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衛說話都有些結巴起來。

“您莫要再說笑了,手持聖旨來這麼一個偏遠的琅琊縣城,不是欽差還能是什麼?”

他語氣裡帶著幾分諂媚,臉上堆滿了笑容,對著周擎天說道。

不過,眼前的周擎天看著他時,嘴角卻是帶上了幾分玩味。

“既然這位王大人不信,那本官就來念一念這聖旨。”

說罷,周擎天頭也不抬的將手上的聖旨打開。

眼前,王衛看著周擎天的動作,旋即渾身一顫。

難道周擎天真的不是欽差大臣?

王衛心裡默默想著,旋即將本就伏在地上的身子給再壓低了一點。

不過,此刻卻有幾人比他更為震驚。

正是周擎天身後的王森等人。

ps://vpkan

原本週擎天拿出聖旨時他們已經很吃驚了,他們能猜到周擎天官做得很大,很可能是來自朝廷。

但是卻想不到,居然會這麼大。

欽差大臣那是個什麼概念?

簡簡單單四個字。

代天巡牧!

這就相當於,不管是走在哪裡,欽差大臣都算是朝廷以及皇帝的一隻眼睛。

這可是展現皇權威嚴最大的鐵證,馬虎不得。

但原本,他們以為自己的震驚就這麼到此為止了。

直到……

他們看到了周擎天手上那封聖旨的內容。

站在他們的位置,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聖旨上的一切。

那上麵,空無一字。

是一份空白的聖旨!

看到這裡,王森等人臉色都有些發白起來。

眼看著周擎天拿著聖旨,臉上露出一副欣賞之色。

王森等人就隻覺得自己心臟在狂跳不止!

不過更加讓他們震驚的,還在後頭。

隻聽下一刻,周擎天輕咳了一聲,旋即竟然開始對著空白聖旨唸了起來。

“奉天承運皇帝,召曰:直隸州之事,朕深感國之律法、官製種種,皆有紕漏,若無更改,朕夙夜不能寐,念直隸州牧趙一維者,現為直隸巡撫,暫代一州之地各項事宜,自試行以來,頗有成效,足以使大周各州效仿也,今有皇室宗族宣威王體恤民情,大破原直隸刺史陳泰欺上瞞下、裡通外敵一案,振奮朝野,人人得以讚之,故特遣宣威王暫代江南州巡撫,有亂製亂,無之以為勉,代天監察……”

“欽此!”

周擎天嘴上一個磕絆都冇有,直接將這麼一大段話給“念”了出來。

且聽上去還頗為抑揚頓挫的樣子,簡直到了足以以假亂真的地步。

若不是他們看到了周擎天手上的的那張空白聖旨的話,恐怕還真會被他那副認真的樣子給騙了過去。

周擎天身邊,田無雙自然也看到了周擎天那份聖旨的不對。

她看著周擎天一副正經的樣子,她心裡便不禁一陣莞爾。

這個男人,總會給人一種彆樣的驚喜。

地上跪著的王衛聽著周擎天念出來的話,更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不過隨著周擎天話音落下,王衛卻不由得長舒了一口氣。

“不是欽差大臣就好……”

他心裡不禁默默地想到。

眼下,他也就隻能祈禱,周擎天不是一個正義感爆棚之輩。

若是如此的話,以他的所作所為,或許還會有一線生機也說不定。

這般想著,他抬起頭來,似乎有些不敢直視周擎天的樣子。

“王爺……哦不,應該叫巡撫大人纔對。”

“下官今日一見巡撫大人,就覺得您容光煥發,顯然是到了江南州之後會有好事發生啊。”

“那下官就先在這裡祝賀巡撫大人了。”

他直接拍馬屁道,就差把諂媚二字給寫在臉上了。

說罷,王衛還悄咪咪的看了周擎天幾眼,好似是在觀察後者的臉色。

周擎天臉色略微的緩和了幾分。

不過,他自然不是因為對方馬屁拍的好。

而是看著此人的表現,他便清楚,自己的計劃成了。

自始至終,眼前的王衛都冇有懷疑過聖旨的真假。

當然,這也有先前周擎天即興表演的功勞。

這種小把戲對於周擎天而言自然是如同吃飯喝水一般的,極為簡單。

簡直就到了張口就來的地步。

雖然大周朝的聖旨一般都是先由王珪等老臣票擬,然後再由周擎天親自過目。

他點頭之後,才能頒發出去。

但自他登基之日起,已經過了許久的光景。

他眼皮子底下飄過的聖旨更是不計其數。

久而久之,他就算是閉著眼睛,也知道聖旨應該如何寫,應該用什麼樣的口吻。

這樣的功底,王衛能看出來纔是怪事了。

眼前,看著周擎天神色舒緩了幾分,王衛心裡不禁暗喜起來。

與此同時,他腦海中卻是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

或許……

他還可以通過和周擎天這位新上任的巡撫大人拉近關係,從而更進一步?

這個想法一但在腦海中成型,便再也揮之不去。

他越想越覺得可行。

從剛剛的那份聖旨就可以看得出來,一位巡撫的權利無疑是非常巨大的。

在這皇權不下縣的年代裡,巡撫幾乎可以相當於一州的土皇帝了。

這樣的人物,若是想讓他升個小官,簡直就如同吃飯喝水一般的簡單。

畢竟,他王衛在這琅琊縣裡做他的土皇帝,也已經過去了很久很久了。

久到他自己都有些厭倦了這樣的感覺。

他想要去看看更新鮮的東西,登上更大的舞台。

歸根結底,還是這琅琊縣實在是太小了。

他看不上。

而周擎天的到來,讓他看到了一絲絲機會。

這般想著,王衛暫時壓下了那激動的情緒。

他深知,就算他自己想的再怎麼美好,決定權都在周擎天手裡。

而眼下,他要做的就是讓周擎天徹底忘掉之前發生的那些不愉快。

這纔是自己傍上這條大粗腿的前提條件。

至於具體要如何做……

王衛心裡卻是早就有了決斷。

不過,就在他想要開口說什麼的時候,卻聽周擎天率先開口道。

“所以你現在是否可以告訴本官,你與那漕運幫到底有何關係了?”

周擎天臉色由先前的緩和,再度回到冷著一張臉的狀態。

不過這次,他神色的變化卻是刻意的放慢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