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一落。

隻見周擎天先是一隻手抓住屍體的頭皮。

隨後,他那隻手在眾人驚呆的目光下,猛的發力!

瞬間,那張陳泰模樣的人皮麵具被他給扯了下來,四周立馬傳出一陣驚呼聲。

有些膽子小的,甚至都閉上了眼睛,不太敢看。

這倒也可以理解。

在大周朝,這樣的東西幾乎相當於空白,冇有任何人見過。

所以,眼下週擎天手裡提著人皮麵具,在他們看來就像是提著一顆真正的人頭一般。

令人不寒而栗。

看著眼前的人皮麵具,周擎天上手摸了摸,臉上的感慨之色未曾退去。

這麵具入手綿軟無比,就像是真正的皮膚一般,不過稍有差距罷了。

ps://m.vp.

湊近一看,麵具的五官和臉上的陰影處則都是拿筆勾畫出來的,工藝十分精美。

甚至就連上麵粘著的假髮和鬍鬚,都到了足以以假亂真的地步。

周擎天眼裡異彩連連。

在看到此物的同時,他心裡就隱隱的有了一種極為虛假的割裂感。

能在大周朝看到這樣的東西,讓他突覺有些夢幻和不真實起來。

“難不成,還有和我一樣的人存在?”

想了想,周擎天苦笑的搖了搖頭,暫時將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給拋之腦後。

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做。

這般想著,周擎天將手上的人皮麵具交給了一旁的田無雙。

後者立馬將其拿起,然後好奇的打量起來,就連一旁的羅征等官員也都圍了上去。

這種東西除了周擎天以外,他們都是頭回見到。

而此刻的周擎天,卻是開始打量起地上這具屍體來。

此人鼻骨突出,而臉頰兩側的顴骨,相較大周朝的百姓而言則略微的低了幾分。

毫無疑問,此人正是個匈奴人。

這也直接印證了周擎天的猜想。

地上的屍體已經開始僵硬起來,慢慢的有些發冷。

不過從其身形和外表上來看,卻正好和陳泰有幾分相似之處,身高和體型都十分接近。

周擎天暗自點頭,如果他手上有那樣的人皮麵具,找這麼一個人來偽裝陳泰,倒是最合適不過了。

一旁,羅征看到這具匈奴屍體,臉上頓時有些發冷起來。

作為直隸大軍的副統領,在他的地盤上出現了匈奴人,這是他的失職。

如果朝廷盤問下來,說不定還會將他治上個瀆職的罪過。

不過眼下,他卻是來不及多想。

隻見他對著周擎天一抱拳,然後道:“王爺,下官建議派人立馬搜查刺史府,不要讓裡麵任何一個人跑掉!”

他神色冷峻的說道,聲音嚴肅無比。

對此,周擎天自然不會有什麼異議。

“老八,你們去一趟刺史府。”

“遵命!”

老八等人立刻領命,然後一刻都不敢停歇的轉身離去。

見狀,一旁的羅征還想說什麼,但卻發現周擎天貌似並冇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他也就隻能悻悻然的站在一旁,默不作聲。

但他這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卻是落到了周擎天的眼裡。

他略一思索,然後說道。

“你是在怕朝廷治你的罪?”

見周擎天一語中地,羅征神色一凜,慌忙的單膝跪下。

“王爺,直隸州出現匈奴人的蹤跡,確實是下官失職,不過王爺放心,這件事下官一定會聯手趙一維大人,徹查到底!”

他冷聲說道,不敢有絲毫脫泥。

周擎天滿意的看了他一眼,他要的就是這種態度。

若是連地方官員做起事來都不積極,什麼事情都要他這個皇帝來親力親為的話。

那還要這些吃乾飯的有什麼用?

羅征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經在丟烏紗帽的邊緣走了一遭。

此刻的他滿心焦慮,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看著他這副樣子,周擎天頓時有些忍俊不禁起來。

“放心吧,你不會有事,這一點本王可以保證。”

“不過……要想保住你的位置,前提是你得拿出相應的成績來。”

“若這件事辦得好,加官進爵也不是冇有可能。”

周擎天又補上了一句。

聽到這話,一旁的羅征瞬間狂喜。

他以為周擎天回到京城之後,肯定會在皇帝麵前出言保他。

有這樣一位王爺的力保,他的位置應該還能繼續坐下去。

想到這裡,他忙不跌的朝周擎天道謝,語氣陳懇萬分。

周擎天擺了擺手,示意他無需多說。

而就在兩人說話的同時。

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慌忙的腳步聲。

腳步聲由遠及近,周擎天定睛一看,果然是一臉慌張之色的老八等人。

隻是……

回來的隻有他們自己而已,並未見到刺史府上的任何家眷和下人。

周擎天臉色一板,問道。

“怎麼回事?”

一路小跑回來的老八氣喘籲籲,但說起話來不敢有絲毫的隱瞞,他快速道。

“王爺!大事不好!”

“我們剛剛到刺史府,隻發現滿地的屍體,一個活人都冇有看到!”

“刺史府……被血洗了!”

聽到這話,周擎天從地上“騰”的一聲站了起來,臉色嚴肅無比。

“你說什麼!都死了?”

看著周擎天發這麼大的火,老八更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他點點頭,臉上還帶著幾分後怕。

“對!一個活人都冇有!”

“而且,那些人的屍體都已經僵硬變涼,應該是黎明之前就已經死了。”

聽到這話,周擎天和一旁的羅征對視一眼,臉上有著幾分凝重。

刺史府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能讓對方不惜代價的殺人滅口?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刺史府上下除了家眷以外,下人有數百口之多。

這麼些人居然在黎明之前死亡,連一點動靜都冇有發出?

這就說明,凶手一定不是區區幾個人,而是很多高手同時動手。

周擎天眼裡冒著刺骨的寒意。

“還有什麼彆的發現嗎?”

老八搖了搖頭,表示他看到的一切都已經告訴周擎天。

不過,就在這時。

一旁冇有說話的另外一人卻突然開口道:“王爺,小的發現那些屍體上的傷口,和剛纔那幾具信使的屍體一模一樣。”

聽到這話,周擎天瞳孔驟然一縮。

“果然是匈奴!”

他喃喃道,語氣裡帶著滔天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