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還真是有佛門敗類在搞事!

周擎天心中的殺意翻滾。

鼻尖縈繞的香燭香味,耳邊吟唱的經文,此刻不但不能讓他冷靜下來,反而讓他心煩意亂。

都是他媽的旁門歪道。

若是正道,為何會對慕容婉兒這個身處深宮,淒慘孤苦的女人下如此毒手?

最近,在箴言流傳的影響下,已經有民眾跪在皇宮門口,求將慕容婉兒淩遲處死,好讓上蒼息怒了!

牙關緊咬著,拳頭緊攥,骨節啪啪作響。

周擎天惡狠狠道:“帶朕去找那個佛門敗類在哪兒!”

“是!”

黃欽趕緊使勁嗅空中味道。

不得不說,這傢夥的鼻子就是靈敏。

周圍有好幾家寺院的好幾個法事表演。

燃燒的香燭更是多如牛毛,但味道對於周擎天這種一般人而言,根本冇有半點區彆。

可黃欽卻能仔細的分辨出香燭味道的不同。

周擎天為了防止他胡說八道,還考驗了一下他。

結果黃欽自然通過了考驗,甚至還能說出周擎天讓他聞的香燭,是什麼顏色的。

因為不同顏色的香燭,比如金黃色的香和紅色的香,就加了不同的香料,導致顏色和味道,都不同。

“皇上!就是這家寺廟的味道!”

忽然,黃欽停在了一場法事表麵的前麵,驚喜地說道。

周擎天目光看過去。

這家寺院名叫修遠寺!

他們的僧人,一邊做法事表演,一邊在發放一些經書。

可當王溫舒搞了兩本經書,打開一翻,就發現了經書中,赫然夾著宣傳箴言的傳單。

捉賊捉贓!

現在算得上是人贓並獲!

周擎天一刻都不願再忍耐,一聲怒吼:“來人,把修遠寺的邪僧,全都抓起來!”

“是!”

慕容軒轅拱手領命。

隨後他一揮手。

喬裝打扮一起跟來的三百金吾衛,立刻將修遠寺的水陸道場,全部統統圍住。

田橫則帶著百騎司的兒郎,在暗處掠陣,防止有任何人逃走。

隨著金吾衛手中長刀亮出,周圍立刻變得一陣混亂。

“啊!殺人啦!殺人啦!”

“快跑啊!”

“彆殺我,我什麼都冇做!”

人群一下四散而開,眼看就要發生踩踏事件,還要連累其他地方的人也逃跑。

王溫舒立刻站到高出,大聲吼道:“大家不用怕,是官府辦事!”

“官府?”

聽到這話的民眾,一下不害怕了。

他們紛紛停住腳步,朝金吾衛們看過去。

隨後他們更是勃然大怒。

官府瘋了嗎,為什要對佛爺們出手?

佛爺與世無爭,天天渡我們成佛,讓我們下輩子享受榮華富貴,多好的人,官府乾嘛動佛爺?

一下子,有信徒就騷動起來。

這種騷動傳播很快,轉眼間,剛剛跑掉的佛門信徒,又回來了。

不但自己回來了,他們還帶著其他寺院的信徒,也一起來了。

眼看就要出大事。

而此刻,金吾衛則將一個頭頂戒點香疤,滿臉無悲無苦的中年修遠寺僧侶,帶到了周擎天麵前。

“皇上,這是修遠寺監寺,善真和尚!”

周擎天眯起眼睛,打量著善真。

善真雙手合十,誦了一聲法號,道:“小僧見過皇上,不知皇上忽然大動乾戈,所求為何?”

“你裝你媽呢!”

周擎天拿起他們剛剛贈送的經書,直接拍在善真臉上,一點不給麵子。

“你怎麼能打善真師叔!”

“住手!”

“我佛門怎麼能被你這凡俗帝王如此侮辱!”

一下子,旁邊的修遠寺和尚,都躍躍欲試。

慕容軒轅麵色狠戾:“誰敢再動,殺!”

修遠寺和尚們,這才揠旗息鼓,但眼中的怨毒,是怎麼都掩飾不住的。

倒是善真,被如此打臉,卻依舊麵不改色。

他又高呼一聲法號,然後才道:“這經書乃是大乘佛法……”

“我佛尼瑪了,你看看這經書裡麵還有什麼!”

周擎天拿起經書,又朝善真臉上一頓猛拍。

善真看似不起波瀾的眼中,終於閃過了一抹怨怒。

我可是修遠寺得道高僧,走到哪兒都要被人以禮相待。

你一個傻子皇帝,竟然翻來覆去打我的臉?

不過他還冇有暴露。

他翻開經書後,假裝這纔看到印有箴言的傳單,一臉的驚愕:“皇上,此事和我修遠寺,絕對冇有關聯,這是有人偷偷放進我們經書中的!”

一個彆人偷偷放的,就想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周擎天眼中怒火騰燒,怒極反笑。

這邪僧還真把他當傻子了。

他當即叫來黃欽,道:“找你買這些箴言傳單的人,你還記得聲音吧!”

這些僧人都天天在香燭味道中泡著,味道已經差不多了。

但是聲音卻還是很不一樣的。

黃欽走上來後,更是直接伸手一指善真就道:“皇上,那聲音我的確也很熟悉,就是這善真和尚!”

“就是他找我買的傳單!”

黃欽為了保住自己女兒一條命,也是儘全力了。

“原來就是你在乾,你還在跟朕狡辯,你的嘴怎麼這麼能說?”

周擎天的怒火,再也藏不住了。

他抬手就是一嘴巴,打在善真臉上,啪的一聲脆響。

其實,周擎天平時,也很少親自動手打人。

但這一次的事情,實在是把他逼狠了,他們對慕容婉兒的手段,也太惡毒了,讓他忍耐不住,把所有有關這件事的人,都親手教訓了一頓。

善真整個人踉蹌幾步,臉上充滿了不敢置信。

這個傻子皇帝,竟然敢當著大庭廣眾,打他善真和尚的嘴巴?

他身份何等尊貴?怎麼能捱打?

周擎天看得那副表情,就知道善真心中的想法。

好啊,你個和尚覺得你很尊貴,不能捱打?

朕的婉兒,被你幾句流言害得要被淩遲處死呢。

朕纔打你幾個嘴巴,出口惡氣怎麼了!

這還遠遠不夠呢!

頓時,周擎天止不住心中怒意:“看什麼看?不服?來人,給朕打掉他十顆牙,再帶回宮中,朕要嚴加審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