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頓時,李澤龍那具無頭屍體上,鮮血如柱!

他人頭落地,在地上滾出好幾米遠,這纔看看停下。

而直到他臨死前,臉上都保持著一副猙獰的模樣。

真不知道,若是他早就知曉自己會死的話,方纔會不會直接把座位讓出去。

而隨著李澤龍一死,周圍的百姓們頓時爆發出一陣陣激烈的歡呼聲。

三四千人同時歡呼起來,聲音震撼的彷彿能掀起人們的天靈蓋,直衝雲霄。

就算是有離得遠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在經過旁邊人講述之後,也隨著歡呼起來。

一時間,百姓們看向周擎天的目光裡充滿了尊敬和敬畏。

李澤龍,絕對該死!

此人身為津城縣令,百姓的父母官,卻放任自己手下的捕快和衙役們到處搜刮民脂民膏。

百姓們對此隻是敢怒不敢言。

而現在,這個壞蛋終於死了,算是了卻了津城百姓心頭的一塊心病。

而這塊心病,已經籠罩在百姓頭頂十多年。

但周擎天一來就將此人乾掉了,這怎麼能不讓百姓們歡呼雀躍。

“這位王爺可真是咱們的青天大老爺啊!”

“誰說不是啊,你看看刺史大人和那些官員們,都在對王爺磕頭呢。”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

斬殺掉李澤龍之後,陳泰等官員們雖然有點兔死狐悲之感,但是卻還是長長的鬆了口氣。

隻要讓那個傢夥不再亂咬就行。

若是放任他活著,狗急跳牆,那麼他們這些人有一大半都要遭殃。

旋即,他們對著周擎天齊齊拜倒。

“多謝王爺為津城斬殺此獠!”

“行了,起來吧。”

周擎天淡淡的說道。

陳泰等人這才起身來,重新坐下。

不過經此一事,他們心裡對周擎天這位陌生王爺再也不敢提起半點的不滿情緒。

對方能一言不合就殺掉李澤龍,也就能以同樣的方式殺掉他們。

那看似簡簡單單的便宜行事四個字,拿出來可不是說著玩兒的。

周擎天是真會殺人!

慢慢的,百姓們的歡呼聲才停下來。

周擎天看著一旁還有些不知所措的胡員外,對他說道:“好了,現在位子空了,你就坐我身邊吧。”

胡員外早就被剛纔周擎天的手段所折服,這會兒自然是不願違背周擎天的意思。

他忙坐到周擎天身邊,也就是李澤龍生前所坐的那個位置。

一旁的官員們恨的牙癢癢,但是卻終究冇有人敢再開口說什麼。

剛剛的一幕已經將他們嚇到了。

一眾官員們重新坐下,周擎天朝著四周打量了一番,然後悠悠起身。

他朗聲道:“各位,今日本王奉陛下之命前來,是為徹查直隸大旱瞞報一案,還百姓們一個朗朗乾坤!下麵請各位不要喧嘩,審問過程中若是有什麼疑問,可以由我身旁的胡員外代大家提出,本王定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覆!”

這話說得他嗓子生疼,畢竟要讓整個校場三四千人都聽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好在,對百姓也就隻需要說這麼一句罷了。

百姓們看著胡員外就安安穩穩的坐在周擎天身邊,自然也就不會對他的話有什麼異議。

看著這一幕,周擎天滿意的笑了笑。

之所以讓胡員外過來,就是這個意思。

他要緊緊的抓住民心,胡員外這裡就是一個絕佳的突破口。

然後又能藉此來震懾一下週圍這些心懷鬼胎的官員,何樂而不為呢?

緊接著,他對著一旁的老八看了一眼。

老八點點頭,頓時明白了周擎天的意思。

“傳,犯官趙一維!”

“傳,犯官趙一維!”

“傳!犯官趙一維!”

校場上,迴音四起。

說完這句後,老八隨即退下,然後有些得意的朝身邊兄弟幾個看了一眼。

他可是帶著特殊任務的,在來之前,周擎天就將一切計劃告訴了他,他心裡門兒清。

不過此話一出,百姓們卻頓時炸開了鍋。

“什麼?趙大人怎麼會是犯官?”

“趙大人他可是為民的好官啊,我家裡到現在還放著趙大人貼補的糧食。”

“大家都彆吵,我們要相信王爺,再者說了,胡員外他老人家都冇說什麼呢!”

隨著有人這般說道,百姓們頓時不再言語了。

不過與此同時,一個疑問縈繞在他們每個人的心間。

趙一維,真的犯事兒了?

很快,一老一少兩道人影來到了校場之上。

眾人定睛看去,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隻見來的,除了一個看上去貌比天仙一般的女子外,還有一個所有人都很熟悉的麵孔。

正是趙一維。

而他身後的女子,自然就是押送趙一維的田無雙了。

周擎天再次看到田無雙,頓時心裡一喜。

方纔他雖然表現的極為霸道,但是心裡卻一直在打著鼓。

身邊陳泰也在,還有很多陳泰手下的官員以及士兵。

他已經知道此人勾結匈奴之事,意圖謀反,所以不得不防。

但老八等人的功夫,他自然是指望不上的,唯一能指望的田無雙還被自己派去做了更重要的工作。

所以他一顆心一直懸著。

而現在隨著田無雙回來,他心裡頓時升起幾分安全的感覺。

隻要有前者在,他的安危就永遠不會出問題。

此刻,田無雙押著趙一維來到校場中間,兩人正對著坐於中間位置的周擎天。

看到周擎天的刹那,田無雙投去了一個大有深意的眼神。

周擎天自然是狂喜。

這是他們約定好的傳信方式,也意味著他的某個猜想已經被證實。

那可是搬倒陳泰的重要證據!

心裡大定之下,周擎天看向了趙一維。

要想揪出陳泰的狐狸尾巴,還是得先委屈委屈趙一維這個臭脾氣的糟老頭子。

此刻的趙一維嘴巴裡早已冇有了老八的襪子,不過儘管如此,他卻還是一言不發,一雙眼睛死死地看著周圍的百姓們。

他眼含著熱淚,臉上露出萬分的慚愧。

“老夫這一生,無愧於朝廷!”

“但本以為可以無愧任何人,但到了最後卻發現,老夫最最愧對的,還是兩千萬直隸百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