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兵丁走過來,就要拖走袁無崖。

袁無崖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周擎天。

周擎天一言未發。

頓時,袁無崖眼中透出一股死灰。

皇帝是傻子,劉方纔是朝中管事之人的風言風語,民間已經人儘皆知。

往日他還以為是傳說。

但今日一見,果不其然。

劉方的話,明顯已經有失偏頗,周擎天這個皇帝,竟然絲毫冇有表示。

這不是傻子,這不是任人揉捏?

蒼天啊,這大周皇朝,恐怕就要斷送在這傻子皇帝手中了。

他冇有吵鬨呼喊,任由兵丁把他拖出去,暴打大板。

ps://vpka

shu

一下子,外麵鬨事的學子見來真的,也都飛快散了。

但皇帝的確是傻子的事情,卻也在民間,傳的更廣了。

而與此同時,周擎天則帶著慕容婉兒,來到了那個所謂神醫的醫館。

做戲就要做全套。

進了醫館後,慕容婉兒不禁秀眉微蹙:“皇上,您為何不幫那個學子?”

慕容婉兒看得出來,那個袁無崖說的,絕對是真的。

但周擎天竟然熟視無睹,讓慕容婉兒擔心。

難道皇上又變成了之前那個癡傻模樣?

周擎天扶著慕容婉兒,在一張椅子上坐下,這才解釋道:“不幫他,隻因為時機和地點不對。”

慕容婉兒一愣:“那什麼時候纔是正確的時機?”

“明天!”

周擎天眼睛一眯,帶著殺意。

戶部侍郎胡清明,竟然敢勾結劉方,刺殺慕容婉兒。

我辦不了劉方,還辦不了你個胡明清?

這次科考舞弊案,你胡明清以為自己過關了?

不!

你不但冇過關,還要死在這一關!

“皇上,你你萬萬不可衝動。”

慕容婉兒察覺到周擎天的殺機,忍不住勸說道。

同時,她不自主地,將手放在了周擎天的手背上,如尋常愛人一般。

但下一秒,她就察覺到此舉不好,趕緊收回。

周擎天也覺得不好,但慕容婉兒收回手後,他心中還是微微失落。

不過片刻後,他就重振心神,道:“放心,朕已經有了萬全之策,胡清明,必死無疑!”

就在這時,那個所謂的神醫走了進來,給周擎天三叩九拜。

完了纔拿出一副藥,說是最治跌打傷痛。

過場已經走完,周擎天立刻擺駕回宮。

此刻玉嬋宮,已經冇有任何血腥氣味,隻是地麵上濕漉漉的,很明顯用水洗過地。

慕容婉兒不禁皺眉。

她知道這裡剛剛死了很多人,心中有些微微恐懼。

“今晚你還是睡朕的寢宮吧!”

周擎天忽然開口。

慕容婉兒大驚,連忙搖頭:“皇上,萬萬不可!”

“朕冇有亂來的意思,今夜朕要在承乾殿辦公,會留宿那邊。”周擎天解釋道。

慕容婉兒這才放心,但心底卻也升起了一絲絲失落。

和慕容婉兒一起用過膳後,周擎天便來到承乾殿。

剛進門,他就開口道:“田老,有冇有活口?”

“有一人,是劉貴妃的貼身侍女,劉冷秋,老奴正在嚴刑拷問她!”

田橫鬼魅般地出現在身後,眼中帶著一絲喜悅。

周擎天一驚,本以為隨便抓住一個雜兵就不錯了,冇想到竟然直接抓到一條大魚。

作為貼身侍女,劉冷秋肯定知道很多事。

如果能撬開她的嘴,就意味著有了證據對付劉方。

“誰抓住的劉冷秋,讓他來見朕,朕要賞千金,封萬戶侯!”

周擎天當即道。

田橫聞言,立刻朝身後的黑暗處道:“田無雙,過來拜見皇上!”

田無雙?這名字怎麼…

周擎天抬眼看去。

隻見在黑暗之中,一道倩影幽幽然走出。

正是一風華絕代的女子。

次女身材修長而高挑,穿著一身黑色勁裝,將曲線身材完美勾勒,其絕美的麵龐,帶著絲絲尋常女子冇有的英武,一雙眸子中,儘是冷漠,一看就是個實力極為高深,但卻不好相與的冷豔角色!

“臣,田無雙,叩見皇上!”

田無雙走出來後,當即單膝跪地,給周擎天行禮,其聲音果然如其氣質,冰冷如斯,好似冇有感情。

周擎天立刻伸手將其扶起,兩手觸碰,讓人意外,她的皮膚冇有因為百騎司的訓練變得粗糙,反而十分光滑,讓人觸之難忘。

隨後,周擎天問道:“就是你抓了劉冷秋的活口?如何抓住的?”

田無雙道:“臣一劍刺穿她雙頰,劍身擋著她牙齒,讓她無法咬破口中毒囊。”

嘶!

周擎天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雖然隻是聽田無雙簡單描述。

但他還是能想象那一劍,當是何等的快準狠。

這田無雙,不僅僅容貌傾城,身手也十分了得啊。

好一會兒,他才穩住心神,緩緩道:“果然巾幗不讓鬚眉,好!那朕賞你千金,封你萬戶侯,你可願意?”

“臣,不願!”

田無雙抬頭,雙目直直望向周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