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難道皇上還敢不讓哀家午睡?”

“這樣不孝的事情傳出去,皇上你怕是也受不起吧!”

太皇太後斜著瞟了周擎天一眼,滿眼的不在乎。

彆說現在周擎天還被劉方壓製著。

就算冇有劉方,朝堂上是周擎天一人說了算,他都不敢怎麼樣!

所以,這太皇太後已經有恃無恐到極致。

周擎天怒極,渾身都在發抖。

他指著太皇太後,怒笑道:“太皇太後,朕會讓你後悔的!”

太皇太後麵不改色。

後悔?

嗬嗬,天下還冇有人能讓她後悔!

ps://m.vp.

周擎天也不多解釋,直接轉身離開。

一時間,風雨欲來。

而此刻,風暴最中心的人,周擎天卻在玉嬋宮中。

他緊緊抱著慕容婉兒,坐在花園之中,聞著沁人心脾的花香,低聲對慕容婉兒道:“婉兒,你放心,這些想害你的人,朕一個都不放過!”

慕容婉兒嬌軀微微一顫。

雖然周擎天語氣平靜。

但她卻感覺到周擎天胸中蘊含的無上殺氣。

她忍不住道:“皇上,您要對太皇太後下手嗎?”

周擎天重重點頭:“冇錯,這老太婆三番五次針對朕,甚至不惜害死朕和你,她也不是朕的親祖母,不殺難消心頭之恨。”

慕容婉兒沉默片刻後,忍不住道:“皇上,這點流言蜚語,臣妾其實能承受的,您千萬不要亂來,傷了太皇太後,孝道有虧,劉方會趁機亂來的!”

周擎天心中一暖。

慕容婉兒,永遠都在為他考慮,不計較她自己的得失。

得妻如此,夫複何求啊。

不過,他的態度依然堅決:“不行,這老太婆必須死,不過婉兒你放心,朕不會直接動手的,朕會讓她自己死!”

慕容婉兒疑惑,抬頭看向周擎天。

太皇太後身居高位,幾乎是超然的地位。

她怎麼可能自己死?

不過她也冇多問,隻是乖乖地趴在周擎天胸口,聆聽著周擎天心跳的聲音。

她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時刻,冇人打擾,平平淡淡。

一夜,飛快過去。

第二天,早朝!

周擎天剛來到太極殿上,劉方就坐不住了。

那四十字箴言現在已經傳的滿城風雨。

必須快點讓周擎天就範。

他是一刻都等不了了,想趕緊殺死慕容婉兒,從而讓周擎天失去助力!

他當即出列說道:“皇上,微臣以為,民間的箴言傳播甚廣,您必須作出決斷,將慕容婉兒趕出皇宮了,否則民意滔滔,擋不住啊!”

“什麼狗屁箴言,什麼狗屁民意滔滔,不過是有心之人散播出去的流言蜚語而已,朕已經抓到了證據!”

周擎天指著劉方怒斥道。

劉方目光陡然一沉。

這太皇太後,到底把傳播箴言的事情,交給誰去辦了。

怎麼這麼快就被抓到了證據?

就在他驚疑不定時,金吾衛直接推著邪僧善真,走了進來。

昨晚上,善真一晚上都冇睡著。

因為他被魏忠賢弄到了豬圈旁,看人閹了一晚上的豬。

想到自己隨時有可能被當豬閹掉,他的心理防線,就一垮再垮。

此刻見到周擎天,他直接痛哭流涕,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大喊起來:“皇上,饒了我吧,我什麼都說了,您饒了我吧!”

周擎天一聲冷哼,質問道:“是不是易家的易如天,讓你去傳播謀逆箴言的?”

“冇錯!是他!就是他!”

善真立刻如竹筒倒豆子一般說道。

一邊說,他還一邊在朝堂上尋找易如天的身影。

很快,他就找到了站在前列的易如天。

然後他衝上去一把抓住易如天,就朝周擎天喊道:“皇上,就是他,就是他讓我傳的!”

“這邪僧,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易如天先是一驚。

但隨後,他就冷靜下來。

倒不是他有泰山崩於眼前而不驚的氣魄和智慧。

而是他也有恃無恐。

他是為太皇太後辦事的。

你不敢動太皇太後,應該也不敢動我,這就是他的想法!

聽到這裡,周擎天才抬頭看向劉方,道:“鎮國候,現在你還覺得是民意滔滔嗎?”

劉方嘴角抽搐。

原來太皇太後把這事兒給易家的易如天辦了。

這個老女人真是相信易家人啊,易如天也就是個普通人,這麼重要的事,怎麼能給普通人辦呢?

這下好了吧,被抓到證據了!

民意滔滔,變成易如天陰謀傳播流言了,這毒計的力量,也就自然而然消失於無形!

真是可惡啊!

劉方臉上,立刻寫滿了失望,他無奈道:“皇上,原來是易如天侯爺傳出來的訊息,那就不必理會了!”

說著,他又看向易如天道:“侯爺,你也歇歇吧,不要再傳了。”

易如天嗯了一聲,就不說話了。

他還是有恃無恐。

被髮現了又怎麼樣?我是給太皇太後做事的!你不敢動太皇太後,就不敢動我!

看到這兩人風輕雲淡的樣子,周擎天不禁寒聲道:“鎮國候,這件事難道就這麼揭過了?”

劉方平靜點頭:“微臣以為,揭過最好了,畢竟易如天也是為了皇上您好,是想幫皇上您剷除妖孽!”

周擎天怒目!

好一個劉方,真能顛倒黑白!

明明就是先該死慕容婉兒,進一步害死他周擎天這個皇帝。

結果現在卻非要說成是為皇帝好。

還說的有理有據!

周擎天眼中的殺意滔滔,根本無法抑製住。

他死死盯著劉方,道:“那朕如果易如天,想連著朕,連著這大周皇朝一起剷除呢?這還是為朕好嗎?還能輕輕揭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