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散兵遊勇,纔是最讓人頭疼的事物。

若是想徹底剿滅漕運幫在大周朝各地的分舵的話,恐怕隻能同時出動各地的駐軍一起動手才能完成。

這種代價,幾乎不壓於一場大型的全麵戰役!

若是不到萬不得已,周擎天自然也不想如此興師動眾。

況且,就算是這樣,說不定也會出一些問題。

且不說這些散兵遊勇會不會站在那裡讓你打,就是各地的駐軍裡,說不定也會有漕運幫的人存在。

這種情況,眼前的這個王衛便是最好的例子。

這讓周擎天瞬間頭痛不已。

眼前,王衛看著周擎天一臉震驚之色不似作假的樣子,心裡頓時暢快不已。

在他看來,這會兒應該正是周擎天心神失守的時候,若是加一把勁兒的話,說不定效果會更好。

更何況,現如今他連自己最重要的秘密都說出去了,那還有什麼需要隱瞞的呢?

這般想著,他繼續丟出石破驚天的訊息。

“而且,巡撫大人可彆以為下官在漕運幫中隻是一個小小的幫眾。”

他先是賣了個關子,旋即看向周擎天的眼睛。

看著後者適時的露出疑惑不接之色,他這才神叨叨的繼續說道。

“說出來不怕巡撫大人笑話,下官不才,正是這琅琊城分舵的舵主。”

此話一出,周擎天心裡頓時巨震不已!

什麼?

此人居然就是那漕運幫分舵的舵主?

饒是周擎天這樣見慣了大場麵之人,也不由得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訊息給驚到了。

他眼前有一刹那的失神,被王衛給清晰地捕捉到。

“王衛……”

“王……威……”

周擎天嘴裡喃喃自語著,眼底旋即露出幾分恍然大悟的神色。

他這才明白自己剛纔聽到

王衛的名字時,到底為何會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周擎天依稀還記得,之前在琅琊城外審問那幾個埋伏他們的漕運幫幫眾時,對方頭目所說的琅琊分舵舵主名字,正是王威!

而王衛,隻是一個諧音罷了。

不過她這般想著,卻是有些下意識的看向了眼前王衛的臉。

離得近了,他那嘴邊一圈光禿禿的皮膚更是被看得真切。

此人,冇有鬍鬚。

就連正常男人應有的胡茬都冇有多少。

這屬實不應該……

況且最重要的,根據之前那個漕運幫小頭目所說,那位神秘的舵主王威,是一個長著茂密鬍子的大漢。

不過,似乎是周擎天那震驚的臉色將王衛給爽到了一般的,他便開始打開了話匣子。

一些重要的不重要的訊息,就宛如不要錢一般的朝外冒了出來。

“嘿嘿,江湖傳聞說下官作為漕運幫舵主時,乃是一個濃須大漢,且身上的標誌十分明顯,讓人一看便知下官的身份。”

“可冇人知道的是,這都是下官的計策罷了。”

說到這裡,王衛臉上再次露出了濃濃的得意之色,就像是在朝著周擎天炫耀自己的豐功偉績似的。

周擎天眼前一亮,暗道這個王衛還真是個蠢貨,自己這邊連半點實質性的舉動都冇有,這傢夥就敢將這些秘密徹底暴露給自己。

難不成這蠢貨就不怕自己聽去了這些之後,更有理由對他出手?

而緊接著,王衛便再次開口了。

“我這麼說巡撫大人您kenengtingbuzhenqie

“要不就讓下關為您演示一二。”

說罷,他還不等周擎天答應,便先開始自顧自的往自己身上摸索而去。

周擎天冷冷看著這一切,他倒想看看,此人到底是如何用一個鬍子來一人同時分飾兩角。

說起來此人倒也有其可取之處,就說這一人分飾兩角,就不是尋常人可以做到的。

這難度,要比他易容之後微服私訪要難上很多。

不知怎的,周擎天腦海中卻是突然想起了一些先前的事。

自己化名“龍公子”,與當時還未歸心的貴妃劉伊人談過一場驚心動魄的戀愛。

他那時候所做的事,說起來與這王衛倒是有幾分相似。

這般想著,而眼前的王衛則終於從自己身上的口袋裡掏出了一物。

周擎天定睛一看,王衛手上的東西,居然正是一坨看上去有些黑乎乎的毛髮!

可還未等他說什麼,王衛便自行開始給周擎天等人演示。

那樣子,簡直像極了跟父母求誇獎的小孩。

隻見王衛先是將那毛髮放在手上捋了捋。

待到毛髮被捋順了幾分後,他便將其放到自己嘴唇周圍一圈的位置,然後用力一按!

下一刻,那坨原本還看不出來是什麼形狀的毛髮,便瞬間猶如粘到了王衛下巴上似的,與他緊緊的融為一體!

而與此同時,王衛身上的氣質也開始肉眼可見的變化起來。

周擎天瞳孔一縮。

此刻,眼前這個已經化身虯鬚大漢王威的傢夥,身上不知不覺間便多了幾分匪氣。

與剛纔尖嘴猴腮的樣子完全是兩幅光景。

若是不注意看的話,根本就不會將這兩個完全不同的人聯絡到一起去。

先前的王衛眼睛裡自始至終都流露著狂妄自大的神情,那種既狂妄又無知的樣子,早已深深的烙印進了周擎天和田無雙等人的心裡。

而現在……

戴上假鬍鬚之後的王威,眼底的狂妄自大就像是從未出現過一般的,徹底消失掉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無邊的冷靜,以及那深深的江湖氣息。

簡而言之,便是匪氣。

這鬍子就宛如有一種魔力一樣,可以徹底壓製王衛身上特有的一些氣質。

周擎天深深看著冷著臉,一言不發的王威。

他突然發覺自己錯了。

或許,此人根本就不像自己所想的那般愚蠢……

想到這裡,周擎天突然覺得脊背有些發涼。

是了,一個心思如此深沉之輩,又怎麼會如同表現得那般簡單!

就像是冥冥之中驗證著他的猜想一般,回到王威狀態下的眼前人,突然一臉假笑的超這周擎天望了過來。

“巡撫大人,剛纔說的起興

忘記告訴你……”

“其實,下官還有一個最大的愛好。”

說到這裡,王威嘴裡的話突然頓了頓。

旋即,他臉上露出幾分殘忍的表情。

“下官,最恨有人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