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有一句話能概括眼前的趙一維,那便是哀莫大於心死。

或許就像他自己說的,普天之下他唯獨會聽的,隻有皇帝的話。

除此之外,就算是周擎天這個“王爺”也不行。

看著趙一維眼裡那深深的懷疑和警告,周擎天先是微微一愣。

可旋即,他眼裡的欣賞和愛才之色反而更重了幾分。

這個趙一維,可堪大用。

他絕不可能放任其離去。

但再看看其他人眼裡的疑惑與不解,就連老八和田無雙等人也都詫異地望著他,不知道他為什麼非要這個趙一維繼續做官。

在田無雙看來,一個年邁的老臣而已,大周朝上上下下難道還找不出個可以替代的人選?

看到這一幕,周擎天微微的搖了搖頭。

他暗自歎息一聲,他們又何嘗能懂得自己的苦衷?

雖說大周朝人才濟濟,這是不假。

但他有預感,眼下的直隸若是不換一換天,說不定未來還會發生同樣的事。

藉著這次直隸大旱,他敏銳的發現了很多弊病。

官員貪贓枉法,置人命於不顧,底層衙役在百姓麵前作威作福,囂張跋扈。

而同樣的,百姓對這些官員也不甚相信。

君不見,他這個欽差大臣都亮明瞭身份,身旁更是跟著一眾直隸州的高級官員。

可就算如此,想要號令直隸百姓,卻隻能憑藉一個冇有官身的胡員外。

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往小了看,這隻是一域之地發生的情況。不能將其看作是大多數。

但往大了說,朝廷對百姓的公信力已經大有不足。

這樣下去可是亡國之兆,不得不防。

所以,他才需要藉助趙一維這個清正廉明的官員之手,將直隸官員徹底整頓一番。

可以預見的是,到時候眼前這些官員的數量將會十不存三。

而到了那時,直隸將更需要這樣願意銳意進取的官員作為領導。

眼下便有一個趙一維擺在他麵前,這樣的人,周擎天怎麼捨得放手,任他離去?

他無奈的歎息一聲。

“看來,是時候該表露身份了……”

“無雙,去打一盆水來!”

他朝著身後的田無雙吩咐道。

聞言,田無雙先是微微一愣,不過她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陛下這是……”

可是看著周擎天那心意已決的目光,田無雙還是咬了咬牙,轉身離去。

隻不過她心裡卻依舊有幾著分震驚,冇想到周擎天願意為了趙一維甚至不惜暴露身份,使自己處在險境當中。

眼下,後者顯露出的身份隻是一介王爺,可就算是如此,剛纔那個假冒陳泰的匈奴人也還是願意拚了命的去殺掉周擎天。

所以暴露出真正身份的後果如何,誰也不敢說。

因為冇人知道,這津城裡,甚至是眼前浩浩蕩蕩的百姓隊伍中,到底還有冇有隱藏著的匈奴殺手。

她田無雙雖然武功蓋世,但畢竟是雙拳難敵四手。

可現如今,她也隻能遵照周擎天的命令列事。

很快,田無雙端著一木盆的清水,朝著不遠處而來。

一旁的官員們齊刷刷的看向了周擎天,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原地,周擎天看了一眼剛要離去的趙一維:“趙大人若是不急的話,還請稍等一下。”

“相信朕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此刻的周擎天連偽裝一下都不願了,甚至將自稱的本王改回了朕。

趙一維看著周擎天還想死纏爛打,他冷笑一聲,剛想嘲諷嘲諷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王爺。

可就在這時,他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瞳孔驟然睜大了不少!

隻見他伸出一隻手來,顫顫巍巍的指著周擎天,一張嘴隻是開合了幾下,卻不見發出聲音。

一旁的其他官員也聽出了幾分不對。

朕?

他們看著一臉笑意的周擎天,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幾份可怕的猜想。

“難道?”

想到這裡,他們腳底下就像是說好了一般的,紛紛後退幾步。

頓時,周擎天身邊竟然出現了一個真空地帶。

“無雙,為朕卸掉易容。”

他吩咐了一句。

身旁的田無雙自然不敢怠慢。

她看了看四周那些震驚無比的其他官員們,心裡不由的生出了幾分好笑。

但她心裡雖然這般想著,可手上的動作卻完全冇有停止的意思。

隻見她手捧起清水,在周擎天的臉上略微揉搓了一陣。

在一旁眾人驚呆的目光中,周擎天的麵容瞬間發生了極大的變化,終於露出了其原本的樣貌。

眼前,趙一維已經挪不開腳了。

他自然看得出來,恢複了樣貌的周擎天便是先前在街道上放糧的那位公子哥。

他還曾有幸見過一麵。

不過就在他想要說什麼的時候,隻聽一旁突然傳來一陣“撲通”跪地的聲音。

“微臣,見過陛下!”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一陣山呼響起,頓時讓其他人心裡皆是一震。

下意識的,他們朝著發出聲音的方向看去。

卻見跪下的不是彆人,正是副統領羅征。

此刻的後者一臉的惶恐,他腦海中不由得浮現起剛纔跟周擎天談話時的一幕。

他這才明白,周擎天一個王爺,為什麼會如此篤定朝廷不會治他的罪過。

笑話,皇帝親口說出來的話那叫金口玉言,還能作假不成?

可一想到這裡,他便萬分的惶恐起來,生怕周擎天對他產生不滿。

不過他冇有想到的是,周擎天臉上卻突然露出了幾分笑意。

“哦?你見過朕?”

他疑問道。

地上,跪著的羅征不敢猶豫,慌忙回到:“陛下,臣……臣是擎天元年的武舉人,曾經有幸去萬民殿目睹過聖上天顏。”

聽著他這麼一說,周擎天這才點了點頭。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還說得過去。

隻是當時有幸覲見的文武舉人實在是太多,而他那時纔剛剛登基不久。

朝堂之上,又有劉方那個老狐狸和他的黨羽們群狼環伺。

那時候的自己當然不敢掉以輕心,所以纔不記得眼前這個羅征。

這一下,周圍的官員們就算是不信也得信了,連副統領羅征都認出了周擎天,這還能有假不成?

一時間,不管是官員還是百姓,通通雙膝跪在地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