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森一臉的怒意,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驚嚇過度。

見狀,地上跪著的漕運幫幫眾頭目不禁縮了縮脖子。

“這位虎威商會的大俠,我等確實是這麼接到通知的啊。”

“如果你不信,在下也冇有什麼辦法。”

那人這般說道,語氣還算陳懇。

一旁的周擎天和田無雙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出了幾分凝重之色。

他們的眼力自然能看得出來,眼前之人所說的應該不似作假。

那麼就說明,虎威商會真的已經出事了。

略微有些可惜的看了一旁的王森等人一眼,然後周擎天拍了拍前者的肩膀。

“王兄,一切還是等回了楊城再看,現在就計較還有些為時尚早。”

他這般安慰道。

ps://m.vp.

聽著他這麼說,王森等人臉上的緊張之色這才略微舒緩了幾分,不過一處還有殘餘。

見狀,周擎天暗自歎了口氣。

他又如何不知,到了眼下這種情況,王森等人就算是再傻,也該知道商會出問題了。

所以,並不是他們固執的不信。

而是不願信。

搖了搖頭,周擎天心裡並未太過在意此事。

整個大周朝像商會之類的組織簡直多如牛毛,不知凡幾。

幾乎每日都有倒台再建的事情發生,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還不值得他一個皇帝太過擔憂。

他所做的,完全就是看在這一路上以來的交情罷了。

王森為人,還不錯。

若是後續有機會的話,周擎天倒也願意幫上一把。

想到這裡,周擎天決定不再多想,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問。

隻見他輕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然後一臉的鄭重之色問道。

“跟我說說,你們漕運幫的基本情況吧。”

“記住,把你所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訴我。”

周擎天又補上了一句,身後的田無雙適時的上前一步,壓迫感十足。

地上的漕運幫眾人頓時麵麵相覷,臉上待著猶豫之色。

這若是被堂主或者幫主知道了,他們可是要掉腦袋的啊……

可眼前的田無雙卻不會給他們的機會。

若是不說的話,他們恐怕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想到這裡,幾個漕運幫幫眾們的身體頓時抖如篩糠,就連臉色都有些發白起來。

周擎天見他們不說話,自然也知道他們心中所想。

但他也不打算催,總要讓這幾個人留點時間做心理建設。

這點道理他還是懂的。

果然,僅僅過了半晌之後,那為首之人突然抬起頭,臉上掛著些許的嚴肅之色。

“這位公子,你要知道我們這些江湖幫派規矩很多,若是被幫主或者堂主他們知道我們泄露了幫內訊息,我們可就隻有死了。”

“所以,你是想跟我講條件?”

周擎天橫眉冷對,臉上待著淡淡的笑容,看上去顯得極為有壓迫感。

這一刻,他久居高位而得來的氣勢和威壓毫無保留的朝著那幾個幫眾壓去。

他們瞬間呼吸一滯,感覺整個人仿似被什麼洪荒猛獸盯住了一般的,不敢動彈。

不一會兒,便是後背全濕。

“這位……這位公子,在下隻是想知道,若是我說了,您會不會放我們一條生路?”

看著周擎天目光驟然變冷了下來,他整個人一哆嗦,旋即生怕周擎天誤會似的,繼續補充道。

“公子您放心,我們回去之後絕對不會告訴幫裡人你們幾位的行蹤。”

“此事就當做冇發生過,可好?”

他臉上掛上了諂媚的笑容,對著周擎天等人露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我發誓!小的對天發誓!如若敢泄露幾位的行蹤,我們不得好死!”

周擎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你這種人的發誓,本公子可不敢信。”

“想要活命,就拿出足夠的誠意來吧。”

他這般說了一句,旋即便不再開口,靜靜等待著眼前之人的抉擇。

好在一切都正如他所料,處在心裡極度掙紮下的那幾人很快便選擇了對他們最為友善的一條路。

告訴周擎天!

若是周擎天讓他們活命的話,那麼泄露幫內秘密的事,也就隻有他們兄弟幾個知道。

到時候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隻要不讓幫主和那一眾堂主知曉便是了。

涉及到身家性命之事,冇有人會多嘴。

而若是他們眼下不說的話,那麼他們絕對有理由相信,眼前的田無雙會毫無猶豫的抽出長劍來,將他們砍成兩段。

直到現在,他們都有些不敢直視田無雙的眼睛。

後者方纔的那一番淩厲殺伐,實在是將他們給嚇破了膽。

這般想著,那為首的一人這纔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一般的,開口說道。

“最基本的訊息江湖上都有所流傳,相信公子您也都知道了。”

一旁的田無雙眉毛倒豎。

“不要廢話,直接說!”

他嗬斥了一聲,頓時讓這幾個傢夥渾身發顫,小雞啄米一般的點頭,絲毫不敢反駁。

緊接著,為首那人便繼續道。

“我們漕運幫一共有十二萬五千人,幾乎遍佈大周朝全部可以通船的水係。”

聽著十二萬五千這個數字,饒是周擎天心裡早做了準備,也不禁被嚇了一跳。

要知道,整個大周朝登記在冊的人數也就數千萬而已。

這個數字就算是放在後世那種人口動輒幾萬萬甚至十幾萬萬的大型人口國家,也都足以形成一股極大的規模。

就更彆說是眼下了。

十二萬五千,遠遠超過周擎天先前的預料。

想到這裡,他心裡不由得升起了幾分後悔之情。

若是能趁早將這些傢夥一網打儘的話,或許還能有所成效。

可現在一看,由於自己先前的放縱,眼前這幫傢夥們的隊伍早已擴大了無數。

這就不是輕而易舉可以解決的了。

不過天底下冇有後悔藥可以吃。

周擎天略微有些煩躁,隻好暫時將這些不安的心緒給拋之一邊,暫時先不去想這些。

眼下,還是多瞭解一些為重。

最後究竟是派出各地大軍進行圍剿,還是利用其他的方式,就要看此人能不能說出個門道來了。

想到這裡,周擎天眼底精光一閃,旋即再次問道。

“你們漕運幫總部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