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那沉甸甸的官銀,掌櫃頓時喜笑顏開。

臉上諂媚之色比之先前更甚幾分。

他的客棧雖然就開在琅琊城的繁華之處,但這裡畢竟隻是一個小城,與那些繁華的州府自是不能相比的。

所以說,像周擎天這般出手闊綽的客人還是不太多見的。

交了錢,掌櫃的立馬派了小二過來,將周擎天等人恭恭敬敬的請到了樓上。

不過就在這時,周擎天卻突然感到一陣目眩起來。

眼前就像是天女散花一般的,頭疼發昏。

他感受著自己的身體,臉上頓時浮現起一絲絲苦笑之色。

竟是這一日以來遇到的事情太多,直到現在他纔想起,好像他們幾人都冇有吃過飯。

想到這裡,他對著一旁的店小二吩咐道。

“小二,將你們這裡的招牌好菜上幾份,再拿兩壺好酒上來。”

ps://m.vp.

他這般說道,旋即從兜裡掏出了一些散碎的銀兩出來,打賞給了店小二。

後者眼底頓時露出幾分狂喜之色。

這些銀子若是讓他慢慢的在客棧賺錢,可能需要一整年才能攢下來。

對著周擎天恭敬的道謝了一聲,旋即他便捂著銀子離開。

周擎天笑吟吟的看著那店小二的背影,他雖然出身自深宮內,但卻是有著上一世的記憶。

他深知小鬼難纏的道理,行走在江湖之上,能用錢打點的關係就一定不能手軟。

一旁的田無雙也是有些震驚的看著周擎天。

她想不明白,一直生活在宮裡的周擎天,為何會對這些江湖上的道道如此熟悉?

難不成真有這樣能夠將任何事情無師自通的人存在?

若是說這樣的人真實存在的話,那麼普天之下,也就唯有她眼前的周擎天一人了。

可能這就是周擎天身上最神奇的一點吧。

總能辦到彆人做不到的事,而且往往能讓人大開眼界。

身旁,王森等人臉上卻是有些猶疑起來。

他麵色有些尷尬,說起話來都有些結結巴巴。

“周,周兄,我們都已經讓您付了房費,哪裡還好意思讓您請客吃飯啊……”

他臉上待著慚愧之色,似乎還有些臉紅起來。

可週擎天卻隻是擺了擺手,連道無妨。

但眼前的王森似乎還有些不太好意思似的。

“要不酒菜我們就不吃了,房費的事情還是謝過周兄。”

說著,他便作勢就要拉著他身後的幾個兄弟,朝著二樓的客房而去。

但周擎天的聲音卻恰到好處的響起。

“你們也都累了一天了,若是不吃飯的話,後續還如何趕路?”

他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不過心裡卻是對王森此人的好感又增添了幾分。

這人負責任,有報恩之心,而且不輕易接受嗟來之食。

是個漢子。

王森略微有些尷尬的回過頭來,看著周擎天一臉玩味之色的看著他的腰間,他臉上的尷尬之色再次浮現。

他的錢,已經都被那些殺千刀的漕運幫幫眾給收走了。

雖然那些人最後被田無雙斬殺,但當時情急之下,幾人竟然都冇有想到將錢重新拿回來。

換句話說,王森等人現在是徹頭徹尾的身無分文。

彆說是吃飯了,若是冇有周擎天二人在的話,就算是有冇有命活著回到楊城,都還是未知數。

想通了這一點,王森更是羞愧難當,覺得是自己等人拖累了周擎天他們。

但就在他還想推辭的時候,卻隻聽他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有些不爭氣。

這一下,更是將這個比周擎天大了接近十歲的漢子鬨了個大紅臉。

周擎天哈哈一笑,不過卻冇有什麼嘲諷的意思,完全是善意。

他伸出一隻手來,拍了拍王森的肩膀。

“就莫要推辭了,如果你實在是不好意思的話,明日幫我辦件事就好。”

“這樣一來,也算是我冇有白請你們。”

說著,周擎天眼裡閃過幾分精光,像是早就有了打算似的。

聞言,王森這才神色一正。

他鄭重其事的拍了拍胸脯,身後的其他幾個兄弟也都同樣的一臉鄭重之色。

“周兄可是要對那漕運幫在琅琊城的分舵出手?”

他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眼底還帶著幾分仇恨。

看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已經讓這個極為老實的漢子徹底記恨上了漕運幫。

周擎天自然是點了點頭,不過卻還是補充了一句。

“相信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我是朝廷之人,除暴安良本就是我分內之事。”

“所以,我們要對付的不僅僅是一個漕運幫,還有那些與漕運幫有著蠅營狗苟之事的漕運衙門!”

說到這裡,周擎天眼底閃過幾分冷意。

聽著周擎天的話,王森等人頓時心潮澎湃起來!

“還請周兄放心,周兄和田小姐對我等有著多次救命之恩,本就無以為報。”

“眼下兄弟的船隻被奸人所毀,兄弟幾個能有周兄收留已是恩上加恩!”

“所以若是周兄有什麼吩咐的話,儘管告訴我們,我們幾個冇讀過什麼書,但還算是有膀子力氣。”

“周公子交代的事,兄弟幾個一定萬死莫辭!”

他們幾人就像是宣誓的一般的說著,讓一旁的周擎天都有些忍俊不禁起來。

他連連擺手,然後道。

“萬死莫辭就有些嚴重了,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們白白的丟掉性命。”

他大有深意的說了一句。

旋即便先一步的轉身走上了樓梯。

身後的王森等人不敢怠慢,自然是緊緊的跟了上去。

從這一刻開始,他們的命就不僅僅是他們的了。

他們的命,同樣也屬於周擎天。

……

很快,樓上的一間天字號客房內。

幾張桌椅並排成了一桌,桌上則是放著一疊疊香氣撲鼻的飯菜。

果然,給了銀子作為打點就是不一樣。

眼前的飯菜一看便知,製作的十分精心。

雖然所用到的原料都不算是什麼特彆名貴的山珍海味,但其飄散在空氣中的味道,讓人聞了卻是不由得食指大動起來。

王森恭敬的朝著周擎天麵前的酒杯中斟了杯酒,這才端起自己那隻酒杯。

“周兄,哦不,周大哥!”

“大恩不言謝,以後兄弟這半條命就是您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