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趙一維臉上潸然淚下。

周圍的百姓們有的也空了眼眶,有些膽大的甚至對他大喊著。

“趙大人我們相信您是無辜的!相信這位王爺,一定能給您個清白!”

可聽了這話。趙一維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渾濁的視線看向了周擎天。

清白麼?

已經不重要了。

經過此事之後,他已經不再相信朝廷。

這一點,從此刻依然端坐在周擎天身邊的陳泰身上,便能窺見一二。

想到這裡,他哀莫過於心死,直接閉上了眼睛,聽候發落。

場上,周擎天深深的看了一眼他。

ps://m.vp.

然後沉聲道。

“趙一維,你可知罪?”

他聲音宛如洪鐘大呂一般的,迴盪在校場上。

“王爺,你就算是問老夫一千遍一萬遍,老夫還是不知自己犯了何罪。”

“若是有什麼罪過,你們就直接念出來吧。”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說著,他看向了周擎天和陳泰等人,臉上掛著譏諷的笑容。

“啪!”

陳泰重重的拍了下桌子。

“趙一維!你死到臨頭還嘴硬!你最好如實招來!你到底是怎麼偷偷運走官糧,然後封鎖進京官道的!”

“如果你說的話,本刺史倒是可以念在你我同僚一場,求王爺給你個利落的死法。”

陳泰語氣陰沉的說道。

此話一出,百姓嘩然。

“什麼?真的是趙大人把官糧運走的?”

“官道也是趙大人下令封鎖的?他怎麼敢?”

有人驚撥出聲,看著趙一維的目光裡滿是震驚。

他們死也想不到,平日裡深受愛戴的州牧趙大人,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

“安靜!”

周擎天嗬斥了一聲,周圍的聲音這才漸漸低了下來。

“趙一維,本王問你,你到底有冇有偷偷運走官糧?”

“若是冇有的話,你可以指出一個你所懷疑的人,或者拿出證據。”

趙一維看了他一眼,淡淡開口。

“王爺,若是老夫將官糧運走,還何至於拿出我自己家的存糧,貼給受災的百姓們?”

“你那分明就是想藉此來打消他人的疑慮!”

陳泰突然站起來說道,一臉的厲色。

可趙一維對此卻隻是嗤笑一聲。

“陳大人,你就不要賊喊捉賊了,你自己做的事你心裡清楚。”

“你!”

陳泰還想說什麼,但是卻被周擎天出言製止。

“夠了,你坐下!”

嗬斥了一句,陳泰這才狠狠的瞪了趙一維一眼,然後坐了下來。

反正趙一維這個老狗今天必死,在他看來,就讓其再好好犬吠幾聲,也無妨。

“趙一維,本王再問你,封鎖官道,阻截送往朝廷的加急文書一事,到底是不是你乾的?”

聽到周擎天再次問話,一旁的陳泰對著趙一維冷笑一聲。

這下看你還怎麼解釋。

這件事他假扮陳泰之前就瞭解過不少,自認為陳泰和居次公子聯手,已經將此事做的天衣無縫。

就算是趙一維說破大天,也洗刷不清他自己的嫌疑。

果然,聽到這話,趙一維脖子一梗。

“王爺,你可知陳泰陳大人送往朝廷的加急文書,是何日送到的?”

周擎天眼睛一眯。

“本王自然知道,正是今天一早。”

“所以本王纔會這麼快到達津城,你問這個做什麼?”

一旁的陳泰也嗤笑一聲,“趙一維,你該不會是冇說什麼可說的,那這些板上釘釘的東西拖延時間吧?”

他臉上露出勝利者一般的笑容,彷彿大局在握。

“那王爺,直隸大旱發生已然過了十日,他為何現如今才上書朝廷?”

“廢話!老不死的你這是明知故問!若不是你將官道封鎖!本刺史那些加急文書全都被你退了回來,何至於拖了這麼久!”

陳泰再次說道,好似蒙受了天大的冤屈。

周擎天並冇有製止他,因為他也想看看趙一維會怎麼破局。

果然,聽了陳泰的話,趙一維似乎並未生氣,反而是笑了起來。

“那麼,就請陳大人將之前被老夫退回來的加急文書拿出來一觀,不然的話,若是冇有文書上的日期作為分辨,陳大人的話恐怕很難服眾啊。”

他說著,眼裡閃過嘲諷之色。

對麵,陳泰猛然臉色一變!

文書?

他哪兒有什麼文書?

就他知道的,真正的陳泰在臨走之前,親手寫過的可就隻有那麼一封加急文書啊,現在或許還在朝廷手上。

看著他臉上犯了難,一旁的周擎天心裡一動。

“那麼,刺史大人就請派人去你家府上拿出那些事先寫好的文書,也好堵住趙一維的嘴。”

“這……這個……”

陳泰一時間慌了神,臉上的慌亂不加掩飾的露了出來。

被這麼多人看著,他心裡不由得一陣發毛。

“怎麼?陳大人有問題?”

周擎天眉頭一皺,好似有幾分不悅。

“王爺,並非下官不想拿出來,隻是……”

“下官之前對這個趙一維的無恥行徑怒極,所以冇忍住,便將那些東西給一把火燒掉了。”

情急之下,陳泰找了個藉口,有些尷尬的說道。

“冇忍住?嗬嗬!陳大人,你若是想找理由,就不要找這麼牽強的,聽了隻會讓人徒增笑話!”

場上的趙一維譏諷道。

陳泰眼裡殺意流動,恨不得現在就上去撕掉那個老傢夥的嘴。

而此時此刻,旁觀的百姓們也看出了幾分不對。

濃濃的疑惑縈繞在他們心頭。

這兩個人到底哪個是好的,那個是壞的?

至於陳泰所說的燒掉加急文書一事,在場的就冇幾個人信。

這麼重要的證據會被燒掉?

一個能當刺史的人,就算是再控製不住情緒,恐怕也做不出這樣的事。

場上,周擎天眯了眯眼。

“陳大人可要想清楚,你若是拿不出證據,就表明你和這趙一維一樣,也犯了欺上瞞下的罪過。”

他冷冷的說道,氣氛驟然變的緊張了起來。

陳泰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顯然,他也想到了這個問題。

他心裡不禁對真正的陳泰破口大罵起來。

他此次假扮陳泰,雖然也抱著必死的決心,但卻也不能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啊。

在這種眾目睽睽的場合,要想刺殺掉周擎天這個大周王爺,不太容易。

所以他還不能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