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姍姍來遲的南興,周擎天雙目微眯起來,眼底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或許是見周擎天等人居然還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南興臉上略微露出了幾分詫異之色。

居然還有人進了漕運衙門能活著?

這簡直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以往的慣例,進入漕運衙門的人不死也得脫層皮。

先是被那些本身就是漕運幫幫眾的衙門差役給痛打一頓,然後再由王衛給隨便強加上幾個莫須有的罪過。

這案子也就算是辦完了。

至於接下來的,便是正經的收監,然後殺頭。

無一例外。

若是遇到武藝高強之輩,王衛身邊的那幾個差役無法拿下的,那便會由他南興帶著城防軍出手。

這種事情他們不是第一次做了,所以向來輕車熟路。

ps://vpkan

根本就冇出過什麼以外。

而同樣的,想必整個大周朝上上下下,也唯有琅琊城才能看到這奇異的一幕。

堂堂城防軍統領帶著自己手下的士兵們,穿戴武裝到了牙齒的全身甲冑,然後朝著跟他們八竿子打不著的漕運衙門裡而去。

久而久之,這琅琊城內誰都知道漕運衙門王衛和城防軍的南興有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不過由於王衛積威太深的緣故,所以不會有人敢拿在明麵上說便是了。

眼前,南興帶著審視意味的朝著周擎天看去。

過了一會兒,他的視線便不自覺的瞟向了一旁跟著的田無雙。

後者,便是他為何這麼姍姍來遲的原因,冇有之一。

做為城防軍統領的南興實在是太瞭解王衛的為人了,自打他見到長相絕美的田無雙後,他就知道王衛在審問的過程中一定會動什麼歪心思。

這種事情,他親眼撞見了冇有十次也有八次了。

且王衛做這種事情從來不會避人,就這麼大刺刺的在他的衙門大堂裡亂來。

但其他人就算是再怎麼不爽,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而已。

久而久之,南興便養成了先帶人在漕運衙門眼前守衛片刻的習慣。

等到時間差不多了,他再帶著人進去。

這樣一來也算是眼不見心不煩。

隻不過這一次,南興看著那邊囫圇無缺的田無雙,哪裡有什麼不對的跡象?

不過轉念一想倒也釋然。

田無雙那一身武藝他先前在客棧時也是見過的。

雖然以他的眼裡看不出來多少細節,但倒也的確不是王衛衙門裡這幾個差役能搞定的。

想到這裡,南興心裡不禁有了幾分激動。

他一會兒先讓人將田無雙給拿下,然後再將其轉交給王衛。

這麼一來,自己在王衛眼裡的地位就會越來越穩固。

他的日子也就會越來越好。

不過好在他心裡的想法不為人所知。

若是被周擎天等人知道的話,或許第一反應並不是憤怒或殺意。

而是鄙夷,深深的鄙夷。

你一個堂堂城防軍統領,武將六品的官員,居然會對一個小小的七品漕運使如此之諂媚。

簡直是聞所未聞。

最最關鍵的是,南興貌似從來都冇有認為這樣不對過。

這纔是最可怕的。

一個武將,就這麼硬生生的被王衛給調教成了其忠實的擁躉。

這般想著,南興眼底露出幾分殘忍之意。

他看向一臉淡然的周擎天,旋即開口說道。

“哼!小子算你運氣好,能在王大人他老人家手上多活一陣子。”

“不過現在老子來了,你就乖乖的下九泉去吧!”

“還有你身邊的那幾個傢夥,他們也會下去陪你的,放心吧,你不會孤單。”

南興一臉獰色的說著,最後還看向了周擎天身後的王森等人,語氣裡滿是殘忍的意味。

說到這裡,他忽略掉了王森幾人臉上那**裸的殺意,然後一臉不懷好意的看向一直一言不發的田無雙。

“至於你……”

他嘴上頓了頓,旋即這才繼續道。

“放心吧,本統領會先挑斷你的手腳筋,然後先將你送給王大人。”

“萬一王大人他老人家大發善心,也能讓本統領玩玩你著種極品女人,倒也還算不錯。”

他語氣顯得極為猥瑣,和之前相見時大相徑庭。

先前由於身邊冇有足夠的人手,所以他纔會稍微收斂一點。

況且作為城防軍統領,雖然他早就與漕運使王衛勾搭在了一起,但是兩人還是有些不同之處的。

王衛根本就不會在意彆人看他的眼光。

就算是彆人看他再怎麼不爽,但是嘴上也不敢放出半個屁來。

可南興不一樣。

在外界,南興還是很會保護自己的威嚴的。

起碼不會像王衛那樣,做出那種將翡翠吊墜掛在身上的荒唐事。

而眼下到了漕運衙門,南興這才露出了自己的原本麵目。

他對漕運衙門很是熟悉,簡直就像是自己的第二個家。

想到這裡,南興毫不猶豫的朝著後麵揮了揮手。

頓時,他身後突然湧出來了數十人。

他們各個身著厚重的甲冑,全副武裝到了牙齒。

那一杆杆長長的斧鉞,讓人看了不由得不寒而栗。

“一起上,先殺了這幾個男的,然後再抓住那個娘們兒!”

“若是做得好了,本統領會報給王大人,到時候重重有賞!”

南興在那裡吩咐道。

而身後出列的那些甲士,也像是早就習慣了這些事情似的。

在聽到南興說會有賞賜之後,他們頭盔下的目光都不由得變亮了幾分。

一時間,他們看向周擎天和田無雙等人的目光,簡直就像是在看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魚肉一般,充滿著貪婪。

此刻,周擎天等人在他們眼裡已經不算是個人了。

而是冒著光的,白花花的金銀財寶。

不過,就在這時。

南興的視線卻是突然掃向了另一邊。

看到那人的刹那,南興差點便是一句王大人脫口而出。

不過很快,他便將肚子裡的話嚥下去了。

隻見那人正是粘上了茂密鬍鬚的王衛,隻是此刻的後者臉色都有些發白起來,身子都在顫抖著。

他手指著南興,嘴巴蠕動了一下,但是卻說不出話來似的。

顯然是被氣的。

看著這人詭異的樣子,南興臉上露出些許的詫異。

這人是誰?

為什麼會出現在漕運衙門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