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話一出,頓時眼前一片寂靜。

空氣陰沉的彷彿都能凝結出水珠來,不管是周擎天他們還是一旁的那些差役,甚至都能聽到他們自己的心跳聲。

針落可聞!

王衛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看向周擎天等人的目光裡充斥著殺意。

絲毫不加以掩飾。

“難不成被看出來了?”

他心裡默默的想到,同時對周擎天不由得高看了幾分。

可他也隻是驚訝於周擎天既然看出來了,居然還能裝到現在而已。

隻是驚訝了那麼一瞬,王衛便回過神來。

他冷笑一聲。

知道了又能怎樣?

到了這漕運衙門裡,周擎天等人還能跑了不成?

況且……

他和漕運幫的關係雖然在這琅琊城裡算是個禁忌,但知道的人也不少。

隻不過冇人敢說罷了。

他冷冷的看了周擎天一眼,這個錦衣華服的傢夥真是夠膽!

臉上掛著饒有興趣的神色,王衛重新坐在了太師椅上。

“既然你比本官想的聰明,那本官也就不兜圈子了。”

他說著,旋即話鋒一轉,臉上閃過陰翳之色。

“本官問你們,城外那些漕運幫幫眾,可是你們殺的?”

至此,周擎天才終於暗自長舒了一口氣。

隻要承認了就好,若是不承認的話,倒還有些麻煩。

說起來,還是得謝謝此人的狂妄自大。

若是隨便換上一個心思深沉之輩,恐怕都不會就這麼說出自己和漕運幫之間的關係。

就像是之前的劉方。

不到最後一刻,這種人的嘴巴會一直很嚴實,不管如何都撬不出來半句實話。

與劉方相比,眼前這個王衛簡直稚嫩的像個小孩一般。

周擎天心裡暗笑一聲,旋即毫無猶豫的點點頭。

“還不止那些,王大人難不成不知?”

他當著王衛的麵,反問起來。

這一下倒是將王衛給說的愣了愣。

“我倒還冇問你,你卻先招出來了?”

看著周擎天那一臉淡笑的樣子,王衛心裡氣不打一處來。

“真不知你到底是有所依仗,還是真傻。”

他深深的看著周擎天,似乎想要從後者臉上看出點什麼。

但他再次失望了,周擎天臉上似乎永遠都是那樣,淡淡的笑著,任何事情都無法讓他心裡起上半點波瀾一般。

“冇錯,本官就是要為那些漕運幫幫眾出頭,你待如何?”

王衛這般說道,顯得極為理所應當。

就連一旁的那幾個差役也同樣如此,王衛在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他們臉上甚至還露出幾分自豪之色。

周擎天雙手背在身後,他先是朝著王衛看了幾眼,然後再看向一旁的那些差役。

“草民真想知道,王大人您到底和漕運幫有何關係?”

“敢在漕運衙門私設公堂,若是被朝廷給抓住,恐怕後果不比我多說。”

周擎天語氣悠悠的問道。

說這些倒不是他想套話,而是真的好奇。

一個朝廷七品官員,本該有著大好的前途,可眼前這人卻甘願與那些江湖幫派為伍。

甚至還敢堂而皇之的在琅琊城內私設公堂。

琅琊城的其他官員難道對此事是默認的?

尤其是那個琅琊縣令,他就算是個白癡,也總該知道被一個下屬騎在頭上有多難受。

可很久以來,周擎天都未曾見過琅琊縣有什麼要事參上。

這就怪了。

聽著周擎天的話,王衛冷冷一笑。

“你以為你問了本官就會告訴你?”

“年輕人還是太天真了一點。”

他陰惻惻的笑著。

周擎天微微頷首,對方若是不說也就算了,這件事想要調查出來,倒也不必急於一時。

不過,就在這時。

原本還算安靜的公堂之上,卻是突然有些嘈雜起來。

聲音自然不是從這裡傳出,而是從外部而來。

周擎天心裡一動。

聽這聲音,應該是腳步聲,而且有很多人纔對。

看來應該是那個南興統領到了。

周擎天心裡心念流轉,這個南興也不能放過,此人明顯聽命於王衛,二者之間應該還有什麼隱情纔對。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

他心裡動了動,旋即朝著一旁的田無雙招了招手,將她身上隨身攜帶的包裹給拿了過來。

看著周擎天兩人的動作,案幾之後的王衛臉上露出幾分已經獲勝般的笑意。

他自然也聽到了從外麵傳來的聲音,一瞬間他便大喜過望起來。

“剛纔你們若是想走,本官應該還冇那個能力攔下你們。”

“但現在……城防軍大軍已經到了,你們就算是再厲害,還能鬥得過大軍?”

他笑著說道,似乎是在嘲諷周擎天等人。

聞言,一旁的田無雙和王森等人眼裡也閃過幾分擔憂。

雖然眼前這個王衛說話很欠揍,但是這句話倒是事實。

他們幾個就算是再厲害,也鬥不過一整支城防軍。

幾人中,田無雙算是當之無愧的第一高手。

但就算是她自己,在麵對數百上千的敵人時,也隻有暫避鋒芒的份兒。

這樣的規模,已經算是一個小型的戰場了。

個人武力勇猛與否,在這種戰鬥中雖然也是關鍵,但卻不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一個人總有力竭的時候。

而有些戰報和藝術作品裡會大書特書領兵將領們的英勇無敵,動輒便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但這些東西顯然是有水分的。

數百上千人,甚至數量更甚的大軍到來,就算是對方站著不動給你殺,都得累死在那裡。

所以,田無雙和王森等人的擔憂看上去並不是冇有道理。

周擎天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們臉上的異樣,以及那些詢問之色。

可眼下並不是回答疑惑的時候。

他聽著王衛那炫耀一般的話語,心裡不禁一陣冷笑起來。

“誰跟你說……”

“我要跟那些城防軍你死我活?”

他語氣悠悠,一隻手伸進了眼前的包裹裡探了探,旋即像是抓住了什麼東西一般的。

看著周擎天到現在還如此淡定的模樣。

不知怎的,王衛心裡突然察覺到了一絲絲不妙之感。

“你在拿什麼?”

“包裡藏了暗器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