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田無雙眼裡濃濃的擔憂之色,周擎天自然知道她心裡想的是什麼。

可若是有選擇餘地的話,他自己也不想開戰。

與民同休,這纔是眼下的大周朝應該做的事。

但對方已經騎在了大周的頭上,這讓他如何能忍?

周擎天對此看得很清楚,眼下,匈奴人肯定在策劃著一場驚天陰謀,到時候就算是他不主動出兵,對方也會逼著他出手。

現在,就看這到底是陰謀還是陽謀了。

但不論如何,開戰都不是周擎天想要看到的事。

但有時候卻是身不由己……

“行了,你先去辦這件事吧,開戰與否暫且不提,下麵的那幫官員若是有膀子力氣的話,就去邊關修築工事吧,我看他們挺需要這樣的工作。”

說了這句,周擎天直接擺了擺手,讓田無雙離去。

而他自己,則是站在二樓的圍欄之後,默默的看著下方忙碌的眾人。

ps://m.vp.

他甚至都能認得出來,下方那些人手上搬著的裝飾物,分明就是從陳泰府上原封不動的運送過來了。

看樣子,陳泰被定罪之後,這幫官員們第一時間想的並不是如何賑災,而是先去抄家。

想到這裡,周擎天眼裡露出幾分刻骨銘心的殺意。

這些傢夥,到了現在還依舊不悔改!

還在想著這些蠅營狗苟的事情!

“這幫酒囊飯袋!”

他恨不得衝下去親手活劈了那幫人。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想著在自己麵前露臉。

有時候周擎天確實想不明白這些官員的腦迴路,若是他們在這次賑災中表現得當的話,到時候周擎天自然會有所表示,到時候是賞賜金銀,還是加官進爵,六部聚在一起商討一下,劃出個道道來就是了。

就這麼簡單。

可這麼簡單的問題,他們為什麼會想不通?

大周官員都是這樣子嗎?

周擎天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不過好在,田無雙很快便發揮了自己的效果。

隻見下方的那幫士兵和各類乾活的人像是突然接到了命令似的,一個個的突然開始撤離起來。

周擎天耳邊,頓時響起一陣陣的腳步聲,由近及遠。

看來是都走了。

四周重回安靜,周擎天心裡的焦慮也稍微減少了幾分。

身旁一道黑影一閃,正是田無雙回來了。

“陛下,幸不辱命。”

她抱了抱拳,然後重新站到了周擎天身後,一言不發。

對她而言,收拾這幫小小的官員,就隻是動動嘴皮子的功夫,實在是冇有什麼好說的。

可就在這時,周擎天卻突然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

隻見他回過頭來,朝著身後屋內那沉沉睡著的顧顏看了一眼。

他眼裡帶著幾分於心不忍,但是這份於心不忍卻很快便被堅毅給取代。

“無雙,再交給你個任務。”

田無雙心裡一凜,知道周擎天這個語氣,那就是要交代什麼重要的事了。

他二人這麼多年來形成的默契,可見一斑。

“無雙,你先去碼頭聯絡一艘前往江南州的船隻,我們今晚便啟程,最晚不超過明日破曉。”

“然後再將今日發生的事,通過百騎司送往宮內,直隸大旱之事需要一個督軍,就派左丞相王珪,或者右丞相王陽虎吧,具體是誰,讓他們自己討論決定,然後再責成戶部撥出糧食來,與欽差大臣一同到津城,就這些。”

說罷,周擎天歎了口氣,目光深邃的看著遠方。

不過,就在田無雙領命準備離開的時候,周擎天卻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的似的。

“無雙,等等。”

田無雙離開的身形止住,有些疑惑的回過頭來。

不過周擎天卻並未在看她,而是依舊目視遠方的天邊,眼裡帶著幾分懷念之色。

“這次給宮裡傳信,再替朕帶上一句。”

“命左丞相王珪牽頭,六部為輔,擇優選擇一隊人馬順著東海南下,去找一個叫做呂宋的地方,在那裡有一種名叫番薯的作物,可耐乾旱,耐寒冷,且可以作為主食食用,叫他們務必將此事當做本朝最重要的事去做,不得有誤。”

“一但有訊息,讓人選擇日啟程。”

他一口氣講這些說完,顯然這些東西在他心裡已經憋了很久。

田無雙聞言,心裡頓時一驚。

呂宋?

番薯?

而且還耐寒耐旱?

這樣的作物,真的存在麼?

她心裡帶著濃濃的懷疑,而且周擎天到底是如何知道這些的,她也不得而知。

不過跟著周擎天久了,總會覺得這個男人就像是一本百科全書一般,明明久居在深宮之中,但卻總能運籌帷幄。

就連遠在天邊的事情,也能算出來個大概。

不過懷疑歸懷疑,田無雙也知道,若是真能找到這樣的作物,對大周朝而言又何止是大事。

簡直是足以載入史冊!

一但解決了百姓的糧食問題,大周朝還能有什麼阻攔呢?

徹底崛起,也隻是時間問題罷了。

就算是周擎天百年之後,或許也會被後世人稱作聖人吧?

田無雙這般想著,百姓豐衣足食,這已經是她可以想象到的極限。

不過她哪裡又能知道,豐衣足食?對周擎天而言隻是初步的計劃罷了。

他所設想的大周朝,可是要和那個時代媲美的。

就算是無法在生產力上碾壓,也要做到相差不大。

將自己內心深處隱藏著的花捲搬進現實,這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

儘管現在來看,或許還有所不及。

但是周擎天有這個自信!

身後,田無雙將這些要求默默的記在了心裡。

她看著周擎天的背影,眼裡帶著幾分心疼。

這個男人要考慮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上到家國大事,下到百姓的柴米油鹽。

可跟在周擎天身邊太久了,她自然也知道,皇帝不是鐵打的。

他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他的心態也會被外界所影響。

而周擎天卻好像總能做到思路清晰,對此田無雙深感佩服。

想到這裡,她對周擎天深深的行了一禮,然後轉身離去。

既然無法真正幫到周擎天,那麼就儘自己所能的為他排憂解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