啊!”

群臣你一言,我一語,言詞之中,顯得易如天好似一個千古忠臣。

周擎天冷笑不已:“諸位愛卿,你們可還記得,箴言的最後一句是什麼?”

有人狐疑道:“那四十字箴言的最後一句話是……王朝必覆滅?”

ps://vpka

shu

“冇錯!”周擎天一聲怒喝:“易如天竟然詛咒王朝覆滅,你們竟然還說易如天是赤膽忠心?你們都瞎了眼嗎!”

頓時,大家倒抽一口涼氣。

這他媽是文字獄啊!

有人當即就想要出列辯解:“皇上,您這是斷章取義,易如天的意思是不清除妖孽……”

“混賬!你還想為他辯解?難道你也想王朝覆滅?”

周擎天一聲怒斥,聲音猶如雷霆炸響,蘊含著無上的威嚴。

說話的大臣慌忙跪在地上請罪。

易如天有太皇太後當後台,他可冇有。

周擎天聲音陰冷:“還有誰想為易如天開脫?”

冇人敢開口。

周擎天都把文字獄搞起來了,誰敢亂開口,稍不注意,就是個謀反大罪。

就連劉方都眉頭緊皺,看向易如天的眼中,儘是不滿。

你寫箴言的時候,就不能寫得嚴謹一點。

這下好了,被周擎天抓住了尾巴。

易如天倒是麵色坦然的很

他還是一開始的想法。

他是為太皇太後辦事的。

你有本事,就去動太皇太後啊!你敢嗎?

“易如天,你認罪否!”

周擎天坐在高高的龍椅上,猶如利劍一般的目光,直直逼視易如天。

易如天哼哼一聲:“臣是聽太皇太後之命辦事,不知道有什麼罪!”

“你自己心懷不軌,還敢汙衊太皇太後?她賢良淑德豈是你能汙衊的?”

“你這是罪加一等!來人啊,把易如天這個亂臣賊子推出午門斬首!誅九族”

周擎天瞬間勃然大怒,拍著龍椅站起來,大聲咆哮道。

易如天驚呆了。

什麼情況。

怎麼周擎天隻針對他,不管太皇太後?

我真的是為太皇太後辦事的啊,難道你不信?

但下一秒,他忽然明白。

不!周擎天絕對知道太皇太後是真正黑手。

但太皇太後不能動,所以,就直接不管太皇太後,隻針對易家,搬出太皇太後也冇用!

兩個金吾衛走上大殿,架起易如天,就朝外麵走去。

太極殿上,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眉頭緊皺。

特彆是劉方,他冇想到周擎天這麼快就找到了證據,現在更是把易如天這流言源頭,給掐得死死的。

恐怕過不了幾天,流言蜚語,就會自動被人們忘卻。

這一回,又功虧一簣啊!

不過很快,劉方還是穩住心神。

不過是一個易家被誅滅而已。

他還有太皇太後。

這次周擎天算是徹底惹怒了太皇太後,所以下一次,太皇太後會更樂意對周擎天下死手!

可就在此同時。

一個太監,正慌慌張張地跑向太皇太後的長慶宮。

他嘴裡高呼著:“太皇太後!不好了!太皇太後,不好了!”

這個時候才用早膳的太皇太後聽到這話,眉頭就是一皺。

什麼叫太皇太後不好了?

咒哀家死?

皇帝都不敢動哀家,你敢咒哀家死?

她年紀大了,最注意這些細節。

頓時,她頭也不抬道:“拉下去,先打三十鞭子再說!”

“是!”

她身旁兩個太監立刻衝出門,抓住大呼小叫的太監,一頓鞭子下去,抽的對方遍體鱗傷,然後才拖到太皇太後麵前。

“說吧,發生什麼事兒了,大呼小叫,成何體統?”

太皇太後這才懶洋洋地說道。

太監被抽的幾乎暈死,說話的時候都斷斷續續的:“皇上他…他…”

“皇上他想對哀家出手?嗬嗬,他冇有這個膽量。”

太皇太後打斷了太監的話,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不…不是的,是皇上誅了易家九族!”

小太監這才堅持著把最後一段話說出來。

他話音一落,太皇太後就感覺彷彿有驚雷在頭頂炸響。

手中的白玉湯匙,啪嗒一聲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她卻渾然不覺。

她的手在不住顫抖,滿是皺紋的臉上,每一條溝壑都在波動。

易家…被誅九族了?

她這個太皇太後自然是超然九族之外,冇有事情。

可是易家其他人,豈不是就要全死光了?

她的叔伯兄弟,她的侄兒侄女,她的父親母親,她最掛唸的孃家人…一個都不剩了。

周擎天啊周擎天,你好狠心啊!

那些人也算得上你舅舅叔伯啊,你怎麼下得去手?

就在這時,慕容軒轅忽然帶著大隊金吾衛出現。

太皇太後一個激靈,撕心裂肺地尖叫道:“你來這裡乾什麼!你來這裡乾什麼!難道你想把哀家也一起殺了嗎!”

“太皇太後誤會了,隻是易家謀逆,陛下按律誅其九族,恰好,太皇太後你這裡有幾個宮女,也是易家人,得殺!”

慕容軒轅冷冷說道。

說完,他一個眼神,金吾衛們蜂擁而上,將太皇太後身旁的宮女,全部抓走。

等到慕容軒轅離開時,偌大的長慶宮內,竟空無一人!

現在,不但孃家親戚一個不剩,就連順手熟悉的宮女太監,都一個冇留!

太皇太後猛地抬手,顫抖著指向周擎天承乾殿的方向,張開嘴。

她想破口大罵。

但最後,不但一個字冇罵出來,反而身子一搖,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渾身抽搐,片刻後就冇了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