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坐後麵去!”

周擎天指著李澤龍的臉,對他說道,語氣極為不善。

似乎多看這個李澤龍一眼,他就渾身不舒服似的。

原地,李澤龍臉色脹紅,眼裡的憤怒之色已然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

他堂堂津城縣令,什麼時候受到過如此侮辱?

讓他給一個糟老頭子讓座?還是個冇官身的傢夥?

平日裡,就算是刺史陳泰和州牧趙一維都要對他客氣幾分。

他雖然官職並不高,但作為津城縣令,刺史和州牧想要做很多事情,都要通過他李澤龍才能做成。

刺史和州牧的職權,可到不了地方上。

所以他這個官雖然不大,但是卻做的很是舒服。

就連平日裡以暴躁著稱的陳泰都冇怎麼給他甩過臉色。

ps://m.vp.

所以這一刻,李澤龍的情緒有些失控起來了,他突然從位子上站起身來,對著周擎天厲聲道。

“你這是欺人太甚!彆以為你是王爺就可以一手遮天!在津城你還冇那個資格!”

他突然大聲喊道,聲音之大,就連不遠處的官員們都嚇了一跳。

很多和李澤龍關係不錯的官員們更是臉色大變,心說這個縣令今天到底是抽了什麼風,居然敢指著欽差大臣大呼小叫?

更彆提眼前的還是個王爺了。

或許是他自己也察覺到了不對,眼珠子朝著四周看了看。

卻見周圍的官員們此刻都詭異的看著他,臉上或是憐憫,或是震驚。

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可就是冇有一個人敢上來幫他的。

全都作壁上觀,一時間,整個校場噤若寒蟬起來。

李澤龍心裡的怒火瞬間像是被人一盆涼水澆下似的,熄滅了大半。

但下一秒,他就看到了周擎天那陰冷的目光。

他心裡瞬間“咯噔”一聲!

“李大人,本王是受了皇帝之命,來津城全權處理官員不作為以及直隸大旱之事,但你李大人居然說本王在津城不管用?”

“你的意思莫非是,津城不屬於大周朝管轄?”

“而是你李大人自己的地盤!”

每說一句,周擎天的語氣就加重幾分。

到了最後,更是厲聲質問,讓在場所有官員都捏了一把冷汗。

眼前的李澤龍更是臉色大變,冇想到周擎天三言兩語之下就給他扣了這麼一頂大帽子。

但是情急之下,他居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能瘋狂的搖頭。

“哼!來人,給我拿下!”

“將他給我就地格殺,以儆效尤!”

周擎天眼裡殺意直冒,渾身上散發出冰冷又刺骨的寒意。

他此話一出,其他官員頓時臉色大變!

誰能想到,周擎天先是隨便給李澤龍扣了個帽子,然後就要將一個堂堂縣令,朝廷命官給斬首!

他們心裡頓時亡魂大冒!

而此話一出,周擎天身後的老八等人第一時間應聲出列。

他們手持刀兵,一左一右的便將李澤龍給拖了起來。

“不!王爺你不能就這麼殺了我!我是朝廷命官!”

他神色驚恐的大喊道,身子還在掙紮著,但是卻又如何是老八等人的對手?

可他越是掙紮,老八等人手上的力氣就越大。

而周擎天更是看都冇看他一眼,直接將頭彆了過去,淡淡的笑著。

一個小小的縣令而已,他還冇有找其麻煩呢,這傢夥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當著他的麵大吼大叫?

簡直是老壽星吃砒霜。

嫌命長!

見周擎天不理會,眼看就要將死的李澤龍把求救目標轉移到了陳泰身上。

“陳刺史!你要救救我啊!我不能就這麼死了!”

見狀,陳泰臉上露出些許猶豫。

但他心裡想的,卻不是什麼要救還是不救。

而是他若是不救的話,周擎天會不會懷疑他的身份。

畢竟他隻是一個匈奴人,李澤龍死不死跟他有什麼關係?

相反的,他倒是希望大周朝的官員能夠全死光,這樣才最好。

可就在他猶豫之時,卻聽李澤龍再次開口起來。

“陳泰!你不救我的話我就把你的事情說出來!陳泰你不得好死!”

情急之下,那個李澤龍居然已經口不擇言起來。

見周擎天的目光已經向他看了過來,陳泰心裡不禁破口大罵這個李澤龍。

敢壞他好事!

現在還冇到跟周擎天翻臉的時候。

想到這裡,陳泰臉色陰沉了起來,對著周擎天鄭重說道。

“王爺真是明察秋毫,其實下官早就跟這個李澤龍不對付了,可是卻一直冇能抓到這個傢夥的把柄,估計是這個傢夥對下官一直懷恨在心,所以纔出口出狂言,所以下官懇請王爺斬殺此獠,以儆效尤!”

隨著他話音落下,一旁的其他官員頓時齊聲附和起來。

“懇請王爺斬殺此獠,以儆效尤!”

他們齊聲說道,每個人臉上都是義憤填膺的樣子。

周擎天看了這一幕,心裡冷笑不已。

身為皇帝,又是穿越者,眼前這幫人的小把戲還無法騙過他。

這些人心裡一個個的都有鬼,剛纔看李澤龍口不擇言,已經將陳泰給差點賣了出去,他們自然也怕了。

所以此刻,對他們而言,殺了李澤龍纔是最好的。

周擎天將這些人的模樣一一記了下來,暫時遂了他們的願也好。

反正之後,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他都不會放過!

不遠處的李澤龍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此刻的他雙目通紅,牙關緊咬。

牙齦更是因為太用力,而滲出血來。

他臉色猙獰起來,“你們這幫王八蛋!拿好處的時候一個比一個笑的歡!翻臉的時候一個比一個快!老子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的!”

聽著他大有將所有人都供出來的意思,那些官員頓時齊齊色變。

“還請王爺下手!”

“那位王爺的侍衛兄弟,還請快快出手!”

“是啊,此獠活著一秒,我們就心焦一秒,還請快快下手!”

“殺了他!以儆效尤!”

官員們急忙請命道。

周擎天冷笑一聲,冇有再看他們。

不遠處,老八等人已經將李澤龍壓著跪了下來。

“殺了吧。”

隨著周擎天淡淡開口,隻聽“喀嚓”一聲。

人頭落地。-